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百一十九章 送行晚宴

#44wxw.com
(28+)
傍晚时分,大家陆陆续续的来到宴会厅,偌大的厅内,每个餐桌上已经写好了各个与会者的名号牌,大家按位就座,我放眼望去,厅内少了玄机门,天策府,罗织道和隆武府,玄机门和罗织道都为了救治伤员而早早离开,天策府得了金炉图谱,怕久生变故,留信辞行而去,而隆武府,从顿地孙那里收回了扬文匕,此行也算有所收获,何况,隆武府与拜火教都在封禁山内,算是邻居,故也托故不来了。

我这一桌坐了彼此相熟的几位,分别是顿地孙;崂山道派的陈道长,孙集福;加上关中黄家显宗的黄志清,黄志风,以及隐宗的黄志宗,黄志良;正好八人一桌。可见拜火教招待客人的用心程度,避免了将不相熟的安排在一起,徒生尴尬。

席间,钟米娜一番致辞,什么感谢大家光临捧场了,什么升炉大会圆满成功了,我是听的左耳进右耳出。陈道长见我心不在焉的样子,好奇的问道:“苏小道友,你这是怎么了?无精打采的?难道是因为没得到金炉图谱吗?要知道,可是你做主,连带着老道我一起放弃夺宝三关的资格,老道我都不在意,你这又是缘何丧气起来?”

我几次想将心中的疑问直接道出,但看看了周围,人多口杂,只要压下心中疑窦:“道长说笑了,我并不是因为得不到金炉图谱而不快......”

“嘿嘿,我可是知道,”顿地孙怕我年轻,耐不住性子,接过了话头:“陈道兄,我听黄家兄弟说,在夺宝三关的时候,我这小兄弟可是对台上天策府的李仙儿紧张的不行,数次出声示警,那关切之意,可惜我当时不在场,否则,定好好羞他一羞。”

“是啊,是啊,那可是我亲眼所见,这小子还窜到场内,对那妮子嘘寒问暖,可惜人家连理他都没理,人家关切的是冯君明那大帅哥,啧啧,热脸贴上了冷屁股,好不尴尬。”边上的黄志宗赶紧出声附和。

人就是这样,什么事情只要转到男女之事,花边新闻之类,定是让说者说的口沫横飞,听着听的摇头晃脑。我苦笑的摇了摇头:“各位道门前辈,怎么会对年轻男女之事如此上心,莫要取消咱了。来来来,此间事了,大家各奔一方,也不知道何年何月再相聚,”我端起了酒杯:“小弟在此敬各位道兄一杯,祝大家都等得窥天道,术法有成。”

“好,你说的没错,这才是我们修道中人的终极目标”,孙集福附和道:“不过,小兄弟你对人家妮子的爱慕之心,大家可都是看着呢,我们也祝你心想事成,来来,干干干。”

一番觥筹交错下来,我本以为大家会慢慢放弃对我的调侃,哪知道,这帮人酒助谈兴,居然说起来没完,甚至关中黄家显宗那两位,居然对我出谋划策,教我如何如何去获得美人芳心,说得好似他就是情圣一般。

在场的都是道门前辈,我又不能拉下脸来,只好强颜欢笑的听着,当我眼角余光看到陆小雅从主桌处走来,不由得慌乱起来。我赶紧连忙挥手,阻止这帮口无遮拦的道人,却已是不及。

原来厅内众人,在夺宝三关被尘爆炸的灰头土脸,虽然都清理干净了,但也难掩心头沮丧。即使拜火教送行晚宴菜品丰富,助兴节目精彩,可夺得金炉图谱的天策府,尘爆的罪魁祸首玄机门都不在场,大家没有了喝彩的对象,也没有了寻衅报复的目标,所以,厅内的各位道人很是提不起精神。

唯独我这一桌,虽然都是夺宝三关的淘汰者,但却谈的兴高采烈,这就有些过于引人注目了。主座上坐的钟米娜,陆小雅,八大金刚等人,不时的瞥眼过来,陆小雅毕竟少女心性,好奇心强,侧耳倾听片刻后,向我们这桌走来。

我见陆小雅走过来,估计她已经将我们这桌的谈笑听的满耳,我心内有愧,赶紧站起身形,从空处拉了把椅子:“恭迎拜火教下任圣女莅临我处指导。”

旁边的关中显宗的两个年轻人,已经喝的口舌不清:“苏兄弟,相信我的没错,只要你按我说的去做,管他什么红拂女,再换其他颜色也得一样被你征服.....”顿地孙和黄志宗赶紧一顿狂咳,可这二位仍然兀自说个不停。

“你俩喝醉了,走,走,我们去散散风去”,隐宗的两位拉起了他俩,摇摇晃晃的走离了大厅。

“嘿,我们三个就别在这凑热闹了,咱们也去放放水去”。顿地孙招呼着陈道长和孙集福,也起身离开,临行前还冲我眨了眨眼睛。

这桌的各位,都知道我玄机门的身份,也知道我师父马自在与拜火教圣女钟米娜之间的纠葛,如今见下任圣女陆小雅过来,都识趣的纷纷离席。

“你要征服红拂女?”陆小雅笑吟吟的坐下,看了看已经空出来的桌子,以手撑着下巴,歪着头看着我。

这一瞬间,我有一丝怪异的感觉,短短两天的间隔,那个纯真无邪的小女孩陆小雅好像消失了,这个叫陆小雅的容器内,装入了一个让我感觉陌生的灵魂,是我的错觉?

“师妹,你别听他们瞎说,一群大嘴巴开玩笑而已”。我赶紧解释。

“解释就是掩饰哦,”陆小雅笑了一笑:“娘都对我说了,她肯出手救下李仙儿,还不是见你紧张她的安危?娘虽然气恼,却也不好对人的真实情感横加指责,我们拜火教崇尚火,那代表着本性的率真。”

我惊讶的张大嘴巴,这个陆小雅变化好大,几天前还是个纯真烂漫刚过十六岁的小姑娘,虽然才行使了拜火教的入教礼没几天,可以不能学习进步的如此之快吧。

陆小雅见我惊愕的样子,不觉莞尔:“师兄,难道我父亲没给你讲过我们拜火教的秘密吗?”

我摇了摇头:“师父从来不提,看来这段经历是他心底的秘密,只是偶尔谈及你们娘俩,师父都会伤心落泪。”我奇怪的看着她:“师妹,我这么感觉你变化好多,好像我从没认识过你一样,这到底怎么回事?”

“你的道心领域感应还很灵敏嘛”陆小雅赞叹的说道:“我想跟你说的拜火教的秘密,就是关于圣女的传承,”说到这里,她凑到我的耳边,小声说道:“圣女的传承,可以通过拜火教的秘法-血之记忆,直接获得历代圣女的知识传承,但是经验阅历嘛,却需要自己修习,也就是说,我现在的知识水平,可是接收了历代圣女的信息,我就是个移动的知识宝库,只是还欠缺实践的检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