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9章 都听少爷的

#44wxw.com
(28+)
&#12288amp;#12288;不知道滚了多少圈,翻了多少次,赵最后重重的撞上了一棵大树。他只觉喉头发甜,紧接着一口血便喷了出来。

&#12288amp;#12288;这一刻赵不仅无法控制身体,甚至无法感觉到手脚的存在。他只感觉有人在他脑子里不停的敲钹。

&#12288amp;#12288;这种感觉只有在小时候体验过一次。那时他发癔症,全身滚烫。意识不清的时候,就是现在这种感觉。

&#12288amp;#12288;那时郎中束手无策,他爹找来了西洋大夫。西洋大夫说他是高烧引发的肺炎。然后给他打了针,再后来他就好了。

&#12288amp;#12288;为什么会想起小时候的事。难道是传说中人死之前看到的走马灯?

&#12288amp;#12288;不行,不能就这么死了!

&#12288amp;#12288;赵很用力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更用力的吐了出来。

&#12288amp;#12288;咳咳咳一阵有力的咳嗽之后,他吐出了一口带血浓痰。吐出这口痰,赵感觉通畅多了,终于又能感觉到四肢,但同时也接收了来自身体各处的疼痛。

&#12288amp;#12288;赵努力歪了歪头,看到枪还在手里,但整条手臂都抬不起来。就在此时,若干破风声传入他的耳中。想来是那些独眼僧人已经赶到了。

&#12288amp;#12288;果然片刻之后,黄色的僧袍就出现在他眼前。赵注意到其中一人手持双钹,而脸色惨白异常。虽然没照镜子,但赵觉得应该现在自己差不多。

&#12288amp;#12288;一个相貌普通的僧人,站在众僧中间,对赵说道:“赵二少爷,”

&#12288amp;#12288;面对如此局面,赵反倒放松下来:“敢问大师法号?”

&#12288amp;#12288;僧人双手合什:“阿弥陀佛,贫僧法号海澄。”

&#12288amp;#12288;赵一挑眉:“哦,前些日子就在这冲县,死了一个叫海澄的法师。”

&#12288amp;#12288;僧人似乎并不意外,坦然说道:“冒名顶替。”

&#12288amp;#12288;赵说道:“原来如此。”

&#12288amp;#12288;僧人说道:“赵二少爷真人不露相。能杀得了我那两个不成材的师弟,好枪法。”

&#12288amp;#12288;赵微微一笑:“侥幸而已,占了偷袭的便宜。”

&#12288amp;#12288;这僧人似乎有聊兴,说道:“当兵的我们也杀过不少。三丈之内想要打中我等要害,并不是容易的事。我那两个师弟即便是大意了,也应该有本事与公子同归于尽才是。”

&#12288amp;#12288;赵说道:“那既然如此,大师准备如何处置我呢。”

&#12288amp;#12288;僧人说道:“原本是准备杀了之后寻一处好穴埋了。但现没想到,公子竟然也一位右鲁侯。”

&#12288amp;#12288;赵心中一动,略带惊慌的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右鲁侯又是何物?”

&#12288amp;#12288;僧人说道:“都已经到如此田地,赵公子又何必否认。”

&#12288amp;#12288;赵做出一副焦急的模样:“并不是否认。最近这些日子的确有一些特别的事发生在我身上。但我真的不知道何为右鲁侯。”

&#12288amp;#12288;这僧人注视赵许久之后,摆了摆手。周围几个僧人立刻四散开来,这树下只剩这僧人与赵两人。

&#12288amp;#12288;僧人说道:“右鲁侯便是研习鲁班右书之人。人数众多遍布大江南北,上至高官门阀,下至贩夫乞丐,都有右鲁侯。”

&#12288amp;#12288;赵又问道:“那大师又是以何判断我是这其中之一呢?”

&#12288amp;#12288;僧人是说道:“公子听了这夺魂钹音之后非但没有被吓死,还能保持意识清醒。这就是鲁班秘术修炼有成的表现。”

&#12288amp;#12288;赵不禁皱眉质问道:“冲县内这接二连三的命案都是你等所为?”

&#12288amp;#12288;僧人诡异一笑,说道:“不全是。”

&#12288amp;#12288;赵怒意冲顶,说道:“滥杀无辜,就是右鲁侯的行事之道!”

&#12288amp;#12288;僧人那诡异的笑容渐渐收敛:“现在我倒是有些相信公子你真说的是真话了。看过鲁班右书的人,都不会有这种疑问。”

&#12288amp;#12288;赵说道:“大师这是何意?”

&#12288amp;#12288;僧人说道:“鲁班书,出自鲁班大师与其弟子之手。按照天地阴阳之规则分为上下两册。上册为阳,下册为阴。上左下右,这便是鲁班右书由来。而鲁班右书上记载的术,大多是发源于秦汉甚至更早的巫术邪术。”

&#12288amp;#12288;赵这是第一听到关于右鲁侯的信息。震惊之余他不由想到了自己。

&#12288amp;#12288;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他用来续命的将会是另一人的眼睛。此等茹毛饮血之事,不正是典型的巫邪之事吗。

&#12288amp;#12288;一念至此,赵顿感通体生寒。不止为自己,还有梦里的那个人。

&#12288amp;#12288;赵说道:“为何不杀我?”

