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百六十三章 假如时光可以倒流

#44wxw.com
(28+)
地狱第一层的鬼差们很快在青羽和妖箩的面前聚集了。

看,这里有一只落单的鬼萝莉,我们可以尝试捕捉它,然后……

当然是找上级汇报。

阴司的律法非常严苛,但凡有违背律法之事,都会受到严惩。

而且现在是阴司初立,流离也没有那个心思考虑太多,采用的办法便是一刀切。

犯事,打就对了。

现在阴司令行禁止,也有流离铁血执法的功劳在。

因此,看到妖箩,鬼差们第一个念头是捕捉,第二个想法就是交给领导处理。

妖箩眼看自己陷入了包围圈,只觉得自己若是被抓住了,怕是要和那些挨打的鬼一样了。

所以,她很干脆的露出两只鬼爪,准备拼死一搏。

“还敢反抗?”

鬼差们很震惊,这小鬼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

众鬼差都拿出鬼差令牌,每多一个鬼差令牌,对鬼类的压制就强上一份,但是,妖箩并没有什么感觉,看到他们动手,妖箩上去就是几爪子,将他们一一打飞了。

当然,妖箩并不敢下杀手,只是击退,而非击杀。

不然,以她鬼皇之女的修为,打这些小鬼太简单了。

而鬼差们就懵逼了,为什么令牌无效了?

没有了令牌的压制,妖箩还真就将第一层地狱搅乱得乱七八糟,眼看那些鬼差还不放过她,妖箩便把主意打到了那些被捆绑的鬼魂身上。

把他们放开,吸引鬼差的注意力,她说不定还有得逃。

但当妖箩奔向其中一个鬼魂之时,一道敕令将她定在了原地,同时,地狱里出现了四个人。

“参见阎王殿下。”

鬼差们纷纷拜伏,而妖箩更是紧张到了极致。

连阎王都被她惊动了,这下死定了!

“果然是你。”

妖箩浑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又听那声音道:“别太为难她吧。”

妖箩便感觉束缚自己的力量一松,尽管如此,她也不敢乱来。

回头看,果然是方冷,还有黑白无常和一个个子和她一样大的人,妖箩也认识,正是阎王。

因为当初流离一个人压服酆都城,妖箩也是在场的。

面对流离的神威,她只能瑟瑟发抖。

“你为何擅闯幽冥之地?”

流离冷漠地问道,阎王本就是铁面无私的形象,虽然流离长得比较娇小,但是,敢真的当她是小孩的,似乎一直都只有方冷一个。

“我想见我娘……”

在流离的神威压制下,妖箩也只能委屈兮兮地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方冷看着也有些不忍心了。

当初总是张牙舞爪的妖箩,如今也变得老实了许多,而方冷所见的,也只是一个思念母亲的孩子而已。

不过,他也没有说什么。

毕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是要维持一下流离的形象的。

方冷不会仗着流离对他好,就对流离为所欲为。

“你娘不在阴司。”

“什么……”

妖箩不敢相信,明明当初亲眼看到流离带走了那么多鬼魂,为何她现在要否认?

但妖箩却也知道,流离不会骗她,这是作为阎罗的信誉。

“你随我来便知。”

流离手一招,方冷等人又出现在了阎罗殿,还多出了一个妖箩和青羽。

在幽冥之地,流离想去哪就去哪,这是阴司之主的绝对掌控力。

而到了阎罗殿,流离打出了几个发觉,眼前出现了一道光幕。

“你娘不是鬼,她本是封神陵中的神灵,机缘巧合才离开了封神陵,成为了据守一方的鬼皇,不久前,天宫重建,众神归位,你娘自然也去了天宫。”

妖箩脑子里都是蒙的,她娘是神?

不管怎样,她都想见她一面,不在地府,那就去那什么天宫好了。

“我劝你打消这个念头。”

妖箩虽然只是在心里想,流离却知道她在想什么,难得话多地劝阻了她。

“为什么?”

妖箩不解,她感觉的到流离对她没有恶意,但她不想不明不白的。

“仙凡有别,你擅闯幽冥之地,本是死罪,本尊看在方冷的面子上,可以不责罚你,但你若是去了天宫,同样是死罪,你娘也是罪人,可护不住你。”

“罪人?”

妖箩有些困惑,流离摇摇头道:“你最好是不要知道,总之,你安心在酆都城修行便可。神有神道,鬼有鬼道,你们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了。”

妖箩闻言,顿时大受打击,而流离一挥手,便将她送出了阴司。

当再次出现在酆都城里,妖箩看着曾经熟悉的地方,如今却没有一个熟悉的人,自己的娘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不禁悲从中来,大哭了起来。青羽在一旁上下翻飞,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阎罗殿中,方冷长长地叹了口气。

流离侧目看他,道:“你为何又开始伤感了?”

方冷怅然,道:“只是感叹于人世间生死别离,各种痛苦,因而叹息。”

“佛家解决痛苦的办法,便是忍耐,然后放下,我不劝你放下,但希望你不要为过去的事情难过,珍惜眼前人吧。”

流离言语中略有暗示之意,她现在就在方冷的眼前啊!

方冷摸了摸她的头,道:“我会的,我不会放下,而且,到现在我也没放弃啊!”

流离瞪大了眼睛,道:“不放弃,你还有什么办法能救苏酥吗?”

流离觉得方冷有些冥顽不灵了,方冷摇头,道:“我没有办法,但是,我不会放弃去寻找办法。”

流离:“……”

心里忽然很酸。

像是吃了几个坛子的陈醋,看方冷对别的女人深情不悔的样子,流离心中也颇为幽怨,终于忍不住抱怨道:“你为什么这么固执,她都已经魂飞魄散,身死道消了,你怎么可能有办法,除非你能让时间倒流!”

流离说的是气话,方冷听出来了,虽然不知道流离怎么又生气了,但方冷知道,肯定是自己惹她生气的。

但方冷来不及去哄她了,因为,从流离气恼的话中,方冷找到办法了。

时光倒流!

如果说现在,苏酥死亡已经成了定局,那如果他能回到苏酥死亡之前呢?

 nbspnbsp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