字体

472第472章 暗号

#44wxw.com
(30+)
阴阳界战重启已有十数日, 自开启东极鬼门以来,便困顿在这鬼门关战场前, 与极域相互试探, 试图知道这十一甲子以来对方实力的变化与手中底牌的情况, 所以都不着急。

但十九洲这边颇有几分不寻常之处。

原因便在崖山。

身为昆吾横虚真人座下真传弟子,谢不臣当然知道, 事情并不是外界所传“见愁在雪域一役负伤所以推迟前来”这么简单。

毕竟, 没来的可不仅仅只有她。

除了她之外, 原本赶去雪域奇袭新密的众多崖山修士与明日星海修士,甚至是已成为剑皇的曲正风,竟都未前来!

有人暗中猜测是不是曲正风这个已经叛出崖山的叛徒, 趁着十九洲力量空虚做了点什么, 但从十九洲处传来的消息又完全不符合这样的猜测。

十九洲风平浪静, 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那么, 本该赶赴极域战场的见愁、曲正风并其余近千修士,到底要做什么?

一切,在此刻有了答案。

在他看见混在这一群极域无常族鬼修之中的艳冶女修的刹那!

短暂的目光交错, 在这电光石火间, 竟像是蔓延开的时光,从小小的、不起眼的一个点,被拉长成一条细细的线。

这头是他, 那头是她。

“刷拉!”

在这被围攻的混战中, 她只将那纤细的手掌探出, 修长嫩白的手指往头上一伸, 竟是拔下了头上那赤红的琉璃钗,五指再展,精雕细刻的簪钗便化作了一柄艳红的琉璃宝扇。

扇面不大,正面泥金精细地描绘着人世间众多传说故事里那种引人堕落的女妖,眉眼半开半阖之间,竟也是惊人的艳色,俨然有点其主人的风范。

背面所绘,却是地狱众鬼。

黑水流淌,利爪尖牙,白骨骷髅!

但见得她手再翻,琉璃宝扇便在她掌中打了个旋儿,飞出时透出一种勾人的缠绵之意,然而只在半空转了一圈,再回来时,已是森然的杀机满溢!

“砰砰砰!”

从天际那盖得密不透风的黑云之下击打而来的雷电,本是无形之物,此刻竟被有形的扇面切割,顷刻崩毁!

炸裂声四起,阵中众人压力顿时一轻。

见愁在与谢不臣对视的刹那拔扇出手,待扇回手之时,目光已然移开,面上看似平静,心内实已波涛翻涌!

她太了解谢不臣了。

旧日那些时光淌过,总要在人身上留下一点烙印。她虽毅然决然地抛却了过去对自己的阻碍,一心珍视眼前的时光,活在这一时、这一刻,可谁也无法否认,从某种意义上讲,人总是被过去统治着。

谢不臣只用一眼,就认出了她。

她也只需要一眼,就能判断出谢不臣认出了她!

千般念,万般想,皆在这一刻纷乱如出行兵马一般从她头脑里冒了出来,让她在抛开先前“谢不臣究竟是如何通过鬼门关”这一疑问的同时,意识到一个更关键甚至更致命的问题!

怎么办?

人在阵中,她一时也难分辨谢不臣到底带来了多少人,但能来十九洲战场的,修为必定不弱,更不用说是神不知鬼不觉探入鬼门关后这般的险地。

人不一定多,但一定很强!

极域这方无常族的鬼修,看起来是“鬼多势众”,可除了领头的几个与少数几个颇有实力的恶鬼之外,都是临时从第十八层地狱里征召来的散兵游勇,即便数量众多,在眼下这毫无准备被伏击的情况下,又如何能战胜对方精兵强将?!

该死!

坏事!

在意识到这问题的瞬间,见愁心底那炽盛的杀意之外,又添上一股压抑憋屈的怒火来!

显然,谢不臣不是专程来杀她的。他在阵中看见她时,眼底分明也有意想不到的惊诧。

所以此行,他们一定有别的目的。

冒奇险,入鬼门,在半道上伏击一帮散兵游勇,还正好是要去望台的,不用想也知道,谢不臣最终的目的也是望台!

可问题就出在这里!

谢不臣想要伏击他们这一路人,得到与望台有关的消息;见愁就藏身在这一路人中,同样想要跟去望台,做点什么。

两边人不尴不尬,正正好,在这种时候撞上了!

凡战必有胜负。

极域无常族这边胜,则对面十九洲的修士都要遭殃,且必定会打草惊蛇,谢不臣死不死倒在其次,若稍有差错影响了战局,才是大事。

十九洲众修士获胜,她与曲正风固然可趁乱脱逃不暴露身份,可也就完全失去了潜伏于极域这方的先机。

因为,此地修为最高的乃是长老孔隐。她与曲正风所扮的乃是莲照与萧谋,若孔隐都死了,他二人却还能安然脱逃,势必引起怀疑,且他二人也并没有能在八方阎殿面前瞒天过海、不被看出来的本事。

谢不臣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种时候来,不是坏事又是什么?!

