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十章:猎取目标

#44wxw.com
(30+)
  东华峰,火焰擂,在擂台的四面八方已经汇聚了许多纯阳宗的内外门弟子,他们/她们眼神明亮得注视着擂台上战斗的两人,期待着自己也有可以走上去,一展所学的机会。

  “杀!”

  伴随着喝声,夏厉虹扑身冲杀,双手持枪如绞,拧腰伸肩,沉丹坠臀,拔筋长骨,人枪合一!

  那游走于虚空中的赤锥枪,在一刹那间,如怒放般绽开盛放,密密麻麻磅礴枪影若排山倒海!

  不能让他的势头起来,一寸长一寸强,若是让对手的势头起来,打顺手了,石应虎自己便难打了。

  无论衍化多少枪影,真正落在身上的终究只有一枪,虽然夏厉虹凭借三阶境的内功真气修为,也可以刺出枪芒辅攻,但锐气不够的枪芒却不足以撼动石应虎周身扩散的满级金钟罩。

  道道虚实兼备的散射枪芒如雨打湖面般,令金钟罩扩散泛起道道涟漪,石应虎这个时候还有闲暇在心中暗叹:“可惜仅仅只是中级大成的金钟罩,不,不需要高级金钟罩,若是有正统佛门中级金钟罩的绝对强度,满级金钟罩也不会被这种程度的枪芒撼动。”

  而在下一刻时,若电光火石般的刀光便已然呛然呼啸斩出!

  厚背大刀魔劫,稳准无比得砍斩向赤锥枪劲力空隙处,这一幕画面看得夏厉虹眼瞳一扩,紧接着猛然收缩,他也只能选择急变枪势。

  石应虎修炼赤龙心经,真气破坏力极强,虽然内功境界上比自己低上一阶,但刀术通神,硬提一阶,配合上赤龙真气遇强越强的特性,眼前这家伙哪怕是在三阶武者中也是极强横的,甚至有人认为他天生神力拥有足以匹敌绝大部分宗师的战力。

  很清楚这些情报的夏厉虹哪怕功力比对方更强,也不敢以枪势的劲力弱点去硬接石应虎的刀,接了,怕是就要吃亏。

  枪影化蛇,阴柔绵密纠缠,如布层层火焰罗网罩下!

  轰!

  魔劫刀在石应虎汹涌暗劲与真气灌注的催动下,轰然撕裂空气,恍若重型兵器般,以一种近乎无坚不摧之姿斩向“火焰火网”!

  绵密的枪影、跃动的火焰如层层天罗地网捕缚苍龙,枪招细密精妙,配合着夏厉虹的阳属性内功“灼烧”、“焚化”着刀劲。

  “开!”

  石应虎周身肌肉鼓胀,撑起衣物,体内气血双行,在这一刻已然是动用除阴阳真气以外的全部战力。

  刀光腾空,赤龙刀劲暴烈狂舞,至刚至猛,轰然地冲破着枪影火网的束缚,劲斩向夏厉虹的头颅。

  “啊!”

  四面围观的弟子难以自抑得发出惊呼声音,他们的存在在事实上变相助涨了石应虎的势。

  “该死,这种夸张的蛮力,他连打十七场,难道一点都不累吗?”枪法之道,刚柔并济,已经算是最适合用于克制蛮力的一种兵器了,然而此时此刻夏厉虹依然觉得双手火辣辣得痛楚,赤锥震荡已经将力道化解掉大半了,可传递过来的劲力依然异常夸张,石应虎天生神力,蛮霸凶悍,果然是名不虚传。

  横拦斜挡,夏厉虹斜竖赤锥枪,被石应虎一刀劲斩斩得犹如斜月一般,下一刻,其身形几乎是被手中钢铁大枪弹射出去的。

  石应虎本来脚下劲力催发,提纵疾追斩杀,然而就在夏厉虹刚一落地时,一股猛烈得危机感就冲到了石应虎的身上,令其周身筋肉皮毛一炸!

  石应虎之所以会来打这火焰擂,目的是通过拟态猎取能力为自己刷出一到两点潜能点,纯阳道宗诺大山门,众多弟子,总不至于一个拟态猎取的目标都没有,事实上石应虎还真找到了一个:擂台一边脸色已经铁青的宗门长老。

  “神武系统提示,拟态目标选取中……选取完成。”

  “契合度百分之八十一,拟态完成,击败/击杀此人,有百分之四十五几率可获得获得全真剑法(低级武学),有百分之二七几率获得同归剑法(中级武学),有百分之九的几率获得金关玉锁二十四诀(顶级武学),潜能点+1。”

  虽然石应虎性情比较刚,但直接挑战宗门长老这种事还是太过了,无缘无故肆无忌惮的踩宗门宿老,做出这种事的话整个宗门都会对自己有意见,因此除非他自己跳上来同自己打,否则石应虎是不会主动挑衅对方的。为一点潜能点,往下刷自己宗门的好感度,并不值当。

