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章 睁开眼就是净身房

#44wxw.com
(28+)
穷山恶水多刁民

楚毅艰难的挥动手中布满了锈迹的砍刀将一根根的枯枝砍下,足足耗费了小半个时辰才算是将今天的任务完成。

背起那足足有数十斤重的柴枝,楚毅那弱小的身子微微一晃,总算是保持住了平衡,然后小心翼翼的沿着崎岖的山道向着山下而去。

“小毅,你这孩子怎么又进山砍柴了!”

“小毅,大叔今天猎了一只野兔,等下记得端一碗给你娘亲……”

一路之上,但凡是遇到楚毅的村民都同楚毅打招呼,而楚毅也一一应喝。

太平镇是三万里莽山外的一座不起眼的镇子,村民数百户大约千余人,依山傍水,按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可是山中有吃人凶兽,水中有大鱼为恶,可谓生民多艰。

沿着青石铺就的古道,楚毅走进镇子,远远的就看到一处破落小院,这一处破落小院正是楚毅在这一方世界的家。

吱呀一声,推开大门,楚毅将身上沉重的干柴放下,一阵脚步声传来,紧接着一个声音响起:“哥哥,喝水!”

一个扎着麻花辫,穿着打满了补丁的小袄的小姑娘昂着小脸将一瓢清水递到楚毅面前。

楚毅看到小姑娘不禁心中一暖,先是伸手在小姑娘那因为营养不良而显得有些干燥的小脸上捏了捏,然后接过水瓢一口饮尽,有了清水充塞胃部,那种饥饿感总算是变弱了几分。

一阵剧烈的咳嗽声自房间当中传来,楚毅连忙向着房间当中走去,阴暗的房间之中除了一张大床以及一张桌子,几把椅子之外,根本就没有太多的杂物,可谓是家徒四壁。

一名面色苍白的妇人靠在床榻上,这会儿看到楚毅还有楚瑛,脸上露出几分和蔼的笑容道:“毅儿回来了!”

楚毅上前帮妇人将被子盖好道:“娘亲,您先歇着,我去帮你熬药。”

妇人看着楚毅那冻得红肿的双手,心疼道:“毅儿,都是娘亲拖累了你们,这病娘不看了……”

楚毅心中一颤,看着妇人那一双满是决然神色的双眼,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咬牙道:“娘亲,孩儿说过,除非孩儿死了,否则一定帮你看病,若是娘亲去了,孩儿和瑛儿就再也没有娘亲了!”

转身向着不过十岁左右的楚瑛道:“瑛儿,你照顾娘亲,哥哥去给你做饭!”

小姑娘点了点头,脆生生的道:“哥哥放心,瑛儿一定会照顾好娘亲的。”

进入那简陋的厨房当中,楚毅掀开石缸上面的盖子,看到那只剩下一指厚的粟米,楚毅就觉得一阵汗颜。

做为一名穿越者,楚毅感觉自己绝对是无数穿越者当中最倒霉,最没用的那个。

别人穿越之后不是造反称帝后宫三千就是身家亿万妻妾成群,哪怕是混的再差一些,也要名声动天下,一代文宗。

可是他呢,穿越十多年,家徒四壁,一事无成,眼看都要饿死了,真是丢尽了穿越者的脸面。

楚毅也不想啊,谁特么的告诉他,在这穷山恶水当中他脑子里的唐诗宋词有什么用,能当饭吃,能斩杀山中凶兽吗?

这也就罢了,别人穿越之后怼天怼地怼空气,三天练气,三年无敌,他不过是想去偷学修炼之法都差点被人打死。

这是一方武力值爆表的大世界,奈何他连修行的门路都没有。

咕噜噜,腹中一阵响声传来,楚毅回神过来,脸上露出几分苦笑,什么修炼,什么拳可碎山,摩挪日月都没有填饱肚子重要,否则的话,自己怕是要成为第一个饿死的穿越者了。

熬药、做饭,对于楚毅来说已经是再熟练不过了。

服侍着娘亲用药,叮嘱好楚瑛好好看家,楚毅背上砍好的干柴出了家门,直奔着镇长家而去。

太平镇黄家乃是镇上一霸,家主黄千叶正是太平镇镇长,据说黄家是镇蛮城黄都尉家的一系支脉,有这般的背景,黄家称霸太平镇倒也不稀奇。

楚毅正是靠着每日给黄家送柴换取一些银钱,这才勉强维持一家生计,哪怕是被剥削的严重,可是除了黄家之外,整个镇子也找不出第二个需要他送柴的人家了。

黄家大宅后门,秋管事捋着那长长的胡须,看着楚毅将干柴堆好,一边将五枚铜钱递给楚毅一边道:“楚毅啊,小公子的提议你考虑的如何了,若是你家小妹能够侍奉在小公子身边的话……”

