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十八章 先天之威

#44wxw.com
(28+)
轰隆!

伴随着一声巨响,申公豹等人刚才所在的地方被威猛凌厉的拳印砸中,那片山林当场就炸开了。

乱石崩飞,烟尘弥漫飞扬!

连带着周围的树木、荆棘、野草等都被恐怖的力量撕碎,地面都出现了一道十多米的大坑。

轰出一拳后黄飞虎落到了五彩神牛背后,凝望着陆川他们的这个方向久久不语。

“大哥,什么人,居然暗算大吉之兆的重明神鸟?”

周纪看到刚才一幕也是又惊又怒:“杀掉了么……”

“跑掉了,对方好像是炼气士,不过他好像并无与我交手之意。”

黄飞虎摇了摇头,神情越发凝重道:“我的拳力未至,他就直接驾遁光跑掉了。”

“炼气士?这到底哪座山的修士。”周纪沉声道:“他这是有人存心跟我们大商过不去啊!”

“不论是谁都没有关系了,重明神鸟既然受伤遁走,那诛杀掉这头朱厌的任务就落在我们身上了。”

黄飞虎又转头看向那座黑烟弥漫,余火不息的山头,喝道:“大军听我命令,弓箭准备,本王将之引入山下你们便放箭射杀,周纪你和龙环留下在此指挥。”

轰隆!

话音落下,他早已持枪从五彩神牛背后飞身跃起,引起道道空气爆鸣之声。

紧接着就见他的身影在高高的半空中,带着一连串的残影,直接从这座山头跨越到朱厌所在的山头。

“什么?!”

云层中,看到下方横跨山头的这一幕,陆川的脸上勃然变色。

刚才黄飞虎那一拳的威力,就让他心神震动,如今这一步横跨两座山头的一幕,更是惊得他久久说不出话来。

“怎么样?”一旁申公豹微笑道:“这黄飞虎的实力没有让你失望吧?”

他方才离了那座山头之后,并没有带陆川直接离去,而是留在空中静待一场好戏上演。

陆川点头,喃喃道:“这先天武者果然恐怖,我只能想到四个字,恐怖如斯,恐怖如斯……”

“孽畜,受死!”

下方随着一声惊雷般的怒喝,身在空中的黄飞虎手中长枪灌注真力,尖端绽放出一道令人心悸的锋锐寒光,直刺前方巨大的朱厌。

朱厌也已看到黄飞虎到来。

尽管黄飞虎体形相较于它如大人与小孩,可黄飞虎枪端所绽放的那道刺目寒光,却让它也感到心惊肉跳。

“吼!”

朱厌张开血盆大口咆哮一声,一身火红色的皮毛也随着咆哮都燃烧了起来。

轰!轰!轰!

它以粗壮健硕的双拳重重捶地,震起一颗颗巨大的山石,然后双掌连续挥动拍击在这些石头之上。

每拍一颗上面就附带了熊熊燃烧的火焰,最后如飞蝗骤雨一般,朝着黄飞虎劈头盖脸的砸来。

一声大喝,黄飞虎手中枪出如龙,刹那间化作漫天枪影,在每一颗燃烧的火石之上点了一下,燃烧的石头纷纷炸开。

见状朱厌忽然吹了口气,顿时这些炸开的小石头反而朝着黄飞虎聚拢而去,眨眼睛就将黄飞虎困在其中淹没。

呼!

最后一颗直径两三丈大小的巨大火球,在半空中熊熊燃烧。

“大哥!”

在后方的龙环睚眦欲裂,提戟就要冲上前。

“别冲动,看看再说!”

周纪较为冷静一些,抬手将之拦下,皱眉道:“别忘了,我们的军令是留在此地,不是上去……”

半空中。

“黄飞虎死了吗?”

陆川见此心中一问,不过想想也不太可能,不然就没有以后的武成王黄飞虎了。

砰!

果然,在这么困住黄飞虎后朱厌有些放松。

可就在它放松的一刹那,那颗巨大的火球猛地从中间爆开,发出一声巨响。

噗!

在那令人难以直视得漫天火光中,一道凛冽的光芒一闪而过,刺进了朱厌那燃烧着的厚厚皮毛之中,燃烧着的血液流淌而出。

可是黄飞虎却高兴不起来。

因为长枪在刺入朱厌胸口的同时,朱厌一条粗壮有力的手臂已抓住了它手中的枪。

在朱厌跟前,黄飞虎的长枪就像是一根筷子。

“吼!”

朱厌咆哮一声,另一只拳头对着黄飞虎轰然落下。

不得已,黄飞虎只能弃枪而走,向后一个旋身躲开这一拳,来到三丈开外。

“黄飞虎要输了?”陆川轻声自语。

“输?徒弟,这可未必,武道先天强者基本等同于最强的人类,肉体强悍至极。”

申公豹笑道:“他们的肉身哪怕不如朱厌这等上古的凶兽,不过也差不到哪里去。

接下来才是最精彩的地方,你可要睁大眼睛看仔细了,看看武道先天有多强。”

陆川默然不语。

“怎么,还在为刚才重明鸟的事跟为师怄气吗?”申公豹微微一笑。

“没有!”

陆川摇了摇头,道:“只是有些想不通而已,想通了就没事了。”

朱厌和重明鸟大战,如果说他心里支持谁的话那不用多说,肯定是重明鸟。

他很厌恶朱厌,不仅因为它是象征着不详与大祸的上古大凶,而且朱厌破了他遁术,让他差点儿从天上跌落送了命。

反之,重明鸟的叫声清正凛然,破了朱厌那可怕的咆哮,否则陆川相信他都有可能在半空中的时候,被朱厌的那一声又一声给震死。

“天下即将大乱,殷商气数到头,岂是一只重明鸟可以护住的?”

申公豹摇头道:“纣王暴戾,宠迷妖妃妲己残害大臣百姓,天已不佑。

如果殷商的江山是宫殿,那朝中的文臣武将便是撑殿的梁和柱,殷商的江山是船,大臣便是船板和浆帆,你说纣王自抽梁柱船板,殷商还能到几时?”

“这就是你打伤重明鸟的理由?”陆川平静的问道。

“咳咳,那个……为师只想逼它离开这里而已,朱厌现世预示灾祸已是必然,不是它所能阻止的。”

申公豹干咳一声,道:“况且为师也并没有取它性命的意思,不然你以为我出手,它还有机会跑的掉?”

“阻止?”

陆川脸色稍松,又道:“不是说重明鸟是专降妖魔鬼怪的神鸟么,我怎么觉得它是来降妖朱厌的,并没有护佑殷商江山的意思呢!”

“也许吧,不过它并不是朱厌的对手,久战下去它落败是迟早的事,甚至还可能耗尽神力而死。”

申公豹义正言辞道:“而为师趁它现在神力未绝,还有护体之力的时候打伤它,让它离去也是为了它好,还算是救了它一条小命呢!”

陆川怔然。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陆川心中抗议道,你把人家打伤了之后,还能义正言辞的说是救了人家的小命?

重明鸟和朱厌,一个是上古神禽,一个是上古凶兽。

怎么看它俩也是同级别的对手,况且方才它们的大战也是不分胜负……

“算了,看戏!”陆川心道。

不过既然重明鸟没有性命之危,他心里也就没那么愧疚了。

毕竟刚才是他撺掇申公豹出手才让它受伤的,只是申公豹心智近妖,出牌不按常理,他实在是摸不透。

 nbspnbsp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