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320章 赵寅

#44wxw.com
(30+)
赵氏,坐落在天庭正东方,占地百里,一座座巍峨雄伟森严的建筑府邸,静静的矗立着。

其中央一处众星拱月的古老府邸更是雄浑三分,府邸上方,一片浓郁的气运笼罩,不时有几道气运神兽穿梭动荡,露出一鳞半爪。

千年赵氏,底蕴厚重,可见一斑!

今日,是赵氏魔王赵经轮之父赵寅千年大寿,天庭重臣和各方大势力皆有来人贺寿。

赵寅,不仅是魔王赵经轮之父,更是一名顶尖的元始境大能。

其人手腕高超,在赵氏族长赵王游与雨天神手谈论道的三百年,前者尽显枭雄手段,对外合纵联衡,对内结交天庭权贵。

短短几百年,赵氏在他的带领下,隐隐已有称雄四大神族的姿态,其人更是深得赵氏六成元始境的族老支持。

现在,名义上赵王游还是赵氏族长,但赵寅在族内隐隐已有与分庭抗衡之态!

加上他有一个镇压天下,拥有万古之姿的儿子赵经轮,倘若他实力再进一步,不出意外,赵王游的赵氏族长之位,怕也得无奈退位,进入赵氏族老会。

这种一方枭雄巨孽的千岁大寿,自是引得四方来贺。

赵寅大寿宴会的地点,便是定在赵氏中央府邸的千丈广场之上。

当雨氏一行被接引使来到广场入口时,广场上,已是宾客众多,喧嚣异常。

广场各处,不时有待女凌空端盘穿梭游走,盘上尽是鲜珍异果。

雨氏这次带队是一位雨氏掌权的元始境大人物,雨天神的侄子雨荡,雨氏几位出类拔萃的青年一辈和赵凤图夫妇随行。

而整个广场,也是因为雨氏一行的抵达广场,而变得稍微骚动了一下,不少中洲各方势力带队的元始境人物皆是对雨荡颔道招呼,而雨荡也是笑吟吟的尽数还礼。

雨氏一行,被接引使引到广场最前方的一处宴桌处,赵凤国一行,便安然坐下。

赵凤图目光四处扫了扫,然后也是在邻近几桌见到了几个熟人,有合欢宗的李作乐,龙族敖四海等人。

“咦?”

忽然,赵凤图目光扫到一处,目光波动了一下,不尤轻咦了一声。

其身旁雨荡听见赵凤图的诧异声,顺着后者的目光望去,然后淡淡一笑,道:“荒殿李耳?身为荒组织的人,你应该不陌生啊?”

“不陌生。”赵凤图点了点头。

荒殿李耳,他当然不陌生,连与前者同桌的明玄子沈佛海,他更不阻生。

他诧异的是以这两人的实力,却在那张宴桌上,居然添至末席?!

而与李耳相近而坐的几个青年,他却一个都不认识,但从这几人的气度上看,却极为不凡。

“啧啧,帝无离,玄清子,祝融,秦王道,你荒组织中拿得上台面的几大天骄就来了其四,这几人在中洲的名气可不输于你哦,特别是那身穿黑衣的帝无离,中洲不少顶尖天骄都被他踩在了脚下,一手神魂傀儡之术,让人防不胜防,凤图,他应是你未来争夺东荒之子称号的劲敌。”

雨荡似是明白赵凤图诧异的原因,目光扫过李耳身旁的几个青年,啧啧说道。

“神门帝无离吗?”

赵凤图听得这话,心头却是微动,深深的看了看那离李耳最近,一身黑袍的青年,这人,便是荒组织排名第一的神门创始人吗?这气度果然非同一般!

赵凤图的凝视目光,似乎被那帝无离有所察觉,后者微微抬眸,向赵凤图望来。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对视在了一起。

帝无离望着赵凤图,面无表情,目中瞳孔却猛然呈现一种莲花之状,一股虚无诡异的气息从中溢出。

“嗯?”

