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百六十二章 孤身一人下玄都

#44wxw.com
(28+)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道门和剑宗其实是一根藤上结出的两个瓜。

剑宗有三十六岛,道门有九峰。三十六岛上有三十六位岛主,九峰之上有九位峰主。

剑宗有碧游岛,道门有都天峰。碧游岛上有剑宗的宗主和诸多殿阁,都天峰上也有道门的掌教和诸多殿阁。

莲花峰下有座莲花镇,都天峰下有座临仙府。

诸般形式格局,都是大同小异。

唯一的不同之处在于,道门都天峰上有一座紫霄宫,而剑宗就只能建造一座宗主居处,并不敢与紫霄宫相媲美。

因为紫霄宫乃是道祖传道之所在,亦是道祖居处。

不管怎么说,当年上清大道君反出道门,反的不是道祖,反的是玉清大道君,自始至终,上清大道君都认为自己是道祖弟子,从无半分忤逆之意。

所以在这一点上,道门的确是得天独厚,继承了道祖的绝大部分衣钵。

如今的紫霄宫,已经成为道门历代掌教的居处,类似于俗世中的帝王寝宫,等闲之人不可入内。

靖宇元年,按照道门的纪年来算,应该是天数五十五年,天数是秋叶的年号,寓意着如今的道门掌教真人秋叶已经登上掌教大位五十五载。

五十五个春秋,五十五次寒暑,五十五次花开花谢。

秋叶升座道门掌教大真人,搬入紫霄宫中,已经有了五十五个年头,从黄龙元年到靖宇元年,从老友萧煜到晚辈萧知南,他经历了俗世中的四代帝王。从太平二十年之后,他就不再离开都天峰,甚至很少离开紫霄宫,绝大部分的时间中,他都是在紫霄宫中闭关修炼,直到承平二十年,他从紫霄宫中出关,然后乘了一只黄鹤离开玄都,先是去了位于东海之滨的碣石,在那里见了一对老少师徒,然后又去了魏国,在叶家祖宅见了自己的妹妹和侄儿,最终他去了碧游岛,登上莲花峰,杀了一位亦敌亦友之人。

然后他返回了玄都,又开始在紫霄宫中闭关,只是在此之后,玄都之上的宁静被打破了,他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从紫霄宫中出关,前往玉清殿议事,甚至还要以分身出游,与萧煜相斗,与徐北游相斗。

直到今日,他将要再一次离开玄都,再一次前往碧游岛。

四月初一,不是个上坟的好日子,因为当年的大郑神宗皇帝便是在这一日去太庙祭祖时,死于大齐武祖皇帝和太祖皇帝联手宫变之下。

但这一天是个出关的好日子,因为就是在这一天,秋叶的师尊紫尘大真人,从紫霄宫中出关,于祖师殿中祭拜列位祖师之后,乘龙下山,与当时的剑宗宗主上官仙尘斗法激战于今日的帝都之上,大获全胜。

身着紫袍的秋叶离开紫霄宫,下了高达九十九级的台阶,径直朝天池边缘方向走去。

一名白发白须的老道似乎早就算准了掌教真人会在今日出关,早早地站在此,静待掌教真人前来。

秋叶走近之后停下脚步,望向那名老道,感慨道:“清尘师叔,不知你我日后还否有再见之时。”

清尘沉声说道:“自然有的。”

秋叶洒然一笑,“那就要借无尘师叔的吉言了。”

两人身旁的天池波光粼粼,其下有巨大阴影流转。

这位统御道门正宗的掌教真人轻叹一声,说道:“上次我站在这里,身边的人还是慕容,我们两人在这里谈起了公孙仲谋,也顺带说起了公孙仲谋新收的弟子徐北游。当时慕容说那孩子不过是中人之姿,不足为虑,我说未必如此。现在看来,却是让我一语言中,当年谁又能想到,今日我们两人竟是被这个中人之姿的孩子逼到了近乎于绝路的境地之中。”

清尘不断叹息。

秋叶背负双手,立在天池旁,俯瞰着脚下滚滚碧涛。

一道巨大黑影在池底蜿蜒游动。

下一刻,只见阴影猛然扩大,原本平静如镜的水面轰然炸开,声音轰隆如山崩。紧接着天池水面上卷起千层浪,水花四射轻溅,就像落了一场细雨。

一颗巨大的龙首漠然探出水面,角似鹿、头似驼、眼似兔、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鱼、爪似鹰、掌似虎、耳似牛。

两根龙须悠游晃动,宛若灵性一般,轻轻触碰着秋叶。

秋叶笑了笑,伸手拨开那根龙须,望着几乎与自己等高的金色瞳孔,说道:“你不必去。”

巨大的金黄色瞳孔中很是人性化地流露出一抹愤慨不满神色。

不过秋叶仍是坚定摇头道:“你且留在宗门之中,护卫宗门。”

回应秋叶的是一声低沉龙吟。

当年道祖在世时,曾留下两条蛟龙镇守道门山门,一雄一雌,在数百年之后,此二龙化为天龙飞升而去,只留下一子留存世间,便是秋叶眼前的这条蛟龙。许多老辈修士都还记得,当年剑宗宗主上官仙尘脚踏万千飞剑入东都,引来当时的道门掌教紫尘乘龙下山,当时紫尘所乘之龙,就是它了。

它以天池为家,跟随道门历代掌教修炼,如今距离天龙不过只剩一步之遥而已,若占据天池地利,就算是对上十八楼之上的在世仙人也有一战之力。

如果秋叶带着它前往莲花峰,可平添三分胜算,只是此战下来,这条守护道门多年的蛟龙一定会死,死于徐北游的剑下。

一步错,步步错,但不能一错到底。

秋叶不愿因为自己的生死,再去让道门承受更大的损害,所以他执意让它留在道门。

见秋叶神态坚决,蛟龙又缓缓退回到天池之中。

清尘沉声道:“既然掌教真人心意已决,那清尘就在此恭送掌教真人下山!”

秋叶一伸手,一柄银丝拂尘飞入手中,轻摆拂尘,淡然笑道:“紫霄宫中修道一甲子,修得长生二字。”

随着拂尘摆动,天空上涌起一片蒙蒙紫气,继而紫气愈发浓郁,到了最后竟好似实质。

无数道门弟子跪地不起,恭声道:“恭送掌教真人下山。”

这一日,秋叶没有像自己师尊当年那般乘龙,也未曾像自己上次那般乘鹤,而是孤身一人下玄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