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百八十五章 我有一剑名天子

#44wxw.com
(30+)
一位剑修的手中有剑无剑,差别极大。

所谓无剑胜有剑,说的其实是一种剑道境界,而非真正的战力,如果此时上官仙尘再世,与徐北游相斗,真正能决定两人之间胜负的关键,就看诛仙在谁的手中。

在早年时有一个说法,叫做剑宗藏剑,道门藏印,说的就是剑宗喜欢收藏各种名剑,诸如剑宗的紫电、青霜、天岚、玄冥、白虹、黄龙、五毒、却邪、殊归、天问等十二剑便是明证,而道门则喜欢藏印,比如秋叶先前所用的神霄印,以及天师印、阳平治都功印、治都总摄印、九老仙都印、北极天蓬印、北极杀鬼印、三天太上之印、流金火玲神印、应太皇符印、玉神洞灵篆印、天罡印、北地火玲印、雷霆都司符玺等等。可见两大宗门对于外物,都持有一种不可或缺的态度。

只不过到了此时,无论是道门的十五方印玺也好,还是剑宗十二剑也罢,都不足以改变两人之间的局势,甚至连加入战局的资格都没有,唯有重器才行。

放眼如今天下的重器,除去诛仙、玲珑塔、都天印、天机榜、正心镜、玉戒尺以及佛门的三件重器之外,再有就是属于大齐朝廷的传国玺和天子剑。

诸多重器之中,唯有两剑。

一剑诛仙,一剑天子。

只见手中无剑的徐北游伸出一手,五指伸张,然后在他的掌心中浮现一柄三尺长剑,与杀伐意味极重的诛仙不同,此剑气息中正平和,光明正大。

因为天子无私,行光明正大之事,此剑即是天子之剑,乃是萧煜在定鼎一战时应天下气运大势而铸造,曾以此剑斩杀傅先生傅尘,又与上官仙尘手中的诛仙从正面抗衡而不落下风。

说起来,此剑寥寥几次出世,诛仙就是对手之一,谁又能想到,在几十年之后,这两剑竟是会在同一个主人的手中?

至于这把天子剑为何会在徐北游的手中,原因也不甚复杂,大齐有两件重器,由大齐皇帝负责执掌,其中传国玺主司镇压防守,与皇城大阵相结合之后才能挥出最大威力,而天子剑则是主司征讨攻伐,若是皇帝御驾亲征,则带天子剑而行。当初萧玄在君岛之战时,之所以带传国玺而不带天子剑,是因为他是武夫出身,不用兵刃,与天子剑相性不和,而萧白用天子剑而不用传国玺,亦是同样的原因,他是剑修出身,有剑足矣。

如今萧知南成为大齐新君,徐北游身为帝夫,不似皇帝也胜似皇帝,而以萧知南的修为,想要像秋叶这般同时驾驭两件重器,是绝不可能之事,所以有一件重器必然要落到徐北游的手中。徐北游与大舅哥萧白一样,都是剑修出身,而且又是远离帝都在外,所以选择天子剑在乎意料之中,也在于情理之中。

手握天子剑后的徐北游气势浑然一变,不再是那个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剑宗宗主,而是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可挡百万师的大齐擎天之柱,两种身份之间,两把不同的剑,两种截然不同的气势。

一把剑代表了剑宗,一把剑代表了大齐。

两把剑皆是指向道门。

徐北游举起手中的天子剑,道:“剑宗与道门的恩怨,大齐和道门的恩怨,当在今日了结。”

他一步踏出,手中之剑直指年老秋叶。

不闻剑起雷声,不见剑气汹涌,唯有剑意浩大,剑势如渺渺青冥在上,苍茫大地在下,人间无可抵御之人。

这不是庶人剑、诸侯剑之上的天子剑,毕竟徐北游还不是一国之天子,这只是徐北游自己悟出的一剑,这一剑来自徐北游在过去一年的南征北战,见识过江南战事之壮阔,见识过西北战事之惨烈,走遍大江南北,既有纵横天下之男儿快意,又不乏悲叹苍生之女儿柔情,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这一剑无名。

剑锋撕碎年老秋叶手中的万丈银丝,直接点在他的眉心之上。

年老秋叶好似一片经过了春夏秋冬的枯败落叶,轻轻一碰,便寸寸碎裂开来,随风而逝。

至此,秋叶一气化三清的三大身外化身全部被徐北游毁去。

三大身外化身毁去之后,各自化为一缕悠悠清气,重新融为一体,便是秋叶本尊。

徐北游望向秋叶,轻声道:“当年先师在莲花峰上与你交手,在交手之前,他老人家曾在辽东龙城见过慕容夫人,慕容夫人问他,天下太平不好吗?先师回答夫人,如今的天下太平不是他这只丧家犬的太平。”

话音落下,徐北游一步前掠,一剑直刺秋叶。

这一剑没有任何的花哨,唯有浩浩剑意,其剑意之盛,几可为实质。

也幸而此地是万劫不灭的玲珑塔内,若是还在莲花峰上,恐怕整个莲花峰都要被削去数尺。

秋叶被这一剑刺中胸口,身形飘摇后退。

徐北游继续说道:“当年先帝在君岛万石园中,也与你有过一战,那一战中,先帝曾经说过,天下太平,万世太平,天地大同,此乃吾辈所愿也,愿之所在,可舍生也。”

说罢,徐北游又踏出一步,同时也再出一剑。

这一剑没有刺穿秋叶,却好似大巧不工的重剑,直接把他砸得倒飞出去,整张面庞先是萦绕淡淡紫气,继而血色上涌,最终化为一片苍白。

不过秋叶也不是完全坐以待毙,在徐北游出剑的同时,将手中的都天印猛然掷出。

徐北游被这一印砸中胸口之后,也不好受,脚步踉跄,向后退去。

整个胸口骇人地凹陷下去,压迫心房。

不过对于徐北游而言,这不算什么,就算秋叶将他的心脏打碎,对于他而言,也不足以致命。

走到今日这般地步,他和秋叶还算是什么人间人,朝游沧海暮苍梧,历刀兵加身而不死,都是神仙中人。

徐北游在刹那之间,再出一剑。

这一剑循着先前两剑的轨迹,洞穿了避无可避的秋叶身体。

秋叶被这一剑裹挟而起,向后倒退,满头长疯狂乱舞,竟是显现出乌变白的诡异景象。

徐北游双手握剑,低沉喝道:“秋叶!”

这一刻,秋叶已经显现出白迹象的满头长再次返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