脑海中这般念头浮动,见愁心底那一股凶险的杀戮之意便渐渐浓重,犹如阴云一般覆压而下。

现在她是莲照,谢不臣却还是谢不臣。

谢不臣能认出她是莲照,与他同行的其他人却未必能够。

敌在明,我在暗!

谢不臣修为仅是入世,而她已然返虚!

可以一杀!

而且是个从前没有、今后也未必再能出现的绝好机会!

但是,也有代价……

“十九洲的修士!他们是十九洲的修士!”

“不要乱跑!”

“临阵脱逃者杀无赦!”

“躲开!!!”

……

在这一片为阵法所困的狭窄天地里,无常族的鬼修们在经历了开头那一阵狂轰乱炸的攻击之后,终于从猝不及防中回过了神来。

长老孔隐同时为三道雷电击中,透着点狼狈。

只是他毕竟已经是金身境界的修为,又眼见得这才征召来的鬼兵们在奇袭之下溃成一盘散沙,气恼不已,怒声呵斥,同时猛地吐一口气,周身竟涌现出一圈淡淡的金光!

极域所称的“金身”境界,大致等同于十九洲的出窍境界。只是十九洲先修身后修心,极域鬼修无身有魂,遂先修魂后修身,金身境界便是极域鬼修们修炼中的分水岭。

魂至玉涅后,便修习功法,凝聚金身。

金身自然不同于真正的肉身,但在极域之中,也几乎与肉身无异了,只是它更强,能作为一种攻击的手段。

孔隐修的乃是无常族的“幻形金身”,与鬼王族那刚猛霸道而诡谲的路线不同,威力也不如,但更奇妙玄异一些。

金光起后,虽然浅淡,可竟完全隔开了那无数降下的雷电。

他整个人在这一刻看上去像极了一个有躯壳的活人,手掌翻覆间,已飞快结印,以自己为中心撑起了一片淡金的光罩!

“速速进来!”

苍老的声音里怒意未消,暴戾而急促,是孔隐在撑起这一片光罩后,向旁边颇显出了几分狼狈之态的雪音、“莲照”及“萧谋”等人喊出。

萧谋是这三人中修为最高的,曲正风扮作此人,当然也没太露怯,所以依孔隐之言进入光罩时,尚显得从容。

雪音运气就没那么好了。

阵外设伏的那些修士,好像已经确认她是个地位不低的领头人,十好几道攻击同时朝她砸落,以至于她在进入光罩时,几乎是一头跌进去的。

这时阵中大风已起,吹得这一片荒原上的天时草簌簌作响,声音听起来竟像是恶鬼的哭号。

众鬼修本就是鬼,可此刻依旧忍不住生出了悚然之感。

原本平坦的、落满了粗沙碎石的地面之下,更好似有什么东西复活了一般,在他们脚底蠕动!

“当心脚下!”

雪音顿时花容失色,惊声地一叫!

孔隐长老的反应也极为迅速,几乎在察觉到脚下异动的瞬间,便已飞身而起,同时带着那淡金色的光罩也撑高了数丈。

曲正风目光一闪,跟着飞身而上。

下一刻,近百条狰狞的石龙便携裹着绞碎一切的飓风,从地底穿出,冲向了这阵中所有人!

阵中这一块地方是何其狭窄?众人骤然遇袭之下难免慌乱,又因为孔隐长老方才召唤,所以众人全都向着他去,眼下完全聚拢成一团,一时半会儿哪里能散得开?

“轰隆隆……”

巨大的石龙肆虐,一道阴风窜过,便能撞倒十数人!

先前才因适应了敌人攻击而镇定下来几分的极域鬼修们,再一次惨叫了起来,且方才的那一次更激烈,更凄厉!

就连孔隐长老自己都没能完全躲开。

两条身子粗长的石龙从光罩的两边撞来,巨大的冲力震得他面色难看,连原本稳当的金身光芒都跟着摇晃,险些没撑住那光罩,连面色都惨白了下来!

而且更糟糕的是……

“莲照!!!”

才稳住了半空中的光罩,正在惊魂未定之时,孔隐长老下意识散开了自己的灵识一查,便发现少了一人,再向场中一看,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莲照竟还在场中,还在那近乎充斥了这一整片空间的攻击之中!

艳冶的身影,平日看当然轻盈,现在看却是多了几分狼狈。

方才疲于应付的众人竟都没有注意到,不知何时,在这混乱的战斗之中,她已经离他们很远了,既不能在孔隐长老出声唤他们进入光罩的瞬间进来躲避,更无法完全躲过这阵法密集的攻击!

