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百九十年 靖宇年夏末秋至

#44wxw.com
(28+)
靖宇元年,夏末秋至。

大批修士经过长途跋涉,西出玉门关,穿过戈壁荒漠,横穿西域,来到昆仑脚下。

巍巍昆仑,万山之祖,龙脉之地。

从西昆仑至天南之地,皆是道门世代领地。

就像曾经的剑宗,凡三十六岛周围五百里海域,皆属于剑宗所有,外人不得擅自踏足。只是在剑宗倾覆之后,便再无人遵守这条规矩。

如今的道门也是这般,曾经外人不敢轻易踏足的道门地域,不但被人踏足了,而且还不止一人,数千人蜂拥而过,推倒了道门所立石碑,那块摔在地上,变得四分五裂,就像如今的道门,大厦将倾。

玄都之上,掌教真人不在,紫霄宫中死寂一片。道门弟子都知道掌教真人已经下山去了,生死难测,祸福难料,所以这座曾经象征着道门荣耀和威严的地方,仿佛一下子就变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禁地。

夜色中,紫霄宫没了平日的煌煌烛火,黑沉沉的一片,两道身影行走其中,其中一人手中端着的烛火轻轻摇晃跳跃,非但没有照亮周围太多地方,反而使得周围影影绰绰,显得愈发昏暗。

年长女子面无表情,端着烛台走在前面,只是眼神略显茫然,似乎在缅怀过往的漫长岁月,又似是在追忆着某个曾经共同携手之人。

在她身后,是一位面容悲戚的年轻女子,半低着头,虽然她已经竭力压抑,但还是能依稀听到抽泣之声,一颗又一颗的泪珠从她脸颊上滑落,落在衣襟上,落在脚下的地面上。

直到这一刻,这位让无数同辈人仰望的谪仙大材,才真的像一位她这个年纪的女子,无助且孤苦。

当慕容萱轻车熟路地打开一道道禁制来到内室的时候,她忽然停下脚步,不曾回头,“不要哭了。”

她的语气有些不合时宜的平静,听不出悲戚,也听不出太多的惶恐,只是从平静之下透露出几分沉重。

齐仙云止住本就很轻微的抽泣声,泪眼婆娑地抬起头来,望着母亲的背影。

现在的她只剩下母亲了。

虽然玄都之上还没有收到消息,或是几位主事人已经知晓却又密不外宣,但她却是看的清清楚楚,徐北游用剑刺穿了父亲,彻底绝了他的生机,换而言之,将她们母子二人送回玄都却独自留在莲花峰上的父亲,已是无有幸理了。

而那个杀人凶手,仍旧还在这人世之间,就连天门都被他一剑斩断,谁还又能奈他何?

每每想到这里,齐仙云都感受到一种近乎于窒息的绝望。

齐仙云望着慕容萱的背影,问道:“母亲,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慕容萱仍是没有回头,“活下去。”

十分简洁而又略显冷酷的三个字。

齐仙云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活下去?”

背对着她的慕容萱点了点头,“徐北游自恃身份,他不会亲手杀我们,可不代表其他人不会杀我们,如今玄都之外的那些围攻道门之人,一旦被他们攻破玄都,且不说道门其他人如何,你我母女二人怕是很难有活命的机会。”

齐仙云眉头皱起,仍是有些不敢置信,问道:“母亲觉得那些人最后能打破玄都的大阵?

慕容萱答道:“仙云,在徐北游不出手的前提之下,单凭那些人,当然做不到。别说几千修士,就是上万修士,也无济于事。可你要知道,这世上的最坚固的城池,从来都不是从外面攻破的,什么叫墙倒众人推,什么叫大厦将倾,这些你是不会明白的。”

齐仙云陷入沉默之中。

慕容萱终于转过身来,伸出手为她拭去脸上的泪痕,柔声说道:“现在的道门人心已散,之所以还没有真正分离崩析,一是因为千年底蕴使然,一是因为你父亲余威犹在,如果他能胜过徐北游,就是大局已定,别说这些虚张声势的数千修士,就是天下间所有修士都群起而攻之,也无甚可惧,道门的人心会重新凝聚起来,只要掌教真人在世一人,道门就一日不倒。可一旦他的死讯传来,那么道门顷刻间便会天塌地陷,人心惶惶,各自逃散,这座看似不可攻破的玄都也就要不攻自破了。”

齐仙云犹豫了一下,伸手握住母亲的手背,轻轻说道:“母亲不要太过忧思,玄都还有清尘师祖坐镇,应该不至于如此的。”

女子反手握住女儿的手掌,用脸庞轻轻摩挲,扯了扯嘴角,“清尘?如果清尘换成微尘,那兴许还有几分希望,可清尘之人,实在是难堪大任之人,他就是个裱糊匠,哪里漏风,哪里漏雨,他还能补救一下,可要是房梁塌了,那他就只能被压死在房梁底下了。”

齐仙云喃喃道:“难道我们就要坐以待毙吗?”

慕容萱摇了摇头道:“那也未必。”

齐仙云一怔。

不过慕容萱没有过多解释。

这位慕容夫人,代替秋叶行使掌教权柄而被人称作是太上掌教,执掌道门多年,自然知道许多常人难以知晓的机密之事。

就比如说这座掌教所在的紫霄宫,在秋叶离去之后,便自行闭宫,使得外人难以踏足半步,可偏偏慕容萱就能进来,正是因为她们来到这里的缘故,才没有被道门中的其他人发现踪迹。

而且慕容萱不单单能够进来,还能打开宫内的诸多禁制,一直来到秋叶闭关所在的内室之中,可以说放眼整个天下,除了历代道门掌教,也只有她能做到这一点。

慕容萱忽然自嘲道:“我这一生,前半生没有走错一步棋,过得舒坦惬意,可后半生却是一步错而步步错,尽是昏招,唯一没有走错的一步棋,大概就是我选对了人。”

齐仙云望着慕容萱,“母亲是在说父亲?”

慕容萱微笑道:“是啊,我选中了你父亲,不管我们两人走到哪一步,后世又会对我们是什么评价,他终是没有负我分毫,我这一生所托良人,希望你日后也能找到这样一位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