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九十五章 寻剑斗猫 刀斩鹿角

#44wxw.com
(19-)
  柳彦奇手中长剑一震,剑尖直奔蒋艳玲的哽嗓咽喉刺去,他想逼她交出碧水剑来。

  蒋艳玲此时已经是毫无退路,只好眼看着长剑呼啸而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然一道金光闪过,一口宝刀荡开了柳彦奇手中的长剑。

  蒋艳玲定睛一看,来人不是旁人,正是马思明。

  马思明荡开了柳彦奇的剑,站定身子说道:“柳兄且莫取她性命,我有话说。”

  柳彦奇也站定了身躯,收回长剑说道:“马兄弟,就算你不出手,我也没打算取她性命,我只是想逼她说出碧水剑的下落而已。”

  蒋艳玲说道:“我真的没拿你的碧水剑,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知道它的下落。”

  马思明说道:“我刚才听到你们二人的谈话了,我感觉碧水剑应该不是她拿的。”

  柳彦奇说道:“不是她还能有谁能从统领府里将宝剑盗走?”

  蒋艳玲辩解道:“碧水剑乃世之宝剑,江湖中人谁不想得到它?统领府内有几百人,为什么你偏偏就认定是我偷走了你的剑?”

  柳彦奇指着她肩头的伤说道:“你敢说那日向我射出冷箭的人不是你吗?”

  蒋艳玲知道自己的肩伤已经出卖了自己,自己再怎么否认,柳彦奇也一定不会相信的,于是便不再作声,也不承认也不否认。

  柳彦奇忽然问道:“马兄弟,你怎么会在这?”

  马思明于是说出了缘由。

  原来,马思明被康熙召见入宫,向他交代此去的一些事情,让他务必完成任务,得到详细的行军地图,好为来日进军征讨葛尔丹提供保障。同时让他督促科尔沁部暗中准备好钱粮马匹,以备大军征讨时充当补给。

  马思明接受完旨意,便出皇宫往镖局而来,在他刚出东安门的时候,忽见一条身影特别熟悉,径直向统领府方向而去,马思明一时好奇,便跟了过去。

  经过仔细辨认,马思明从身形上看出此人应该不是别人,定是圣泉山庄的少庄主高一笑。

  马思明心想:他来统领府有什么事?他和统领府又有什么瓜葛?马思明一时好奇,便一路跟随了过来。

  高一笑为什么会来到统领府呢?

  原来,高一笑自那日看到柳彦奇的碧水剑之后,便想着如何才可以得到它。因为他此次京城之行就是为它而来的。

  圣泉山庄经过几代人的经营,可以说他们的人已经遍布全国,其实力和影响力远在顺义社和明义社之上。这时有人会问,这圣泉山庄的主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势力?这件事说起来,那高家可是大有来头的,原来,这高一笑的祖上乃是大名鼎鼎的北齐兰陵王高长恭的后人,北齐被北周灭国之后,其后人并不甘心,就此世代相传,广结江湖中人,谋求有朝一日可以复国,可是,让他们祖宗没想到的是,历经几朝几代,国没有复成,却让他们发展出了一个遍布中原大地的以商业为主的联络网络。高氏后人并不是没有机会举旗起事,而是多年来习惯了这种大贾富商的生活,并不想起兵造反,打打杀杀。传到高伯年这里,正好赶上明朝末年,天下动荡,高伯年拿出祖训,一心想举兵起事兴建自己的王朝,便开始广结江湖中人,一心要光复北齐。可是,事情远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就在他紧锣密鼓的筹备着起兵之事时,传来了闯王兵败的消息,高伯年见李自成那么强大的队伍居然都功败垂成,自己若要起事岂不是败多胜少,因此便又放弃了,虽然举事的事放弃了,但他们经营的网络还在,他们的人可以说渗透到了大清朝很多重要部门,自然也包括李祺的统领府。