楚毅微微低着头,眼中闪过一道怒色,拳头紧握,如果不是清楚自己一拳砸过去对于秋管事这位炼骨境修行者而言如同挠痒痒一般的话,楚毅绝对会将自己拳头砸在秋管事那一张脸上。

深吸一口气,楚毅缓缓道:“多谢小公子好意,家妹年幼无知,若是得罪了公子就不好了,秋管事,楚毅先行告辞了。”

眯着眼睛,秋管事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冲着楚毅的背影缓缓道:“楚毅,小公子的决定没有人能够改变,记住,三天之内,将你家小妹送到府上来,否则……”

脑袋轰的一声,楚毅恨不得回身冲上去将秋管事碎尸万段,可是他心中很清楚自己真的回身过去的话,怕是秋管事一巴掌都能拍死自己,自己死了的话,病榻上的娘亲,年幼的小妹会有什么下场。

“楚毅,你真是个废物啊,竟然连自己的亲人都守护不了,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愤怒、自责,种种情绪冲击下,楚毅不知道怎么回到家中,整个人失魂落魄的躺在硬板床之上。

迷迷糊糊之间,楚毅感觉自己像是魂魄离体了一样,眼前竟然出现一片无边无际的虚无,而虚无之中,一座硕大无比,横跨无尽虚空的九层祭坛就那么静静的悬浮着。

“这……这……”

楚毅整个人呆住了,这九层祭坛他再熟悉不过了,正是导致他穿越的罪魁祸首,穿越十几年楚毅几乎都将之忘得一干二净了,没想到竟然能够再次见到这一座祭坛。

却说楚毅穿越之前,于山间无意摔倒,一脑袋撞在了那座大概几米方圆的祭坛之上,结果醒来之后便穿越到了这一方世界当中,十多年都没有一点动静。

虽然说在这神秘的地方,九层祭坛变得无比庞大,而楚毅仍然一眼就认了出来,谁让祭坛害的他摔破了脑袋呢。

看着那庞大无比的祭坛,楚毅不禁大步向着祭坛而去,说来也奇怪,随着楚毅心念一动,下一刻楚毅竟然出现在祭坛之上。

就在楚毅出现在祭坛上的一瞬间,一股信息流入楚毅心底,楚毅整个人呆在那里。

气运祭坛,究竟诞生于何时何地早已无从知晓,竟然机缘巧合之下被楚毅所得,从楚毅所获得的信息当中可以知晓,气运祭坛有着燃烧献祭者气运,横穿诸天万界之功效。

气运神秘无比,如果一个人气运强盛的话,出门捡到钱,跳崖有奇遇,人在家中坐,宝物从天降。可是如果一个人气运不足的话,可能喝水都塞牙。

“燃烧气运,横穿诸天万界!”

通过气运祭坛,楚毅可以清楚的知道他一身气运足有十万多一点,这个数目到底是多是少,楚毅并不清楚,想来不会太少吧!

楚毅眼中渐渐的燃起熊熊火焰,谁人甘愿平凡,如果有机会的话,相信任何人都会为了未来搏上一搏。

只听得楚毅站在气运祭坛之上,沉声道:“吾楚毅愿献祭十万气运,祈愿祭坛开启,穿梭诸天万界。”

话音落下,就见楚毅头顶之上无形气运显化,一片青白之气氤氲缭绕楚毅周身,下一刻青白色气运化作柴薪落在祭坛之上熊熊燃烧,紧接着就见气运祭坛正中一道光柱冲天而起,似乎是洞穿了某一方世界膜胎。

如果有人看到的话就会发现原本躺在床上的楚毅身影无声无息之间消失无踪。

楚毅迷迷糊糊之间只听得一个尖锐而又嘶哑,就好像是电视剧当中老太监一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孩子不错,阉了之后不管是送往御马监还是尚膳监都是极好的!”

恢复了几分意识的楚毅只觉得自己双手、双腿被束缚住,然后一块腥臭的布条塞入自己口中,下一刻下身传来凉意。

睁开双眼的楚毅只看到那雕梁画栋的房梁,最醒目的则是自己身前一名头发斑白,面白无须的老者,手中拿着一柄锋利无比的小刀正冲着自己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