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百九十四章 临仙之上即玄都

#44wxw.com
(28+)
靖宇二年,初春。

万物生长。

二月初十,蓝玉一行人从西域横穿西昆仑,进入天南之地的范围,于三日后攻入临仙府。

临仙府,顾名思义,有临近仙家之意,这儿也是道门的大本营之一,其意义之重更甚于当年的江都道术坊,许多道门俗家弟子的家人都在此处安居,千年传承累积下来,基本上家家户户都与道门有或多或少的关系。

若是将玄都比作京城,临仙府便是直隶,其地位不言而喻。故而道门在此处安置了三位大真人亲自坐镇,有传闻说,若是此三人联手,依仗临仙府的阵法,可以抵御地仙十八楼境界,只要拖得一时半刻,玄都之上便会来人驰援,可谓是固若金汤。

只是在如此情形之下,临仙府中早已是人心涣散,今日蓝玉和溪尘驾临仙府,临仙府非但没有抵抗,反而是三位大真人一起出迎。

说起来几人都是旧相识,没有太多寒暄客套,一番互相见礼之后,一行人来到了位于临仙府正中位置的清虚宫。因为建在城内的缘故,清虚宫远比不上太清宫那般雄伟壮丽,大约与紫荣观相差无几,只是多了几分古朴沧桑之感。传闻当年道祖立教时,先在都天峰上建造紫宵宫,随后就在此地建了这座清虚宫,以供那些无法登上都天峰的来客停留休息之用。再到后来,道祖于都天峰紫宵宫中讲道,许多人慕名而来,有缘者登山听道,无缘又不愿离去者,就在清虚宫周围结庐而居,就此安顿下来。继而道门昌盛,门下俗家弟子激增,其家人也随之迁移而来,同样在此安居,遂成今日之临仙府。

清虚宫内庭院深深,绿意葱葱,苍松翠柏无数,若是细细说来,每一株都大有来头,道门历代大真人,莫不以能在清虚宫内植下一株松柏为幸事。

最后一位在清虚宫中种植下松柏的大真人是杜海潺,而杜海潺如今已经叛离玄都,这次故地重游,不由感慨万千。

蓝玉和溪尘作为此次攻打玄都的两大话事人,一起来到清虚宫中,相对而坐。

溪尘沉声道:“刚刚得到消息,自从秋叶身死兵解之后,玄都之上已经是人心涣散,不过还有清尘和白云子二人主事,大体还算稳定。”

蓝玉弹指一下,说道:“单凭他们二人,救不了积善派。”

溪尘笑了笑,说道:“正是如此,道门五大派系,积善、经典、丹鼎、符篆、占验,自秋叶以来,积善派一家独大,无论是青尘师兄的占验派,还是天尘师弟的丹鼎派,以及玄尘师兄的经典派和微尘师弟的符篆派,都屡遭打压,可谓是积怨已久,如今秋叶已死,积善派怕是难敌其他四派反扑。”

蓝玉笑了笑,说道:“一饮一啄,因果早定。”

溪尘轻轻抚须,点头赞同。

……

玄都广阔,占地极大,除了掌教居处紫霄宫之外,还有五殿十二阁,其中又以镇魔殿居首,占据了在都天峰的背阴一面,镇魔殿名为殿,实则是一大片殿阁群落,其正中位置有一处独栋殿阁,单看殿阁构造,并无甚出奇之处,但在殿阁周围,没有半点道门的仙家气象,反而带着一股莫名的阴气,这里才是名副其实的镇魔殿。

对于寻常道门弟子而言,此地是不能踏足半步的禁地,其恐怖程度不亚于阴曹地府,远甚于慎刑司。但对于道门中的列位大真人来说,镇魔殿则是代表着莫大权柄,也正因如此,镇魔殿才会在二十余年间,几度易主,先是由无尘掌管,后又被青尘做了幕后主人,再是天尘、明尘、尘叶等人。

在尘叶不知所终之后,镇魔殿便陷入到群龙无首的境地之中,再加上几位大执事或死或亡,使得此地愈发冷清。

镇魔殿共有九层,地上四层,分别为宗圣阁和补天阙,地下五层则是镇魔井、斩仙台,镇魔井作为镇魔殿的核心之地,位于最深处的第九层,机关森严,阵法重重,就是地仙境界大修士也硬闯不得。

镇魔殿第九层,占地广阔,约有数百亩之大,高有近十丈,四周墙壁嵌有夜明珠无数,使得整个第九层大放光明,在其最中心位置有一口古井,大小与寻常人家打水的井口相差无几,但笼罩着一层玄黄之气,井壁四周贴满黄色符篆,井口之上则是镇压着一座宝塔,宝塔极高,贯穿整个镇魔殿九层,正是大名鼎鼎的镇妖塔,而古井便是当年道门祖师张祖所开辟的镇魔井。

原本与镇魔井口严丝合缝的锁妖塔,在此时已经被移开稍许,露出镇魔井的一丝缝隙,其中有丝丝缕缕紫黑之气,沿着这道缝隙不断向外溢出。

天云负手立在镇魔井前,脸色被紫黑之气映照得忽明忽暗。

在天云四周更远处,还有近百名戴着青铜面具的灰袍人结成阵势,严阵以待。此乃镇魔殿精心培植的补天奴,传承千年不绝,空有一身气机,却无半点神通,专事诸般“苦役”。

天云盯着那道缝隙良久,缓缓开口道:“再开一尺。”

一名补天奴首领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肃容高声道:“乾位二寸二分,坎位五寸一分,兑位六寸九分。”

话音落下,补天奴们就开始动作起来,只见遍布了整个第九层的大阵依次亮起,镇妖塔轰隆作响,向着西北方位缓缓挪去,镇魔井的井口已经露出小半,原本丝丝缕缕的紫黑之气骤然变得汹涌起来,从井口滚滚溢出。

天云仍旧是面无表情,对于这一幕熟视无睹。

就在此时,一名白发苍苍的大真人匆匆走到天云身后数丈处,半弯着腰,低声道:“溪尘师叔已到临仙府。”

“知道了。”天云的声音仍是没什么起伏,让人辨不出喜怒,“你去吧。”

老道人徐徐离开这处是非之地。

天云面无表情道:“再开一尺。”

补天奴首领高声道:“震位五分,坤位五分,起!”

整个第九层地动山摇,锁妖塔再次移位,露出大半个镇魔井口。

镇魔井内煞气、血气、污秽之气、以及张祖留下的荡魔紫气混杂在一起,如同喷泉一般冲天而起,然后四散而落。

一众补天奴如临大敌,不得不向后退去。

天云置身其中,其身四周有紫气生出,让这些凶煞之气不得靠近分毫。

此时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一分笑意,“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