  高一笑那日得见碧水剑,便暗下决心要将此剑弄到自己手里,于是暗中给自己安插在统领府里的人送信,让他们伺机偷剑。

  高一笑巡查完他的商铺,便来统领府打探消息,没想到被马思明看到,暗中跟了上来。

  高一笑来到统领府外,学了几声鸟叫,但是院内并没有应答,高一笑以为自己的人并没有得手,便悄悄的退去了。

  事实上,高一笑的手下前去找柳彦奇交代事情,发现柳彦奇并不在屋中,他见四下里又没有旁人,柳彦奇的碧水剑就放在书架之上,此时若不出手更待何时?便盗得了宝剑,他离开柳彦奇的住处刚想将宝剑送出统领府,没想到这个时候柳彦奇回到了统领府,他深知柳彦奇的厉害,也深知碧水剑对于柳彦奇来说有多重要,柳彦奇回到屋中若发现宝剑不见了,势必要满府搜查,自己身份卑微,恐难以阻挡搜查,于是惊恐之下,赶忙将宝剑藏在了一处草丛之中,若无其事地和柳彦奇打着招呼,然后回房去了。他想如果柳彦奇回到屋里没有发现宝剑被盗,自己再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地去将宝剑取回来。没想到柳彦奇回房后就发现宝剑不见了,急忙出来寻找,他以为是蒋艳玲偷走了自己的宝剑,又见蒋艳玲深夜要离开统领府,便一路跟踪她来到了这里。那真正偷了宝剑的人看着蒋艳玲和柳彦奇一前一后离开了统领府,害怕柳彦奇会突然折返回来,便没敢去取宝剑,他想等夜深人静的时候再来取剑。

  马思明跟踪高一笑来到了统领府的墙外,见高一笑发了几次暗号都没有联络到统领府里面的人,便自行走了,他也刚想抽身回镖局,就为这个时候,他看到蒋艳玲和柳彦奇一前一后的从统领府里面悄悄地出来,便知道肯定有什么事情,于是尾随而来,听过二人对话才知道,原来是柳彦奇丢了碧水剑,马思明将刚才的事一联想,觉得偷走碧水剑的人一定是高一笑的手下,高一笑刚才肯定是来接头取剑的,但是并没有联系到里面的人,此剑应该还在统领府内。

  因此马思明说道:“无论是不是她偷的剑,我觉得此剑应该还在统领府内。”

  柳彦奇说道:“你跟踪的那个人会是谁呢?会不会就是陆南汴?先前陆南汴来统领府就是来找她九头猫的。”

  马思明虽然心里断定自己跟踪的那个人便是高一笑,但是没得到确认他也不好乱说,只说没有看清楚那人是谁,但是肯定不是陆南汴。因为自己和陆南汴也是交手多次,对他的身形早已熟悉。

  “九头猫”蒋艳玲说道:“此人绝对不会是我师兄的。我出来就是要找他的,我真的没有拿你的碧水剑。”

  柳彦奇说道:“看看,自己都承认陆南汴是你师兄了吧,你还说那日的冷箭不是你放的?”

  蒋艳玲狡辩道:“陆南汴是我师兄不假,但是这不能说明我就是那个射你冷箭之人。”

  柳彦奇说道:“好了,事情已经过去,承不承认也无所谓了。不过,就算碧水剑不是你拿的,你也是觊觎久矣,今日之事也不算冤枉了你。”

  马思明说道:“我断定宝剑此时应该还在统领府,柳兄马上回去搜查,必然能够找到。”

  柳彦奇“嗯”了一声,说道:“碧水剑对于我来说有与没有并没什么关系,只是这宝剑乃是皇上御赐之物,丢了没法向皇上交差。”

  说完话拱手告辞。

  马思明说道:“好好搜查一下,我料定宝剑一定还在统领府中。”

  柳彦奇走后,蒋艳玲上前拜谢马思明救命之恩。

  马思明说道:“你也不用谢我,若不是我看见今天之事,我也会断定这碧水剑是你拿走的。”

  蒋艳玲说道:“在你们心里我就是做贼的样子吗?”

  马思明说道:“你九头猫在江湖上也算是个成名的人物了,为何要委身于林文孝,为他出力卖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想盗取碧水剑也是为了林文孝吧?”

  蒋艳玲说道:“怎么,你也认为我要偷他的剑?”

