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百五十六章 东西之间一相望

#44wxw.com
(28+)
这次剑宗升座大典恐怕是除了公孙仲谋意外,最为简洁短暂的一次,但也是最为来客鼎盛的一次。张雪瑶在主持典礼之后,眼圈隐隐发红,因为她作为剑宗的老人,比谁都清楚剑宗能够走到今日之难,在早些年的时候,张雪瑶如何也不敢奢望能够反攻道门,甚至不敢奢望重现当年师尊在世时的半数荣光,在那等形势下,能够保住剑宗的香火传承不熄,以及最后的一点基业,就已经是万幸。可当时的她如何也不会想到,就在短短几年之后,剑宗不但保住了最后的基业,反而还能重返碧游岛,将丢掉的三十六岛又重新收了回来,并且还能结盟佛门、玄教、儒门、摩轮寺、天机阁等宗门,共抗道门。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徐北游,说是时势造英雄也好,还是英雄造时势也罢,总之一句话,没有徐北游便没有今日的剑宗。

原本还想问一问徐北游对战秋叶到底有几成把握的张雪瑶,在看到今天这一幕之后,忽然觉得没有再去多此一举的必要了。

小半个时辰的弟子惨白之后,徐北游又与诸位观礼来宾寒暄见礼之后,一起来到剑气凌空堂的侧殿中行宴,同时莲花镇中也是大摆宴席,待到酒宴之后,这次的升座大典便算圆满结束。

宴会之上,徐北游自然与秋月、蓝玉等人同席而坐,因为他是主人,又是他的喜事,所以饮酒着实不少,都是最上等的百花酿,酒力醇厚,徐北游又不曾以修为化解,待到筵席散去之后,他已然是带了三分熏熏然之意,可惜此地无有萧知南,徐北游只得独自一人出了剑气凌空堂,来到宗主居处,不曾想却是在一处僻静无人的拐角处见到了秦穆绵。

秦穆绵显然是等在这里已经有些时间,并非是偶然遇到,她见到徐北游之后,稍稍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有些事情,我本不想说,可到最后来,还是觉得应该说。”

徐北游笑了笑,抬手示意边走边说。

秦穆绵点了点头,转为两人并肩而行。

当徐北游坐上了那方墨玉宝座,意味着他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剑宗宗主,与秦穆绵这位长老有上下之分。可在私下里,徐北游并不想刻意摆出宗主的架子,仍是愿意将秦穆绵视为亲近长辈,相处随意为佳。

带了三分醉意的徐北游,轻轻闭上眼睛,说道:“秦姨不必急着开口,让我先猜上一猜,秦姨是来劝我的,劝我共抗道门可以,却不要与秋叶分出个生死。”

徐北游睁开双眼,转头望着秦穆绵,笑问道:“秦姨,我说的可对?”

秦穆绵点了点头,说道:“我和秋叶之间谈不上交情,我也无意帮他说话,我只是觉得你此举太过冒险,你说你如今刚刚成亲不过两年,被封了魏王,剑宗在你的执掌之下又有鼎盛之势,成家立业,如日中天,更有多少人都求不到的飞升之机,又何苦去跟秋叶这个声名狼藉之人相争?实在是不值得。”

徐北游顿了一下,柔声道:“秦姨的好意,我是知道的,只是……”

未等徐北游把话说完,秦穆绵打断道:“我知道你要报师仇,可有句话也说了,冤冤相报何时了,那些都是老辈人的恩怨,你又要参与进去,且不说有没有一个尽头,就说你万一输了,你让萧知南怎么办,让我们这些人怎么?让你师父和剑宗的历代祖师又该怎么办?”

秦穆绵顿了一下,叹息道:“我知道这些话,你未必爱听,可我还是要说。别以为做了剑宗宗主,就不认我这个长辈了,没有这样的好事,你爱听的我要说,你不爱听的我也要说。”

徐北游无奈道:“哪里就不认秦姨了?”

秦穆绵长长叹息一声,未再说话。

两人一路无言,一直走到徐北游的宗主居处。

徐北游停下脚步,问道:“秦姨,进去坐一坐?”

秦穆绵白了他一眼:“进去干嘛?进去喝点茶水,然后继续浪费口舌?”

徐北游道:“这是哪里的话。”

秦穆绵望着徐北游,稍稍踮起脚,然后伸出手掌摸了摸比自己还高的徐北游的脑袋,柔声道:“我知道我劝不住你,可有些话就是不吐不快,现在话已经说了,心里也算是畅快了,就最后再交代你一句,想要报仇没错,可千万别死啊,天大地大都不如活着最大,既然你认我这个做长辈的,那我就把丑话说在前头,你小子要是敢死在我前面,我就敢叛出剑宗。”

徐北游呸了一声,“秦姨,可别仗着自己是长辈就说这些晦气话语。”

秦穆绵收回手掌,笑骂道:“徐小子,做你的正事去吧,我这个大闲人就不在这儿碍眼了。”

徐北游抱拳,对秦穆绵行了一礼。

秦穆绵则是很潇洒地转身离去,最后背对着徐北游摇了摇手,算是告别。

徐北游笑了笑,转身进了宗主居处。

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他便要在此处闭关,以期踏足十八楼之上的高妙境界,然后以最好的姿态去迎接秋叶的到来。

这一战,从承平二十年开始算起,他已经足足等了将近五年的时间。

对于一些老辈修士而言,五年的时间实在不算什么,不过是弹指一挥间,可对于刚刚二十五岁的徐北游而言,这五年便等同是他所经历的人生的五分之一,他等待这一天,说长不长,说短也委实不算短了。

徐北游沿着庭院中小径缓缓而行,在来到一处水榭位置时,转头朝西方望去。

若说剑宗所处的位置,是天下之东的东海,那么一路西去便是位于天下之西的万山之祖昆仑。在西昆仑之上又有那座被誉为天上白玉京的道门玄都。

徐北游的双眼之中有浓郁紫气萦绕不散,使得他的视线洞彻天地,穿过千万里的距离,看到了玄都之上的紫霄宫。

站在莲花峰上的徐北游与那位站在都天峰上的紫衣道人相隔十万里之遥,对视了一眼。

莲花峰周围的云海顿时云卷云舒。

但是都天峰上的那座天池之内,也掀起无数波澜。

徐北游收回视线,轻声道:“徐某恭候大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