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百八十六章 一剑挑落都天印

#44wxw.com
(30+)
莲花峰,及至整个碧游岛,乃至是整座东海之上,在这一刻都可见云卷云舒。

身在远在齐州崂顶之上,都可以看到头顶天幕上有无数白云向外扩散,就像一朵正在盛开的莲花。

崂顶之上还未离去的众人,纷纷望向那朵盛开“莲花”的花蕊位置。

此时莲花峰的玲珑塔中,轰然震动!

然后两道身影从玲珑塔中飞出,重新降临莲花峰上,分立南北。

先前之争,两人手段尽出,从剑三十六到一气化三清,从诛仙到玲珑塔。

现在徐北游摧破秋叶的三清化身,又以诛仙镇压玲珑塔,略占优势,甚至秤杆已经开始向徐北游这边倾斜。

现在徐北游手持天子剑,秋叶怀有都天印,那么重回人间之后就是一场决定人间走向的人间之战了。

徐北游落地之后向前奔行,一人一剑化作一道长虹。

秋叶祭起都天印,有五方天帝虚影出现在他的身周,如一道道城墙。

当长虹狠狠撞击在城墙上时,声势之大,使得剑气凌空堂直接被崩塌一角。

秋叶的身形直接倒滑出去,一退数十丈。

徐北游没有丝毫要停歇换气的意思,再次一踏脚下地面,整个人拔地而起,再次一剑如长虹。

一人攻,一人守,两者一次胜过一次的浩大声势,使得莲花峰不断颤抖,这次不再是那种似是而非的震动,而是真真切切地颤抖,有几处可以称之为风景名胜的险崖已经彻底崩塌,无数落石从崖壁上剥落,坠入下方的深渊之中。

在两人撞击的那一点之上,任你是体魄强横的十八楼境界武夫,也要被生生打碎体魄,没有半分幸理。

这一战,更胜于当年在大江之畔的定鼎一战,因为当时公认的天下第一人紫尘已经飞升,在紫尘飞升之后方才踏足十八楼之上的上官仙尘可谓是环顾四周无敌手,这才悍然试剑问苍天。可今日不同,秋叶和徐北游俱是赌上了已经到手的飞升之机,各自怀有死志,强行分出生死。

两位在世仙人之战,五百年间都未曾有过。

两人连续撞击三十次,莲花峰足足被削低了三十尺。

最后一剑,不再是徐北游从正面撞击,而是高高跃起之后,一剑如九天银河倾泻。

这一次,秋叶直接半个身子都陷入地下,只余腰部以上的上半身。

而他脚下的整个莲花峰更是直接下沉一丈,伴随着巨大的轰隆声响,山下四周尘埃四起,不但遮蔽了莲花镇,而且一直向上蔓延至山腰位置。

远远望去,莲花峰的下半部分也被深埋于滚滚尘埃之中。

这一剑之后,不见秋叶有如何动作,他的身形自行拔出地面,丢掷出手中的都天印,原本可以被一手握住的都天印迎风就涨,瞬间便有一座小山峰之大,然后朝着徐北游当头落下。

这一次,变成徐北游双腿陷入地面之中。

徐北游以手中的天子剑挡住不断下落的都天印,可都天印上所蕴含的气运,却让徐北游难以抵御。

虽说道门气运已经折损严重,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管怎么说,今日的道门未曾倾覆,还有十几代人积攒下的本钱,还有那座仿若人间仙境的玄都雄立世间。反观剑宗,经过当年倾覆之后,就连立足之地都被毁去,众多祖师牌位被推翻,已是输得一干二净。

今日比拼各自的家底,剑宗如何能与道门相比?

这也是徐北游执意要战秋叶的缘由所在。

若不是今日不能败道门,以道门的雄厚底蕴,无非是再蛰伏几十年,再来一次千年大计罢了。

在道门浩荡气运的镇压之下,徐北游的握剑之手,微微颤抖。

他眉心处的一点紫色印记,飘摇不定。

秋叶面无表情,望着徐北游。

这次不同于以往,在君岛之战时,是有天道帮忙镇压萧玄。而这一次,却是秋叶以道门气运来镇压徐北游。天道无穷,道门再如何底蕴深厚,终究有穷尽之时。

能否镇压徐北游,秋叶没有丝毫把握。

忽然秋叶伸手捂住嘴巴,五指之间血流如注。

先前徐北游在他身上刺了几剑,丝毫不逊于当初萧玄打的几拳,只是那一次有天道助他,既镇压萧玄,又帮他恢复伤势。

这一次,没有天道了。

秋叶清晰感知到自己身上的伤势越来越重,徐北游的几剑不断让他体魄受创,而且还使他的体魄难以恢复。

现在他已经无力再去说什么豪言壮语,只能是尽人事而听天命。

就在此时,苦苦支撑的徐北游深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我不会输。”

然后他再悠悠吐出一口气,似是要将这些年来剑宗、朝廷、天下的积郁之气,全部一气吐出。

顿开金绳,扯断玉锁,打碎块垒,踏破樊笼。

徐北游笑了笑,拔高了嗓音道:“师祖说过,手中有三尺青锋,当横行天下。我徐北游手中既有三尺青锋,如何不能人间无敌?”

秋叶的脸色骤然凝重。

徐北游脸上却是露出了久违的轻松快意,就好像是如释重负。

好像是放下了肩头上的千钧重担,整个人终于能伸一个懒腰。

徐北游自踏足天下之日起,所求不外乎是人上人、重振剑宗、天下太平、报得大仇……

一桩桩,一件件,就像一副副重担压在他的身上。

可在这个关头,徐北游却要抖落了这些重担。

不去管什么徐公子、帝婿、小阁老、大将军、徐宗主……

也不去管碧游岛、剑冢岛、蓬莱岛、金鳌岛……

更不去管帝都江都、中都北都,不去管江南西北、魏国草原……

甚至在世仙人的身份也可以暂时放到一旁。

抛开这些身外之物之后,还剩下什么?

还剩下一个徐北游。

徐琰的儿子,韩瑄的义子,公孙仲谋的徒弟,萧玄的女婿。

生父、养父、师父、岳父。

徐北游一字一顿道:“今日我不为天下大义而杀你,我只是为了报私仇而已。”

话音落下时,他的身形猛然拔高。

原本镇压在他头顶的都天印也随之上升,再也不能下压分毫。

原本横于头顶的天子剑顺势一挑。

都天印被一剑挑飞,直上九天,不见踪影。

虽然徐北游没有挑落皇帝陛下的帝冠,没能斩断掌教真人的宝塔,但是今日挑落一方都天印,也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