  马思明指了指她的左肩说道:“它已经替你承认了,你还狡辩有什么意思。”

  蒋艳玲这才低头看去,原来刚才和柳彦奇动手抻到了伤口,伤口处已经有血流了出来。

  马思明从怀中取出一粒药丸递了过去说道:“快点把它吃了,对你的伤口有好处。”

  蒋艳玲接在手里有些犹豫,马思明说道:“我若想害你,用不着这样。”

  蒋艳玲想想也是,便将药丸吃了下去,果然感觉伤口立时不那么疼痛了。

  就在这时,马思明忽觉身后有一股劲风袭来。他一式“燕子翻身”躲过一袭。

  人在空中,抽刀在手,金光刀一式“金光护体”攻防兼备。

  来袭之人不是旁人,正是蒋艳玲的大师兄,“祁山怪侠”陆南汴。

  陆南汴路过此处,见蒋艳玲和马思明对面而立,以为她遇到了麻烦,受了欺负,便出手偷袭而来。

  他没想到此时的马思明已经不是他在圣泉山庄时遇到的那个马思明了,此时的马思明已经将金光刀心法刀法都修练到了第五层。内功和刀法都进步非常大。

  陆南汴估计不足,未多加防备,手中雄鹿角被马思明手中金光刀一招“金光护体”削去大半。光秃秃地就剩下一根柄了,甚是难看。

  陆南汴一见自己的兵器被马思明斩断,心中怒起,幻影分身便要再次攻了过去。

  马思明双目微闭,听声辩位,断定了陆南汴所在的真正方位,身形轻轻一飘,手中金光刀横扫而去。

  陆南汴自知金光刀的威力,不敢再与之短兵相接,急忙抽兵器闪在一旁,随后用那只突鹿角做了个佯攻的动作,用以吸引马思明手中的金光刀,另一只手中的雄鹿角则伺机直取马思明的右肋。

  马思明听到风声突变,赶紧一式“燕钻九天”,双足弹地而起,躲开了陆南汴的这一击。随后空中一个“燕子翻身”,调转身形,手中金光刀自上而下直取陆南汴的头顶。

  陆南汴也是久经战阵,身形微微一斜,手中雄鹿角横着一扫,切断了马思明的下落方位。

  马思明轻功何等了得,看着落足点已经被陆南汴抢了先机,给封死了,便就势空中身子一个翻滚,随后借助手中宝刀的刀风之力向上一托,身形再次凌空而起。

  陆南汴抓住机会,纵身形随后紧逼上去,手中雄鹿角一式“苍鹰飞天”,直向马思明下盘戳去。

  马思明本来给他留有余地,不想让他输的太难看,可是没有想到,陆南汴竟然死死咬住马思明不放,他是想将马思明逼到没有退路的境地,然后伺机夺取金光刀,可是他忘了,马思明手里用的可是金光刀,不是普通兵器,刚才已经将他的一只雄鹿角削成了烧火棍,马思明没有继续与他兵器相接,是不想再伤了他另一只手中的兵器而已,但是陆南汴一心想夺取金光刀,已然是将马思明往绝路上逼去。

  陆南汴这一招绝对够狠,若是一般人,这一下非被他抄了下路不可,即便不死,也必重伤。

  马思明自幼跟随师父练习燕子功,那轻功何等了得,岂能被他逼得全无退路?

  马思明“飞燕展翅”再行将身形提高了数尺,随后“燕子翻身”一刀直扑下来。

  陆南汴以为刚才这一招能够得手呢,因此便将招式用得太老了,已然失去了变招的先机,眼看着马思明宝刀自上劈下,情急之下,明知道自己的雄鹿角不是马思明手中宝刀的对手,也不得不举兵器相接,只听得“咔嚓”一声,陆南汴的另一只雄鹿角也变成了烧火棍。

  在一旁观战的蒋艳玲知道大师兄凭武艺不在马思明之下,但是凭兵器明显吃了大亏,连忙上前制止,说道:“大师兄、马思明,你们二位快快住手。”

  陆南汴退后数步,站定后说道:“小师妹,为何要住手?”

  蒋艳玲忙道:“师兄,你可能误会了,马思明刚才并没有为难与我,刚才还是他救了师妹一命呢。”

  陆南汴疑惑地看着马思明,说道:“此话当真?”

  马思明说道:“真与不真,你师妹最清楚,何必问我。”

  蒋艳玲便将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陆南汴说道:“原来如此,我们多次与你为敌,你还出手相救,真是宅心仁厚。刚才都是误会,小兄弟莫要怪罪老夫。”

  马思明说道:“怎么会呢,你也是救人心切。”

  陆南汴看了看自己手中被削得不成形的兵器说道:“小兄弟武功精进挺多啊,看来老夫得回岐山去重新做一件兵器了。”

  马思明双手一拱说道:“老前辈,刚才也是情急,多有得罪了。”

  https://www.44wxw.com/58_58695/4309761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44wxw.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44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