赵凤图瞳孔顿时一缩,他只感到眼前一股巨大的吸摄之力袭来,似乎要将自己的灵魂从体内吸摄出去一般!

“哼!”

赵凤图轻哼一声,双目陡然凌黑如墨,一股虚无的涟漪从其目中荡来,那股诡异的吸摄之力陡然消失。

另一处,帝无离的双瞳变为正常之色,嘴角勾起一抹孤度,举起手中酒杯,微微对着赵凤图示意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赵凤图见状,双目也变为黑白分明,同样举杯回礼,一饮而尽。

两人刚才皆是初步试探了一下,算是心中有底,各有收获。

两人的暗中较力,自然瞒不过身旁之人。

赵凤图望着雨灵儿紧张投射而来的目光,微微一笑,大手握住灵儿小手,若无其事的安慰道:“没事!”

说完,再次隐晦的扫了一眼对面的帝无离,心中凝重了一些。

虽只是浅尝辄止的交锋了一下,但对方的强横,赵凤图已有所察觉,这家伙,绝对是个劲敌!

“帝兄,这锦衣子的成色如何?”

对面,帝无离身旁几名青年也将目光望向帝无离,其中满头红发的祝融开口问道。

帝无离闻言,端起酒杯,轻泯了一下,口中淡淡吐出两字:“不凡!!”

祝融几人闻言,心中一凛,然后皆是扫向赵凤图所在,神色各异。

既然能从帝无离口中听到不凡二字,说明这位东荒的后起之秀,确有两把涮子,已不容人小觑了。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伴随着各方宾客进场,广场内,已是宾客满至。

“轰!”

陡然,广场四方,四道通天光柱升起,正方天空上,数道身影缓缓的临空走下,落于正方高台之上。

为首的是一名面相普通的中年男子,他身着华袍,目露威严,双眸深陷,犹如鹰眸。

其身后,赵经轮与另一面相凶残的青年左右随行。

这番作态,他自然便是魔王赵经轮之父,一代枭雄巨孽赵寅!

赵寅满脸笑容的站在高台上,犹如鹰眸的的目光扫过广场内的众人,然后他踏前一步,拱手一礼,一道爽朗的笑声,从其口中吐出,响彻广场。

“哈哈,感谢诸位驾临我赵某千年寿宴,诸位的到来,真是让在下倍感荣幸,今日,诸君当不醉不归!”

赵寅话音落下,广杨上顿起响起一片附和之声:

“赵兄客气了,赵兄乃赵氏擎柱,能为赵兄驾寿,乃我况流之荣幸!”

“呵呵,赵兄乃是绝世人物,赵氏中流,赵兄的千年寿诞,我等怎敢不来。”

“……”

一道道谄媚附和之声响起,让得不少真正的大人物,暗中厌恶的撇撇嘴。

“呵,还真以为自己是赵氏之主了。”

雨荡望着高台上的赵寅,目露嘲讽,语带讥讽的说道。

旁边,赵凤图漠然的望着这宾客尽欢的一幕,面无表情,然后视线越过赵寅,望向其身后那名面色平静的青年。

赵经轮似有所感,抬眸望来,目光便是落到了赵凤图身上,当即那眼中便是有着一抹玩味之色浮现出来,然后他冲着赵凤图掀了掀嘴角,嘴唇微动。

瞬时,一道平淡却森冷的声音在赵凤图脑海中响起。

“赵氏弃子,今天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了!”

赵凤图听着脑海中回荡的声音,面无表情的望着赵经轮,下一霎,嘴角陡然扬起一抹森冷弧度,嘴角微动。

顿时,一道桀骜跋扈的声音在对面赵经轮的脑海中响起。

“就凭你?!!”

两人双目对视,一个淡漠无情,一个桀骜跋扈,犹如天生的死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