&#12288amp;#12288;僧人说道:“鲁班右书全本早已失传。如今右鲁侯修炼的都是残本。我在佛前立下宏愿,要重新集齐鲁班右书。赵公子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12288amp;#12288;赵摇了摇头:“杀了我吧,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右鲁侯。但肯定我这里没有你要的东西。”

&#12288amp;#12288;自称海澄的和尚似乎并不意外:“无妨,办法我有很多。”说罢海澄突然双手结印,一身僧袍无风自动。

&#12288amp;#12288;随即赵感到海澄身上涌出一股阴寒气息。下一刻,赵感觉四周围同时出现了多股同源的气息。不消说,这肯定就是其他那几个僧人。

&#12288amp;#12288;海澄和尚手印再变,口中同时念出一字:“齑!”赵顿感四肢百骸,同时被无数只阴寒的出手缠住。

&#12288amp;#12288;别说活动,就连意识都开始渐渐麻木起来。

&#12288amp;#12288;海澄和尚冷笑:“很多右鲁侯都会修炼一门可以瞬间自杀的秘术。而我这千魂锁魄则转破这种秘术。我说过,办法我有很...”

&#12288amp;#12288;噗

&#12288amp;#12288;和尚这最后一字未出口便戛然而止,一支羽箭便刺穿了他的手掌之后,又刺入了咽喉要害。直到此时赵才反应过来,刚刚好像听到了嗖的一声。

&#12288amp;#12288;再下一刻,这嗖嗖声接二连三出现,周围的林间则出现了几个短促的惨叫声。竟然箭不落空,一箭一人。

&#12288amp;#12288;哗啦啦...两个独眼僧从不同方向扑向赵。一个人影却后发先至,赶在他们之前先一步来到赵身前。

&#12288amp;#12288;三保!!

&#12288amp;#12288;赵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少年的背影。而更令他惊讶的是,三保手中有弓背后无箭。说明片刻之前那惊艳的几箭竟然出自他之手。

&#12288amp;#12288;面对两名独眼僧,三保丝毫没有丝毫畏惧。将手中牛角弓甩向其中一人,而他自己则主动冲向另外一人。

&#12288amp;#12288;三保每一步都如老树扎根,在地上留下深深的脚印。双肩微含,双臂收回贴在身侧。脚踏中宫,是准备实打实的正面硬撼这僧人。

&#12288amp;#12288;啪啪啪清脆响亮的声音,就像是马老板甩出的鞭响。

&#12288amp;#12288;几乎就在眨眼之间,三保左右左连出三拳。每一拳打出了那清脆的声音。三拳之后,对面那僧人慢慢向后倒了下去。

&#12288amp;#12288;实际上僧人只有胸口中了一拳,其他两拳是为了挡开僧人的拳头。

&#12288amp;#12288;即便是赵这种外行,也能感觉到三保这几下颇具章法。显然不是一般人能够教出的水平。

&#12288amp;#12288;一击得手,三保毫不犹豫的翻身冲向另一人。眼见的少年如此犀利,这僧人生出逃跑的心思。虚晃两招之后,便抽身离去。

&#12288amp;#12288;三保并未阻他离开。而是拾回他的牛角弓,然后拔出插在海澄身上的箭。

&#12288amp;#12288;嘣

&#12288amp;#12288;赵隐约听到了一声惨叫。三保并未去查看。想来是对自己的箭术非常自信。短短时间内,他竟然仅凭一己之力杀光了所有的独眼僧。

&#12288amp;#12288;赵完全无法将这个杀神,与那个叫三保的少年联系起来。

&#12288amp;#12288;三保焦急的问:“少爷,你怎么样了?要不要紧啊。”

&#12288amp;#12288;赵愣了好久才回答:“没什么大问题。多休息一会就行了。三保,多亏你及时赶到。”

&#12288amp;#12288;三保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我一直在跟着您。”

&#12288amp;#12288;赵疑惑:“跟着我?”

&#12288amp;#12288;三保点头:“是,从离开马家集开始就跟在你们身后。”

&#12288amp;#12288;赵立刻埋怨道:“那为什么才出现,你看看少爷我这罪受的。”

&#12288amp;#12288;三保挠了挠头,说道:“俺一个人对付不了那么多人。只能等他们结阵之后,才有机会快速解决两个,然后再各个击破。让少爷您受苦了,都是三保的本事太弱。”

&#12288amp;#12288;赵笑着说道:“行了行了,没有埋怨你的意思。开玩笑的。”

&#12288amp;#12288;三保明显松了一口气,说道:“少爷我搀您起来吧。”

&#12288amp;#12288;赵摇摇头:“让我多坐一会。倒是你,快跟我说说你这功夫是怎么回事。”

&#12288amp;#12288;三保没有隐瞒,和盘托出了他这一身功夫的有来。

&#12288amp;#12288;原来,三保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了习武方面的天赋。加上那是家境还算殷实,所以不到四岁就被送到京城武学大家尚霁亭先生门下。这一练就是十年。

&#12288amp;#12288;尚霁亭先生弓拳双绝。一手形意炮拳炉火纯青,弓术则能左右开弓百步穿杨。这十年中,三保将拳练出了七八分火候,而这弓术则有了青出于蓝的评价。

&#12288amp;#12288;“今天多亏了你这张弓,否则咱么都危险了。不如这样,你以后就叫李广好了。再见生人不要再报李三保这个名字。”

&#12288amp;#12288;“都听少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