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百六十九章 少年持重老要狂

#44wxw.com
(21-)
滚滚气息直冲天际,然后在近乎百丈高的时候达到顶点,开始四散飘荡,几乎要彻底覆盖整个莲花峰顶。

徐北游身前有剑气自生,将这些飘向自己的逸散气息悉数绞杀。

秋叶置身其中,仍是不曾闪躲,只见他头顶悬着的玲珑塔开始旋转,有道道玄黄之气垂落,使得这些凶煞之气不得靠近分毫。

紧接着秋叶双袖一挥,大袖激荡起风。

天地起异象。

从镇魔井中涌出的滚滚紫黑色气息,随着秋叶的动作,就像一条九天之上垂落人间的浩荡瀑布,直冲徐北游而来。

镇魔井,镇魔井,镇魔殿因此而得名,是为镇压魔头之用。

对于如今的道门而言,谁还能当得上“魔头”二字?唯有徐北游一人而已。

这条紫黑颜色的“瀑布”以不可阻挡之势倾泻人间,然后瞬间淹没了徐北游。一瞬之间,整个莲花峰上昏天地暗,尽是紫黑之气激荡翻腾,接着又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沿着莲花峰的边缘,向下方垂落。

秋叶没有飞至天幕上居高临下,仍是立足在莲花峰上,头悬玲珑塔,任由大浪一般的凶煞气息从自己的身旁拍打而过。

如今的秋叶可谓是声名狼藉,尤其是在道门内部,诸如溪尘等反对秋叶的元老人物,都将秋叶视为道门的败亡之主,认为秋叶担任掌教真人之后,毫无雄才大略可言,甚至被许多积怨已久的掌教一脉嫡系认为选择秋叶作为掌教真人是老掌教一生中最大的错误,但有一点不能否认,秋叶的天赋资质之高,修道成就之大,确实不逊于当年的老掌教紫尘。

秋叶右手抓住一方雕刻有五方天帝之像的印玺,举目眺望,脸上并没有太多得意表情,因为他心中十分明白,仅仅是一口镇魔井,还不能把那位在天下间如彗星般崛起的年轻大剑仙置于死地。

秋叶的五指下意识地用力,死死握住掌中的都天印,心情略有复杂。

一位年轻的大剑仙,一位年轻的剑宗宗主,一个年轻人,无论从哪方面去说,这都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年轻人。承平二十年的时候及冠,也就是二十岁,承平二十四年的时候二十四岁,如今是承平二十五年,也就是靖宇元年,刚刚二十五岁而已,还不到而立之年。从年龄上来说,他自己的岁数足可以做这个年轻人的祖父辈,在他登上天下第一人位置的时候,这个年轻人还未出世,可是在二十几年之后,这个年轻人不但能够与他平起平坐,而且还要与他分出一个胜负乃至于生死。

秋叶感到一种可以称之为荒诞不经的意味。

一个孩子,要把他这个老人挑翻在地。

看似很不合情理,其实又合情理。按照道理而言,江山代有新人出,大江后浪推前浪。可修士又不同,因为修士的修为高低,与修道的年岁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系,通常来说,修道时间越长,修为也就会越高,就像当年的上官仙尘挑战紫尘,终究还是年轻败给了年老,再一次证实了这个说法。

可世事无绝对,横秋老气未必就能敌得过姗姗来迟的新冬。

秋叶自己知道,自己确实也在人间滞留的时间太长了,长到有些忤逆天道规矩了,就算他没有铸就仙人之躯,这人间也不太会容他了,所以就算没有今日的徐北游,明日也会有萧北游、陈北游,无非早晚而已。

想到这里,秋叶抬头看了眼头顶的天幕,眼神沉静。

等到他收回视线的时候,那位年轻的剑宗宗主也没有让他这位老朽的道门掌教失望,一道浩大剑气逆流而上,竟是由下而上地将那道紫黑色“瀑布”逆势向上顶起,远远望去,就像两条截然不同的线,一条是紫黑色的线,一条是白金色的线,紫黑色的线在不断缩短,白金色的线不断延长,最终整个莲花峰被两道线分为两个截然不同的半圆,一面紫黑如漆沉黑夜,一面白金初升黎明,就像一个不太标准的阴阳双鱼。

阴阳割昏晓。

手持诛仙的徐北游再次出现在秋叶的视线中,虽然刚才被那些污秽至极的凶煞之气所淹没,但再次现身之后,仍旧是神情自若,衣衫如墨,尤其是眉心处的一抹紫色,使得原本相貌并不出彩的年轻人,竟是有了玉树临风的仙人之姿。

秋叶轻轻叹了一口气,兴许是人老的缘故,他总是处在不断追忆往事的状态之中,看到这样的年轻人,他又没来由想到了当年的旧事,他在这个年纪的时候,好像刚刚与萧煜双骑并行入中都,以这样的年龄而言,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可是与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相比较,又有些不足为道了。

秋叶自肺腑地说道:“徐北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我二人也算是神交已久,如果你我二人不是在这等情境下相识相逢,我倒是想要和你谈一谈,未必能把臂言欢,但应该不至于话不投机半句多。”

面对道门掌教的这番“屈尊言语”,相距不远的年轻剑宗宗主无动于衷,既没有回应秋叶的话语,但也没有趁势一剑劈开那座镇魔井。

两人相对而立,秋叶握着手中的宝印,五指如钩。徐北游握着手中剑柄,剑尖斜指地面。

秋叶没有恼怒,因为这根本就在他的意料之中,这样一个想要将他打落云端的年轻人,有任何反应都在意料之中。

所以秋叶也没想着徐北游会作什么回应,他只是一句单纯的感慨而已,也许就是人老了,又是临近生死的缘故,确实有些老朽之气了。

有句老话说得好,少要持重老要狂。少年时若一味轻狂,难以成大材,可老了之后若不聊少年狂,就成了垂垂老朽。

就在这个时候,徐北游脸上忽然流露出几分凝重神色。

因为他现那个镇魔井洞天的出口开始越来越大,除了滚滚的紫黑色气息之外,隐隐有其他气机传出。

下一刻,一股鲜活沸腾又伴随着腥臭之味的红光从镇魔井的井口中浮现,转瞬之间就淹没了那些滚滚紫黑之气。

  8/8653/181912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44wxw.com。87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44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