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百六十章 地仙十八楼之上

#44wxw.com
(28+)
一瞬之间,剑宗之气运好似水入池塘,瞬间将其注满大半。

一座笼罩了整座莲花峰的万剑大阵,在这一刻也就成了。

虽然徐北游并不精通阵法一道,但到了他这个境界之后,一法通而百法通,在剑宗原有的基础之上,重建一座大阵,并非是什么难事。

结成大阵之后,徐北游犹豫了一下,缓缓坐到那方象征着剑宗宗主之位的宝座之上。

在这一刻,徐北游即是莲花峰,莲花峰即是徐北游,且与整个碧游岛之地气相连,又与剑宗的气运相连,使得他体内之剩余鸿蒙紫气如滚滚沸水,翻腾不休。

徐北游缓缓闭上双眼,神游出窍。

在剑气凌空堂之后,有一方青竹林,比不上万竹园的万亩竹林,但素有“青萍”之称,与道门玄都上名为“紫薇”的紫竹林齐名,在当年的剑宗也是颇有名气。

据说这片竹林乃是当年的上清大道君亲手所植,每一株竹子之中都蕴藏有一口剑气,使得这片竹林历经千年风雨而不倒,而且极为适合剑修试剑,就算一剑砍倒成百上千的竹子,不过月余的功夫,也能借助碧游岛之地气重新恢复如初,除非是将这些竹子连根拔去,否则都不能真正伤其分毫。可就算是当年萧慎叛宗和道门登山,也摄于上清大道君之威名,未敢将这片竹林如何。

就在徐北游缓缓闭上双眼的那一刻,有风起于青萍之末。

青萍竹林之中,一颗颗青竹摇晃不休,一片片竹叶飘落,竹叶似剑,若有人离近了细观,就可以发现这幕景象竟是与先前的剑雨落于莲花峰有异曲同工之妙。

无数竹叶纷纷而落,很快便铺满地面。

与此同时,莲花峰之上原本很是平静的云海,在这一刻又是云卷云舒,仿佛是一朵巨大白莲再次绽放。

剑气凌空堂中响起无数呼啸之声,仿佛是剑器破空,剑气凌空堂外的白玉广场之上,更是有无数如风剑器滚走不休,刹那而生,又刹那而逝,且有意无意地绕过了所有人,如有灵性。

徐北游纹丝不动地坐在座椅上,可他腰间所悬的诛仙却是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

此时在距离碧游岛千里之外的东海之上,有另一个徐北游正乘剑而行。

……

这日早朝之后,萧知南没来由心中起涟漪,独自来到竹宫之中,想读书静气,可始终无法静下心来。

忽然之间,她抬起头。

只见远处天幕,出现了一阵似有似无的紫青之气。

萧知南猛地从座椅上起身,伸手按住那方相争一国权柄的玉玺,不过很快又松了口气。

身着玄袍的徐北游驾驭诛仙直接出现在他的面前,只是此时的徐北游身形略显虚幻,不似本尊到此。

不等萧知南开口相问,徐北游主动开口道:“我这是神游出窍,不过我毕竟不是道门之人,不擅此道,所以无法滞留太长时间。”

萧知南仔细打量了下徐北游,轻声道:“你在碧游岛那边的事情,我都听说了,很不错。我还听说你擒拿了慕容萱和齐仙云两人,要挟秋叶下山与你一战。”

说到这里,萧知南的脸上掠过一抹忧色,神情恍惚,道:“你还是决定要与秋叶一战,所以是专门来见我的吗?”

说到这里后,萧知南的嗓音已经低到不能再低,近乎微不可闻。

她的脑海中骤然掠过许多画面,如走马观花,从西北丹霞寨的初遇,到辽州牧王府的相识,再到江南谢园的十局之约,最后定格在两人的新婚之夜。

满眼的红色,红色的吉服嫁衣,红色的盖头,还有红色的帷帐。那时候的她透过盖头望向徐北游,他整个人也是朦朦胧胧的红色。

她心中一紧,不敢再想下去。

徐北游小心翼翼道:“我先前没跟你提,也是怕你担心。”

萧知南叹息一声,说道:“可我现在就不担心了吗?”

徐北游漠然,无言以对。

萧知南抬起头,望着徐北游,缓缓说道:“还记得你临走前,我唱给你的那首小曲吗?”

徐北游嗯了一声。

萧知南的眼圈有些微红,缓缓说道:“那首曲子是当年皇祖父出征之前,皇祖母唱给他听的,我又唱给了你,徐南归,你一定要记着最后一句,盼君归,盼君安,盼能与君执手,看河山。”

徐北游再次默然,只是点头。

萧知南最后说道:“早去早回,平平安安。”

徐北游轻轻点头。

萧知南的脸上又有了笑容,“我叫萧知南,草头萧,知道的知,江南的南。”

徐北游的脸上也露出笑意,稍稍向后退出一步,一本正经道:“我叫徐北游,双人徐,西北的北,游学的游。”

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片刻后,笑声渐熄,徐北游说道:“时间差不多了。”

萧知南嗯了一声。

她说道:“南归,你知道吗?能嫁给你,我很开心。若能与你白头偕老,我更开心。”

此时徐北游的身影逐渐飘摇不定,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消散在风中,他缓缓飘荡过来,伸出已经变得虚幻通透的右手,似乎想要轻抚下妻子的脸颊。

萧知南仰起脸,闭上眼睛,笑容恬静。

徐北游的手终于“抚摸”在了女子的脸上,然后身体逐渐模糊不清,化作流华散去。

萧知南睁开眼,双手敛袖弯腰,送他离去,一如当年新婚之夜时的夫妻对拜。

……

碧游岛,莲花峰,剑气凌空堂中万籁俱静。

仅有一剑自天外而来。

剑名诛仙。

在诛仙掠进剑气凌空堂的一瞬间,另一个神游出窍的徐北游一跃而下,与徐北游本尊一个擦身,却未擦身而过,而是两者重新归于一体。

这一刻,徐北游体内的最后一丝鸿蒙紫气终于是消散无形,徐北游眉心处的紫色符篆印记愈发鲜明,莲花峰外的云海中,有紫气结成云彩,使得好似白莲盛开的莲花峰在这一刻变为一株紫金莲花,于天地之间摇曳生姿。

徐北游整个人的修为境界在这一刻臻至圆满。

十八楼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