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百六十一章 楼外天上之风光

#44wxw.com
(28+)
凌晨时分,剑气凌空堂中灯火通明,堂内四周摆满了等人之高的烛台,蜡炬煌煌。

只是此时的剑气凌空堂中却只有一人独坐,其余的位置上空无一人。

在最上首的宗主宝座之上,坐着一位身着玄色宗主袍服的年轻人,膝上横有一剑,紫青二气缠绕。

在他身后则是一方龙碑,龙碑的正上方“龙眼”位置,被狠狠刺入一柄三寸玉剑。

徐北游终于迈出最后一步,从地仙十八楼成就十八楼之上后,哪里也没有去,就一直坐在这座剑气凌空堂中,默默感悟十八楼之上的无上风光。

当年的道门老掌教紫尘曾经说,地仙境界其实就是一副天地长卷,地仙境界之下,皆是画中之人,不知身在囫囵,只缘身在此山之中,而初入地仙境界则是跳出了画卷,眼界自开,见得天地之间的真正风光,不过也只是看到了这幅长卷的一角,只有到了地仙十八楼境界,方能将这幅画从头到尾全部纳入眼中。

在地仙境界之下看来,这是独属于地仙境界的超然物外。

可在地仙境界之上看来,这也是地仙境界的桎梏所在。

以前徐北游对于此话总是似懂非懂,直到今天,他方才真正明白,原来如此。

所谓地仙境界,追根溯源,是道门的五仙之说,鬼仙、人仙、地仙、神仙、天仙。

在五仙之中,地仙居中,上有天仙和神仙,下有人仙和鬼仙,不上不下。其中鬼仙是修持之人,人仙是修真之士,都还是人的范畴。虽说地仙境界已经跨过仙凡之别,是为半仙之体,得小长生之境,但最终还是逃不过一个“地”字,何谓地,陆地是也,故而地仙只能是地上之仙,距离真正高卧云端的真正仙人,还有着相当的距离。

也正因为如此,当年纯阳吕祖才会提出“时人若拟去瀛洲,先过巍巍十八楼”的说法,也就是后世之人耳熟能详的地仙十八楼之上。

在地上之人看来,立于十八层高楼之上的地仙,与天上云端的神仙相比,也相差无几了。可是十八楼再高,距离天上再近,终究还是立足于陆地之上,地仙立于十八楼之上,看似距离苍穹极近,可是一旦跨出十八楼,便要从琼楼最高层跌落尘埃,这便是十八楼地仙与云端神仙的根本区别所在。

这也是秋月、蓝玉、萧慎、慕容玄阴、微尘、青尘等众多十八楼地仙,迟迟不能跨过那道门槛的缘故所在。

登楼难,可脚下终究是落在实处。

十八楼之上,又该立在何处?

如果没有那场天大的造化,徐北游纵使真正做到了人间无敌的壮举,脚下的巍巍十八楼比起旁人的高楼还要高出一头去,甚至可以与云端的神仙比肩,甚至是搏杀神仙,可从根本上来说,他还是立足于陆地之上,与立足于九天之上的神仙,有着最为根本的区别。

只要立足于陆地,那便是不得超脱,不得大长生,小长生终有尽时,最终楼塌了,归于泥土之中。

就像一千文铜钱可以兑换一两银子,可铜永远不可能变成银。

修真求道,便是要把“铜”变成“银”,然后再把“银”变成“金”。

如今世间只有三人证得飞升之机,完颜北月是谪仙人之姿,本就是从天上来,此时复归天上,合情合理。徐北游是凭借一场天道造化,好似布衣之身登上庙堂,非是常理。

打个未必恰当的比方,天上仙人所在之地好比是一座庙堂,各位仙人就像是立于庙堂之上的公卿,自有官身,而地上的地仙们则是已经考取了功名的秀才被举人,想要求得一个官身,还要看最后的鲤鱼跃龙门。

完颜北月就是从庙堂贬谪到地方的官员,本就有官身,经过一番磨砺之后,积累功勋,重新返回庙堂,官复原职。

徐北游则是立有大功,在规矩之外的恩赐提拔,直接指定官身。毕竟举人就已经有了为官的资格,只是前途不甚远大,因为庙堂之上素有“非进士出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的规矩,若是以举人出仕,可能就只能止步于三品之列,很难再进一步。虽说徐北游拒绝了以举人身份为官,但他立下的功勋还在,在科举一途之上,便有了诸多优渥待遇。

至于萧煜,情形就更为复杂,有些类似于花钱捐官,乃是一条崎岖小路。

唯有秋叶,是以举人的身份进京赶考,且金榜题名,凭借着自己的本事鲤鱼跃龙门,得以跻身于庙堂之上。

这也是道门得天独厚的优势所在,道门就像一个书香门第之家,家中常常是一门三进士的局面,且不说已经为官之人对于晚辈的照拂,就是考场上的各种规矩和注意事项,也是代代相传,极为熟稔,所以父子兄弟代代考中进士也就不算稀奇。但不管怎么说,抛开相互之间的恩怨不提,徐北游是极为佩服秋叶的,其根骨资质乃是当之无愧的同辈人中第一人,远超秋月和蓝玉等人。

如今徐北游踏足十八楼之上,便等同于科举已经金榜题名,只是还未被委派官身。换而言之,如今的徐北游已经从十八楼中迈出,此时此刻乃是立于天上,而非是陆地,其中区别,大不相同。

以境界修为而论,如果说十八楼地仙体内的气机深浅多寡,只能算是死水,每逢与人交战,其中存水自有定数,不管如何深不见底,都有耗干用尽的时候。

可一旦跻身十八楼之上,便是成了与八方相通的活水,近乎于无穷无尽,且与大海相通,便等同于是与天地相通,举手投足之间,可搬运天地元气为己用,对于未达此等境界的修士而言,可谓是占尽了优势,故而能战无不胜。

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天差地别。

先前徐北游迟迟不敢与秋叶决战,也正是顾虑于这一点,不过现在他也跻身于十八楼之上,便再无顾忌,只求能与秋叶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