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066章 和过去告别

#44wxw.com
(30+)
  此时的陈猛到来,就是打着这样的想法。

  能够可以继续免费的奴役白露,而且,还可以得到白露送上门的金钱和一切的开支收入,这样划算的事情,他怎么可能放弃了。

  特别是想到最近这段时间,他受过的苦难,心中就愈发的想要继续奴役白露。

  不得不说,这个人此时真的是脸皮,堪称比万里长城还要厚,这样的事情,都想得出来,是个人都难以想象。

  白露和陈猛这边的事情,并没有引起傲天多大的心情;反之,白露刚才的话语,让傲天的心中有了丝丝的念想,奢望这是一场可以实现的梦想,可是,心中又害怕这是他的奢望。

  然而,这个梦想,没有让他思索多久,很快地得到了实现。

  “陈猛,你的脸还真的是让我另眼相待,还真的没有想到,你这样的人会有如此不要脸的一天,我已经和你说了,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就是他,你也认识,是我以前心盲,放在珍珠不要,非要一颗鱼目,这么多年来,是我错把鱼目当珍珠的下场,我也认了,如今……”

  “呵呵!”

  白露冷笑的看着对方,眼中的嘲讽一目了然,看得陈猛眼中显露出一丝难堪。

  “陈猛,你以为,我还是以往那个傻子嘛,我们早已经结束了,你现在这个样子真的难堪,我现在已经有男朋友,你这样死缠难打的,我男朋友要是不开心了,我也是不清楚他会做什么,到时候,你要是有个三长二短的,那可是不要怪我了。”

  白露清冷的话语中带着一抹冷凌的狠劲,这让陈猛紧张的呜咽,生怕这些灾难会降临道他的身上。

  心中即使还有一些想法,却也不敢在付之行动了。

  看到傲天的时候,陈猛就已经知道对方是谁了,以前有白露摆在那里,对方对他即使冷面相待,却也算是没有太大的行为;如今,他们之间没有关系了,陈猛生怕对方会对自己不利,心中担心的要死,却又舍不得放弃白露这个白白好用的劳动力和免费取款机。

  在陈猛的心中,白露还是对他有感情的,就是心中有些气愤他的行为,在陈猛的心中,只要自己哄哄对方就能够让对方继续任劳任怨。

  然而,看到白露的样子,本来十拿十稳的陈猛,也开始怀疑了起来。

  “……白露!?”

  “叫魂呀!”

  白露没好气地说道,对于陈猛完全没有丝毫的好的语气,手臂紧紧地圈着傲天的胳膊,这让沉默的傲天,眼神深沉的看着她,那双冷眸中泛起了一抹幽暗的神情,看着她,不清楚在想什么。

  “喊我也没有用,被你哄骗了那么久,我也该醒了,我想看着身边的人给予我的幸福,不想去抓住那些不切实际的情感,”白露深吸一口气,看着陈猛的眼神也开始平静了下来,心情随着她的讲述也开始慢慢滴平和了。

  她明白,她是真的放下了,对于过去的一切,也是对于自己以前抱着的那些想法的放开。

  她是没有亲人,却有着爱护她,一直都在疼爱她的人,只是,以往都是被她给忽视过去,如今,她想抓住这份兴奋。

  “陈猛,当初和你一起,我只是渴望那种亲人的感觉,你是知道的,我是孤儿,一直都不清楚当初那些人为何要丢弃我,心中也一直渴望着那种一直追逐不到的亲情,在遇到你后,看到你的母亲对你的宠爱,心中那抹情感被放大,我放弃了那份疼爱,选择了,你这份一直奢望的情感,却没有想到……”

  白露轻轻一笑,不知道是在笑自己的傻,还是,是在笑自己过往的可悲。

  无论是哪一种,都是已经过去了,她和过去告别了,不再追逐过去奢望的一切。

  就算不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又有和关系。

  在孤儿院,那些兄弟姐妹给予她的亲情,也是一种亲人的感情,是她那时候狭隘了,把那些曾经渴望的亲人,就这样忽视了。

  她想到孤儿院中,可心姐失望的眼神,伤心的目光,白露的心中涌现出浓浓的心酸和后悔。

  她是该回去看看他们了,还有,院长他们。

  想到这些,白露的目光看向一直都在默默关心她的傲天,心中酸酸甜甜的,很庆幸她能够想通,或许呃,她该感谢一个人。

  “等到有时间,我们回去一趟,我想可心姐,一定想我们了,也不知道她和至诚哥现在怎么样呢?!”白露看着傲天,那双一直缠着太多情绪的双眸,露出了傲天第一次见面时候纯净如水滴般的清纯目光,这让傲天的心一颤,心微微地颤抖起来。

  “……”

  “怎么呢?”白露有些不清楚傲天的沉默,有些担心的问道。

  “你,你……想好呢?”傲天心中担心她只是为了打发陈猛,才会说出自己是她男朋友的事情,不由地求证道。

  傲天的话,让白露那张白皙的脸颊上露出羞涩的红晕,看得傲天心中一喜,紧接,强硬地说道。

  “那么,我不会在放手的。”

  “谁让你放手了。”白露小声地含着嘴中嘀咕着,却还是让傲天听清楚了,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浅浅地笑意。

  “好!”

  “不理你了,我去给你做千层。”

  说完,一副羞涩的离开,完全就是把面前的陈猛忘记的一干二净,这样的态度,让傲天的心中更是开心和安心了很多。

  傲天有些呆愣地看着跑开的白露,心中还在刚才看到的羞红色脸颊,感到一阵柔软和惊疑。

  她,这是真的喜欢上他呢嘛?

  傲天的心中不由地猜测着。

  ……

  与此同时,颜清怡这边,在修剪好满园的鲜花后,准备上二楼,准备今天的晚饭,却被外面挂在门上的风铃的叮铃铃声音,引起了注意,目光看向门外。

  见到那张熟悉的脸颊,颜清怡的样子闪过一道情绪,很快地消失不见,好像刚才的情绪,就不是出自她的眼中。

  这让进来的人,见到颜清怡清冷的神情,目光中似怒非怒的神情,心中一阵感慨。

  这是记恨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