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百五十八章 紫霄宫中议传人

#44wxw.com
(28+)
紫霄宫内,烟雾袅袅。

一位身着深紫色道袍的中年道人盘坐在蒲团之上,默默运转气机,整个人处在似虚似实、似有似无的玄妙境地之中。

在道人的不远处则是立着一位老道人,鹤发如雪,一身玄黑道袍,正是道门八老中与秋叶关系最好的清尘。

所谓八老,紫尘、青尘、无尘、溪尘、微尘、玉尘、天尘、清尘。清尘的道号与青尘的道号同音不同字,不过倒也好区分,清尘在八老中排名最后,青尘则是排名第二,除了掌教紫尘之外,同辈人称呼,一个师兄师弟就能分辨清楚,而晚辈们则是分别以天枢峰峰主和摇光峰峰主称呼。待到日后,青尘叛出道门,道门之中就只有一个清尘。

秋叶在掌教之初,备受主事峰主大真人天尘压制,几乎与傀儡无异,待到天尘飞升之后,秋叶方能执掌道门大权。在秋叶掌权之后,对于道门八老中的诸位师叔防备非常,迫使溪尘、微尘、玉尘等人纷纷隐退,唯有清尘仍旧在道门之中执掌权柄,可见两人之间的情谊之深。

清尘望着秋叶,说道:“掌教真人为何要执意下山与徐北游一战?不是老道对于掌教没有信心,只是世上之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掌教真人未能取胜,不但掌教的飞升之机将要延误,而且我们道门在顷刻之间就要山崩地裂,有倾覆之忧,还望掌教三思而行。”

秋叶缓缓睁开双眼,淡然说道:“这一战,我躲不过去,如果我避而不战,一意求证道飞升,那么我飞升之后,道门又该如何?师叔不要忘了,徐北游今年还未到三十岁的年纪,他就算滞留人间一甲子也无甚大碍,到那时候,道门又有何人能够阻挡徐北游?岂不是要被徐北游打压至死?若果真如此,我纵使飞升,又有何颜面去见道门的列位祖师。”

秋叶的语气逐渐凝重,“与其给后人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倒不如让我来收拾这个烂摊子,最起码我有收拾烂摊子的能力,就算没能收拾了这个烂摊子,结果也不会更差,又何必交给后人。”

清尘长长叹息一声,“若想收拾当下局面,就极有可能赔上掌教的飞升之机。”

秋叶从蒲团上缓缓起身,来到窗边,眺望碧空如洗,然后道:“当初我的一线私念作祟,一步走错,一错再错,这才造成了今日这般局面。如今我切不可再怀私念,当初因私废公,如今以私报公,也算是因果循环,弥补当初的过失吧。”

清尘又是叹息一声。

秋叶缓缓说道:“道门的千年基业,不能毁在我的手里,有些事情也不得不提前交代了。”

清尘面容一肃,静待下文。

秋叶嗓音低沉道:“如今危难时局,须得一位扛鼎之人才能支撑道门局面,由他一人,乾坤独断,就像今日的剑宗的徐北游,受命于危难之间,扶大厦于将倾,挽狂澜于既倒。亦或是当初的公孙仲谋,未必能把将倾大厦扶正,可也不会让大厦就这么倒下,支撑门户,保证一线香火不绝。这样的人,超世之才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要有坚韧不拔之志,任他千难万险,不可夺其志。”

清尘默然不语。

秋叶背负这双手来回踱步,“白云子不足以担当此等大任,此人虽然不能说是志大才疏,但也不是宗主之才,所谓编撰道典也好,书写青词也罢,终究只是小道,与宗门大事益处不大。且心志不坚,顺境之时尚可,一旦陷于逆境,便要自乱阵脚,万不能担当此等大任。”

清尘苦笑道:“十二名弟子之中,天云已叛,乌云已死,至于齐仙云,且不去说了,就只剩下一个白云,若不用他,还能用谁?难道是凌云?凌云此人,素有古风侠气,为人忠义,可执掌一大宗门,却万万不能有所谓侠气,如果把道门交到凌云的手中,就怕不肯在屋檐下弯腰低头,反而是要在大雨之中慷慨而亡,于宗门传承,并无益处。”

秋叶笑了笑,“凌云虽有坚韧之志,才分也是好的,但是其性情,并不适合执掌宗门,休说他已经落于剑宗之手,就算他还在玄都之上,我也不会让他执掌门户。”

清尘说道:“那老道就真的不知道该选何人了。”

秋叶沉默了稍许时候,问道:“师叔觉得青云此人如何?”

“青云?”清尘有些惊讶,在他的印象之中,青云此人一向是沉默寡言,虽然在十二位弟子中仅仅是排名第四,但是与前面三位大肆党同伐异的师兄不同,他很少参与到那些争斗之中,也从未听闻他与何人走得很近,实在有些不甚起眼。

秋叶难得地笑了笑,“对,就是青云。在十二位弟子之中,他的性子最像当年的师尊,平日里瞧着极少言语,但是我交给他的几个差事,他都做的极好,没有半分疏漏,而且他还曾在私下里向我面陈道门几大弊病,不敢说字字珠玑,却也是一语中的。他能看到这些,说明他肯用心,也有才情,更重要的是,他还肯去做,比起只会停在嘴上的白云,或是随自己心意做事的凌云,都要强出太多,所以我觉得他才是我真正的衣钵传人。”

清尘问道:“既然如此,为何掌教一直不曾重用于他?反而是放任自流。”

秋叶叹息一声,“这个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宗门争斗至此,就算是我也不能完全弹压。若是我重视青云,便是把他放在众矢之的的位置上,不但会引来天云、乌云、白云等人的敌视,甚至慕容萱也会因为仙云而生出其他想法,所以我只能把他雪藏起来,既是磨炼其心志,也不失为一种保护。”

清尘微微点头。

秋叶望着清尘,沉声说道:“师叔,如果局势当真走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你就带着青云从祖师殿的阵法遁走,为我道门保留一线香火。”

清尘脸色肃穆,重重应下。

秋叶一挥大袖,往紫霄宫外行去。

清尘驻足原地,身影萧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