“砰!”

“砰!”

“砰!”

分明只是一条又一条以道术从地底凝聚而出的石龙,可在发动攻击时,每一条都仿佛有生命,长了眼睛似的从各个刁钻的角度发动攻击!

庞大!

精密!

狠辣!

这就是谢不臣的阵法,也可以说,这就是谢不臣本人!

他阵法的厉害,见愁早在杀红小界的时候就已经领教过,如今他修为翻了好几番,对阵法的领悟自然更甚于往日,连她对付起来,都觉有些吃力。

要知道,她可不仅仅是修为高强那么简单。

在极域枉死城那旧宅中,她也曾学过了许多阵法的精要,可即便如此,也能感觉到谢不臣这阵法的难度与境界!

虽与枉死城那旧宅主人还有不少差距,可以他如今的实力与境界来,已能称得上是“臻至化境”!

“轰!”

足足粗有一丈多的石龙,再一次从见愁斜前方扑来,她玄衣赤足,只在这刹那间引动地力阴华绕体,雪白的足尖竟穿透了石龙扑来所带起的飓风,点在了那坚硬的石头上!

身形顿时轻如鸿羽。

三五条石龙砸下,她已从那不容发的间隙中飘然脱身!

“砰砰砰!”

手中琉璃宝扇一扇,万道妖风平地起!九分袭向场中那无数交错纵横的石龙,竟吹得那一头头石龙身上不断掉下石屑,眨眼便“瘦”了一圈。

剩下的一分,则托在她脚下。

宽大的玄黑衣袍瞬间鼓荡而起,见愁脚踩烈风,手持红扇,像是天边飘来的一抹妖影一般,在众人齐齐为她捏了一把汗之时,已有惊无险地落回了孔隐长老撑起的光罩内。

这时,被困于阵中的无常族鬼修与征召来的鬼兵已折损了整整三成,整个场面看上去,透着一种冰冷的残酷。

他们人在阵中,根本看不清阵外。

只知道自己的敌人一定来自十九洲,因为极域没有这样高明的阵法;却不知道自己的敌人到底有多少,外面各种各样的攻击又到底是来自修士,还是来自困住他们的阵法本身。

鬼修只有魂魄,没有躯壳,所以他们受伤也并不流血,而是折损自己的魂力。

一时只见阵法内诡变千般,幻化无穷。

黑云雷电后是石龙,石龙尽后,那扑地颤抖在风中的天时草,竟在瞬间为深蓝的火焰点燃!阵法内燃起了熊熊烈焰!

有迟钝些、跑得不够快的,那魂魄之体一沾火焰,便像是沾上了什么剧毒一般,整个身体都开始发白,开始痛苦地惨叫。

惨叫后,便无力再逃。

人往地下一倒,眨眼便被那火焰吞没了个干净,什么都不剩下了。

即便是见愁实际的修为远超自己此刻伪装的莲照,可在落入光罩后回头一看那石龙骤收火焰汹涌将人吞没时的场面,也不由生出几分心悸!

同时她察觉到旁边有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

转头一看,对上的便是雪音那颇为震惊的神情,仿佛根本没想到她竟能凭借自己的本事从方才那险境之中逃出。

于是见愁学着莲照往日的口气冷哼了一声,在这种危急的时刻也不忘讽刺雪音:“怎么,没想到我有这逃出来的本事吗?少瞧不起人了。”

雪音再一次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方才对莲照实力的疑惑,顿时被怒火一冲,消失了个一干二净,哪里还有心思去计较对方怎么能在那样千钧一发的时刻脱逃?满心想的也不过是这死对头瞎猫撞上死耗子,才刚好避开了阵法的攻击。

曲正风这头却是目光微微闪烁。

苍白的脸容上没有半点血色,在眼下这阴风怒号、火焰深蓝的场景映衬下,透着一股恹恹的病气与森然的鬼气。

他向见愁递了一眼,那意思再明白不过

谢不臣与见愁之间近乎于不死不休的关系,他知道得一清二楚,更知道见愁下手素来也不留情,更是有仇报仇、能报就报的脾性。

方才见愁在看谢不臣,他却在看见愁。

她乍一见对方时,倒没露出什么异样,可转头应对阵法的攻击时,却似有片刻的迟疑。

“打算怎么办?”

曲正风的声音,在脑海里清晰地响起。

见愁默不作声地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是在问自己要不要趁此机会对谢不臣下手,便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

曲正风顿时皱眉。

见愁却再没有任何表示,更不在这节骨眼上解释什么,只是站在这相对安全的光罩中,向外面观望。

孔隐金身境界,修为全开,淡金的光幕终于又大一重!

雷电与石龙一共才绞杀了三成鬼修,这才从地上冒出来的深蓝火焰,出现不过片刻,却已经焚毁了两成鬼修的神魂!