  火焰擂上,夏厉虹受石应虎劲斩一击,似是承受不住得飞身疾退,石应虎本是疾追,然而他突然感受到对方枪势中隐藏的杀意煞气,脚步骤止,气机交感之下,夏厉虹同时也察觉到这一点。

  “不愧是一路血战冲杀出来的,这份战斗直觉敏锐到了极点!”然而箭在弦上已然是不得不发,哪怕石应虎没中自己的陷阱式,刚烈枪虹依然在夏厉虹的手中炸开,他蓦然返身人如流星般划过擂台,数十米的距离在他脚下只不过一步之遥。

  下一刻,赤锥枪便在夏厉虹手中暴涨出万千重枪影,带着怒雷震空之威,铺天盖地地往石应虎身上罩杀而去。

  夏厉虹修炼得本来就是阳刚属性的内功,自上擂台以来一直都被压制,但这压制却也可以转化成蓄势待发,此时此刻猛虎出笼,每一道激射的枪芒,都奇利璀璨,炽烈无比,充满一种一往无前、有我无敌、我仗此枪纵横天下的气象意味。

  即使面对石应虎双手执刀于侧,周身爆开恍若毁灭狂澜般的刀气与声势,也无从阻止一名武者压上一切,汇精气神于最巅峰的一枪杀入!

  在这个时候,华云与自己两个小姐妹已经气喘吁吁、香汗淋漓得跑到东华峰上来了,此时此刻正看到夏厉虹一枪刺出,气象万千,顿时以手捂嘴,担心自己叫喊出声音影响到师兄发挥。

  “好枪法,若非丹境的感应能力,我若陷进去也会败在此枪之下。”陷阱式下,陷得越深,夏厉虹反击的枪势就会越快越狠,然而石应虎根本就没进入陷阱式,这就好像古战场上,一方将领明察秋毫,发现了敌军的布置一样,另一方无可奈何强行从埋伏点冲杀出来,也许依然气势高昂,但心气上毫无疑问被压制了。

  体内阴阳真气运转,石应虎迎着层叠枪影,其身形瞬间闪烁了一下,既是八卦步的玄虚,同时也是虎鹤双形醉的虎鹤刚柔。

  此时此刻夏厉虹虽然被他以修为功力强提到了最顶点,但陷阱式被看破洞察,说对夏厉虹的心境毫无影响是不可能的,注视着石应虎身形闪烁,夏厉虹对于对手的重心漂移判断迟疑了一瞬,也就是这一瞬,当这位年轻的枪手回过神来时,发现手中的长枪已经自石应虎的肩膀上空一穿而过了,而锋利沉重的魔劫刀,则已横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很可惜,最后这一记爆发,你的枪势恢复巅峰了,但你的心境并没有一同恢复过来。”毕竟打击了人家,石应虎也有些歉意得做出相应提点。

  “我的陷阱枪,埋伏式,还有什么破绽不足吗?你是怎么看破的,仅仅只是直觉?”

  “……最好,不要把自己的杀招太过寄托于任何一招上,这样容错率实在太低了,而命,毕竟只有一条。”考虑到对方即便把这一招施展一万次,自己也始终能看破,因此石应虎只能这样较为模糊的建议。

  “多谢,今日一战,夏厉虹受益匪浅。”说着,这位年轻的枪手便倒提着长枪纵跃下擂台。

  一位成熟的武者不会害怕战败的,哪怕是当年的纯阳祖师也不是一出山门便已然天下无敌,一样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中获得养分,最终方才成为一代大宗师。

  因此,战败,很多时候反而是一件好事。

  连打十八场,连胜十八场,哪怕像刚刚夏厉虹那样精彩的对手,并不多,石应虎也觉得今日的兴致差不多尽了,更何况现在再继续邀战下去,弱的不敢再上台,而强的也不愿意这个时候上台捡便宜了,因此,石应虎跃下擂台。

  “五师兄,五师兄!”

  石应虎闻声侧头,见到小师妹华云带着两个和她年纪差不多大的小姑娘跑了过来,三人都是脸颊晕红,半是一路疾赶,半是兴奋。

  “五师兄,你来打火焰擂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我也好过来帮你加油助威啊。”

  “一时兴起手痒,有一两招刀法想要找人试一试,没什么计划的,就顺路直接过来了。”这个时候正在擦拭魔劫刀的石应虎无意中看到华云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意态,有些诧异地道:“怎么了?”

  “啊!?哦,没什么,没什么。”华云慌慌张张得摇着双手,而一旁的陆月宁和张倩则抿嘴轻笑。

  “总觉得,你在想一些特别不礼貌的事。”对于自己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师妹,石应虎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无奈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