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十四章 狭路相逢

#44wxw.com
(28+)
正如同李适所言,刘命破坏了守护军营的阵法,甚至连原本的设立在军营中的阵纹与节点都狠狠刷了一便。

从而确保哪怕是有顶尖的阵法师,也不能够短时间内把这一个阵法恢复。

此刻,刘命才下令率领麾下大军直接向着眼前的沧水军营攻击而去!

刚才那绵连不绝的狂轰乱炸,打得沧水军团抬不起头来。

哪怕完全是靠脸轰炸,但在庞大的数量与绵连不绝的进攻节奏下,沧水修士根本就没半分反击之力,直接被压制得只能借助防御设施躲避。

毕竟,这种直接从数里外便直接进攻的攻城武器的力量极其惊人。

哪怕是修士的身躯,稍稍被擦到都足以一命呜呼,如果被正面命中,就算体修也能将其爆成碎块!

当然,这种攻城武器除了摧毁阵法与防御设施以外,基本上只能够作为打压士气之用。

并不具有太高的实用价值,毕竟命中太过感人,基本靠脸吃饭。

所以,这么多弹药与炮弩箭矢轰炸下来,虽然沧水的护营阵法已经被摧毁,甚至军营本身也受到了重创。

真正因此而死的战部修士却是了了。

只不过被这么轰炸了一番,沧水军团的士气有些低落。

但这种低落的士气,随着昆仑开始主动进攻,反而士气高涨。

毕竟被压着打了这么久得是时间,谁不想要报复回来!

“子光,你作为前军先锋,你只需要守住半个时辰,此战你便是大功!”秦天柱命令道。

“诺!”秦明双手接过秦天柱的军令,马上率军准备迎敌!

秦明乃是秦天柱的侄子,此刻身受军令,带领自己的战部来到后营最前列。

看到刘命军团大军压境,果断一声令下,便让自己的战部修士们发起了攻击!

“射箭!”

刹那间,只见到一枚枚的箭矢被沧水战部的修士们祭起,铺天盖地的向刘命战部射去!

修士的射箭跟凡人弓箭射箭是两回事,或者更准确得说应该是具有昆仑特色的弓箭手。

因为昆仑以剑修为主,十名修士至少有五名是剑修,所以最初是用射出剑气远程攻击!

但因为灵云对能量攻击有极强的抵抗性,直接的剑气攻击对战部造成的伤害几近于无。

所以,修士开始以手中的灵剑为基础,配合御剑术的法门,进行射剑。

这样的远程进攻方式,自是威力无穷,尤其成千上万柄灵剑袭击,杀不死人也把人吓死!

但这样的进攻方式,虽然威力足够,但成本实在太高!

毕竟一柄普通的铁质长剑都需要工匠细心打造一两个月才能够出得了一柄,就更不要说灵剑了。

再怎么样奢侈,却也不是这样的奢侈法!

所以,后来又慢慢重新转化成了凡间箭矢的模样,而且只有箭头是铁制的。

只不过昆仑的弓箭手没有用弓的习惯,都是直接祭起灵箭射击目标!

而这样虽然对修士神念与灵力的损耗有所增加,但胜在成本低廉。

毕竟制作一张弓的成本可比制作箭矢的成本要高得多。

再加上昆仑以剑修为主,就把箭矢当做是飞剑来御使,倒也是似模似样,成为了昆仑较为主流的御箭手。

最重要得是,这种御箭手近战远攻皆为优秀,真要是与他们近战搏杀,这些家伙拔出腰间的灵剑,个个都是优秀的剑修。

而此刻,刘命军团面对漫天箭矢,冲在最面前的刘命战部的修士们早就有所准备。

只见到最前排的战部修士举起自己的右手手腕,顷刻间只见到了这右手护腕上不断蔓延出了藤蔓,相互交错编织,一个近乎笼罩修士全身的滕盾出现了一众修士的手上。

而不仅仅是如此,此刻蔓延的蔓藤还未停下,周围蔓延而出的藤蔓更是继续交错,与其他滕盾相互纠缠在一起,不多时,便是形成一面藤墙!

只见到这一道道箭矢射来,落入到这藤墙中,纷纷被这藤墙给抵挡了下来!

“姜源的植武研究到这种程度了?!”李适看到眼前一幕,不由眼前一亮!

“除去了血脉共生这种能够让植武与修士共同成长的属性,植武生产成本被大幅度下降了!”郭醉对着李适道,“不过,它们畏火的特性依旧没有什么变化,所以只能够用来打别人一个措手不及,还好沧水修士大多数并不精通火焰道术。所以我让刘命带了三千套藤甲手镯,看起来这一次是发挥出了不错的效果!”

“不过,在研究出不畏惧火焰的植武之前,这东西只能够用作奇兵,而成不了常备武器!”

“明白了。”李适听到郭醉的话点点头。

这一次的进攻沧水,郭醉却也有着测试一下昆仑储备的各种武器的意思,否则装备一直堆在仓库里,谁知道它的作用更是如何。

而刘命的修士们祭出的植武形成了藤墙后,便硬吃了三四波沧水箭矢的进攻。

这些射来的箭矢威力的确不小,但基本上都被这滕盾所组成的藤墙给抵挡了下来,造成的伤害相当轻微。

而这一刻,刘命的手中灵剑举起,一声令下,刘命军团手下的三支战部顷刻压了上去。

刘命军团一共有四支战部组成,除了刘命本部战部以外,手下三支战部分别由方易,赵飞与周到统帅。

他们三人都是金丹期修士,而且都是刘命从自己的战部中挑选出来的精锐剑修。

“跟我杀!”方易性子较急,手使重剑,在战场上看起来更是悍勇无双。

此刻见到短兵相接,便果断带着自己的战部修士率先向着眼前战场上冲去。

“准备迎敌,列阵准备!”秦明一声令下,却也带着自己的战部迎敌。

转眼间,却见到这两支便是相互厮杀在了一起,却是谁也没有任何要后退的意思!

天空两股灵云相互的交错,地面两支战部厮杀在了一起,杀喊声震天动地,要得就是刀刀见血的拼杀。

此刻双方拼得就是狭路相逢的勇气,谁若是后退,那么谁就注定了一溃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