连点渣都没剩下!

原本近千人的鬼兵队伍,一眨眼只剩下不到五百人,全聚拢在孔隐长老撑出的光罩之内,像是笼中的困兽一般,狼狈不堪!

小辈们之间的口角与汹涌的暗流,孔隐根本没有搭理的心思,只是目光从场中这一片惨状掠过之时,面色便彻底难看了下来。

凭他的本事,只能隐约看见谢不臣的身影。

两个人的修为其实相差无几,所以尽管阵法的攻击依旧狂猛,不断动摇着他撑起的光罩,一时半会儿也不能奈他何,但这种行至半路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暗算的感觉,实在是糟糕透了!

更不用说,还折损了这么多人!

鬼兵征召之事本就事关重大,无常族上面又一直有与其他几大鬼族争比之心,本是千叮咛万嘱咐不能出差错的!

哪里想到,半道杀出拦路虎!

孔隐心头那一把恼怒的火瞬间就烧到了极致,甚至焚毁了他的理智,让他面目一下扭曲起来,竟是向自己身旁的雪音、见愁等人厉喝:“你们是傻了还是根本没长脑子!还不速速传讯望台吗?!!”

此地距离望台本来已经很近,十大鬼族负责在十八层地狱中征召鬼兵,还要将鬼兵带领去望台,自然与望台那边留有紧急情况下的特殊联系方式。

是一枚虚符。

捏碎此符,便能让望台知道他们陷入了危急情况,同时还能显示他们的方位。

而这一枚虚符,恰好就在实际上负责此次鬼兵征召的莲照身上,也就是在见愁的手上!

在孔隐话音落地之后,众人的目光几乎瞬间便转了过来,落到她身上。

见愁也将那一枚暗紫的虚符摸了出来。

只是在她手指用力,即将将其捏碎的瞬间,动作便停了下来,那潋滟的眼波在流转间,透出几分半真半假的犹豫,檀唇轻咬,又好似为眼下所遭遇的情况而烦躁不甘。

孔隐几乎是在全力催动自己金身的修为,撑住光罩,哪里想到这死妖女到这关键时刻还犹犹豫豫,卖弄风骚,顿时气急:“你愣着干什么?捏符啊!”

见愁却是看他一眼,竟五指一敛,重将这一枚虚符握到了掌心。

众人不解。

孔隐更是差点急疯了,一张脸都涨成了紫黑色。

可她却像是根本没看见眼下这危急的情况一般,先前般透着几分恼怒的目光,这时便移向了那阵外。

谢不臣的身影,在黑云里模糊。

她原本妖媚的声音,此刻冷了下来,透出一种难言的肃杀,如蛊惑一般,竟向孔隐冷笑道:“孔长老可真是糊涂了,征召鬼兵这样大的事情被我们办砸了,便是八方阎殿不追究,族里也绝不会轻饶了我们。自入族以来,这一路谁走得容易?若就此被问责,断送了大好前程,你们愿意不愿意我不知道,可我莲照绝不甘心!”

孔隐的眉心,忽然就狠狠跳了一下。

这一刻,谁也无法移开自己的目光。

只能任由那微微沙哑着的勾人的嗓音,带走自己所有的意志,掐住他们的脖颈,让他们在一片心惊之中屏息!

见愁收了虚符,重展那琉璃宝扇,斩钉截铁道:“决不能通知望台,让他们派人支援。外面设阵伏击的,一定是十九洲大门派里的紧要人物,我们须将此人生擒,在阎君面前,将功折罪!”

“将功折罪”四字一出,所有人都被震慑住了。

孔隐长老当然记得莲照等人提醒自己周遭情况不对时,自己是如何松懈和慢待,才致使所有人毫无防备地踏入了对方的陷阱。

真要追究起来……

根本不需细想,孔隐额头上已冒出一片冷汗,这时候才终于冷静了下来。

周遭密集的攻击依旧落下,光罩覆盖的区域内,却是一片让人胆寒的死寂!

谁也没有说话。

喧嚣囊括的寂静里,只有见愁那艳红的指甲,在等待中,轻轻敲击琉璃扇骨的声音,清晰地传开……

“笃。”

“笃笃。”

“笃。”

……

一下连着一下,仿佛是随着心意敲打,并无什么规律,然而谁也没有去注意随着这声音向外自然散出的轻微波动。

待其传出阵外时,谢不臣便听了个清清楚楚。

片刻的怔然后,从他这一双淡漠而冷峻的眸底,升起的竟是难测而诡谲的思索。

李代桃僵。

釜底抽薪。

她混在这一群无常族鬼修当中,也必定有她的打算,眼下竟未趁这大好机会来杀他,反而要与他“合作”……

他,该信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