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七十一章 幸运色狼

#44wxw.com
(28+)
一只脚。

白皙干净,什么都没有穿的脚。

俗称光脚丫子,一脚落在了袁满的胸口。

更准确的说其实应该是落在脸上的,但袁满本能地后退闪避,让落点稍微偏移了那么一点点。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会在传送刚一结束,被人光脚踩着呢?

骤然遇到这种情况,肯定会有不少人想歪了,袁满也是如此。

判断出这只脚属于女性,而且属于年轻女性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自己是不是遇到了传说中的“幸运色狼”事件。

即因为一些列的诸如意外、巧合等非主观因素,最后吃了漂亮女性的豆腐,占了漂亮女性便宜的事件。

一般为真伪后宫流或者傲天系男主的特技,最经典的例子有智神(樱井智树),梨神(结城梨斗)。

难不成我个平凡了二十多年的初男袁满也拥有了这种待遇,从此走上人生赢家的道路?

不怪袁满YY,他此时的举动确实符合“幸运色狼”事件的要素。

他因为挂念病人,来得非常匆忙,都没有提前告知卡莲。

而此时正好是日本高校放学后的一个小时,卡莲此时应该在休妲菲尔特家中,属于她自己的房间里。

卡莲是一个比较大咧的人,在自己的房间里指不定什么不修边幅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说不定老累了一天,先洗个澡,然后就这么披着浴巾走出来换睡衣,正好这个时候袁满正好来了。

以卡莲的战斗力和反应,遇到入侵者肯定是先下手为强,于是一脚踢了过来鲁路修世界的高手们大多喜欢脚踢躲过拳打,也许是因为脚踢的力量更大?

那一瞬间,袁满连道歉解释带人走顺带饱眼福一系列后续操作都想好了。

然而等定了定神,集中视线,看清现状后,他才发现完全是自己多想了。没办法,初男嘛,没吃过没见过,多想也很正常。

有两个点袁满猜对了,这里确实是卡莲的房间,卡莲在一个人的时候确实不怎么修边幅,穿着松松垮垮的真丝睡衣。

不过剩下的猜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睡衣虽然松垮,但不代表遮的不严实,露出程度还不如学校的制服。

卡莲没有在洗澡,更没给袁满发福利的意思。

至于迎面而来的脚踢,也不是什么遇到入侵者的自卫反应,而是卡莲在活动筋骨。

试想一下,堂堂本世界前五战力,卡莲卡云长,在学校里装病弱少女,动作大一点都不行,可把她憋坏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卸下防备和伪装后,动一动因为过度压抑而僵硬的身体也很正常。

这个时候,袁满来了,好巧不巧地是正面,好巧不巧地卡莲正在踢腿因为拖鞋不方便活动,卡莲直接把拖鞋踢到一旁,光脚活动。

嗯,如果有人认为胸口被踩一脚也算是福利的话,这就是唯一的福利了。

果然我没有“幸运色狼”的命,就算是和C.C.同居,也没什么饱眼福的机会。想要福利环节,还不如等打架的时候更靠谱。

内心稍稍抱怨,顺带吐槽一下自己的死宅恶心思想,袁满以故作平淡的声音开口说道:“真是热烈的欢迎方式啊,卡莲小姐。”

“诶?袁,袁所长,你怎么会……”眼前突然冒出个大活人来,还被自己踢了一脚,卡莲也愣住了,听到袁满的声音才回过神来。

“非常抱歉,用这种方式冒昧打扰,事态紧急,请你见谅。你马上换一套能外出的衣服,跟我去个地方,顺利的话只需要几分钟时间。”

“现,现在?”

“现在!”

“什么事这么着急?”

“和你母亲治疗有关,我需要你去唤醒她,让她从过往的梦中醒来。”

“妈妈!好,我这就换衣服!”

一听和母亲有关,卡莲顿时什么都忘了,双手直接抓住睡衣的下摆,向上撩起。

“卧槽!”袁满瞬间淡定不能。

我说大小姐,我还在这呢,你这是要当着我的面换衣服?

才说没福利,现在就发,要不要搞这么刺激啊,悍妞。

当然,这种事只是心中想想。以袁满对卡莲的了解,这悍妞十有八九是身体比意识快,当即用力咳嗽一声,以宣示自己的存在感。

正准备套头脱上衣的少女顿时身体一震,脸“唰”地一下红了,嘴唇翕动,却说不出话来。

“我去外面等,好了叫我。”

袁满见状,无奈地转过身,走出了少女的闺房。背靠着走廊墙壁,缓缓呼出一口气,莫名地笑了起来。

“C.C.说我是个胆小鬼,真是一点都没错。如果我再晚一点出声,上半身估计都看光了,哪像现在什么都没看到。有贼心,没贼胆,说得就是我啊!不过也没什么不好,有些事可以想,但绝不能做,这是底线问题。突破了这条底线,说不定我也会变成鸭志田卓那样的人渣……”

自言自语的最后,袁满的视野一角出现了一位贵妇人的身影。

“咦?那是”

同一时间,一门之隔的少女闺房,卡莲像是失去力气般瘫坐在地上。

即使是整天和男人混在一起,真实性格像个假小子的她,遇到这样的事也很难保持淡定。战斗是一回事,自己主动又是另一回事。

“啊啊啊啊,我到底是干了一件怎样的蠢事啊,笨蛋笨蛋笨蛋……这样的我,到底能不能……妈妈……我……我……”

“不,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妈妈还在等着我,必须赶快”

卡莲终究是战场上活下来的王牌,很快调整好状态,并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换下睡衣,换上一身不失大小姐体面的衣服既然袁满走出了这间房间,意味着两人必须要从正门出去,这样才不会引起休妲菲尔特家其他人的怀疑。

习惯性地让头发落下,眼角低垂,推开房门,用特地调整好的纤细声线说道:

“久等了,袁先生,我们这就”

话说到一半,少女的表情突然一变,不自觉上扬的眼角中显露出隐藏不住的厌恶。

“唔,你怎么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