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章 尸群逃生

#44wxw.com
(28+)
第五章尸群逃生

隔着这样的距离会看到很多令人毛发直立的细节,丧尸趴在地上,仰着头,伸出的手只剩下带血的森森白骨,胳膊上黑紫的筋脉凸起着,像一条条吸附在皮肤上的长虫。他的嘴唇已经全部腐烂,牙根裸露在外面,不停地嚼着肉块,粘液混着血迹从嘴角流出。

老岳和王川都呆呆地愣在原地,眼睁睁看着丧尸一步步向他们逼近。

“干他妈的!”

突然王川吼了起来,然后拿起地上的一片厚玻璃就往它头上砸。

“!”的一声,玻璃破碎。

王川的手被划出一道血口,丧尸大半个脑袋也被削掉,但它仍然张着嘴往前爬着。

不得不承认,王川是个硬汉,血顺着手指往下滴,他看都不看,抬脚又踢了上去。

老岳也拾起地上的木棍,快步上前,对着丧尸的头狠狠地抡了下去,一棍接着一棍,直到剩下的半边脑袋也没了,他才停手……

“死了。”

王川踹了踹尸体,见他不动了,才一屁股坐下。

老岳扔掉手里的半截木棍,跑到窗边,一把扯下窗帘盖在了满地的尸体上,然后跑回卧室,把仙仙和似月领了出来。

“先帮他包扎下伤口。”看着王川满手的血,老岳对仙仙说。

“不用了,我们得赶紧走,不然就离开不了清城了。”王川边说边从衣角撕下一条布带,往手上缠了几道,可能是太疼了,他眉头紧锁在一起。

“为什么会离开不了清城?”老岳没有听明白王川的话。

“你前脚刚走,我们就收到紧急广播,由于疾病传播迅猛,清城要被放弃了,出城的高架桥都已经被炸毁了,明早最后一艘船开走后,各码头也不复存在。四眼去宠物店通知胖子了,我本来想去医院找你,但看到你车停在这,就进来了。时间紧迫,我跟四眼约在星陨码头。如果错过了明早,清城四面环海,我们就真的出不去了。”

“清城还有这么多人,怎么可能被放弃?”老越觉得不可思议。

“因为现在仍然没有治疗方法,如果被感染的病人离开清城,病毒可能就会危害到全人类,舍小顾大情理之中。我们快走吧。”王川站起身,看了看似月问道,“这谁?怎么这么眼熟?”

“三言两语讲不清楚。”老岳转头对似月说,“快叫叔叔。”

似月忸怩地躲在仙仙身后。

“很可爱,那你可要照顾好他俩了,楼道里估计全是这些东西,你也找个趁手家伙,我们闯出去。”王川说着走到墙边拿起一根高尔夫球杆甩了甩,然后又从衬衫上撕下一块布条,一边把球杆裹在手上,一边继续说,“等下我开路,你们上车后直接去星陨码头。”

老岳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什么叫我们去码头?你想干嘛?逞英雄是么?”

王川指了指自己胳膊上的血痕,轻轻一笑,“感染了,记着,你们千万千万别被咬到或抓到。”

看着王川满身的伤,老岳突然觉得好悲凉,像被人捅了一刀一样,心隐隐作痛。

“咱兄弟联手,天下无敌。再说我还没死呢,别急着一副哭丧脸。”王川说完也扔给老岳一根球杆,拍了拍他肩膀,便走向门外。

楼道里果然还零零散散的聚集着一些丧尸。

“嗨嗨嗨!”王川站在楼梯口,喊了几句,便开始用球杆击打地面。

成功引起丧尸注意后,他开始往楼道深处小跑,边跑边对着迎面的丧尸挥球杆,像个侠客,一杆一个。

“老岳,一定替我找到秋水,然后告诉她,我王川这辈子只喜欢她一个!”

“我们在码头等你。”

说完老岳强忍着鼻酸,拉起仙仙和似月跑向楼梯口。

里面仍然很黑,手机光亮起来的时候,老岳看到一个丧尸正面目狰狞地盯着他们。

一球杆下去,脑.浆四溅。

冲出楼外后,球杆已经弯了,老岳记不清一路上杀了多少个,只知道握球杆的手抖得厉害。

刚打开车门,三楼的楼道里就烧起了熊熊烈火。

“王川!”

老岳的心突然就像痉挛了一样,猛烈的收缩着,他用力咬着牙没让自己哭出声来,然后上车启动,狂踩油门对着路中间的丧尸撞了上去……

火光熄灭后,王川掀开挡在身前的木板,看了看一地还在烧着的尸体,又看了看眼前这个背着气喷枪的黑衣人,伸出了大拇指,“牛逼!”

“兄弟你这装备哪买的?”

王川上前仔细打量了一番,但还没来得及问别的,黑衣人突然拿出一个小针筒扎进王川胳膊上。

随着药剂被推进身体,王川在一阵万蚁噬心般的疼痛中险些晕厥过去。他忍痛一把抓过黑衣人的面罩,但又被黑衣人用手臂挡住了脸,王川还没站稳脚,黑衣人就捡起地上的眼镜快速跑开了,王川想追,但迈了两步就晕了过去……

车开出一段距离后,道路变得宽敞了许多。

“她什么时候跟你在一起的?”老岳打破沉寂。

仙仙看了看怀里因为疲惫而睡着了的似月,缓缓说道,“三天前其他护士在医院门口发现的,我很奇怪我们之前没见过,但她却能叫出我的名字,不光光是我,还有你以及秋水,但除了我们三人她什么都不知道,就好像这些东西是刻意存在她脑子里的一样。我给她做过检查,体内有大量生长激素,只要她处于可以满足新陈代谢的环境中,甚至能一夜长大。某种意义上,她像个改造人,不过三天相处下来,我确定她对我们没有恶意。”

老岳没有再说话,他重重地叹了口气,四周静的可怕,但越安静脑中反而越觉得嘈杂,他有一种正在被夜幕吞噬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