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百七十八章 你有资格吗【1更】

#44wxw.com
(26+)
几日过去,这一日宁中则在玉女峰之上练剑排解心中的烦闷,在其收剑而立的时候,一个声音传来道:“宁丫头,你这剑法倒是颇具火候,不过你明显神思不属,剑法空有其形,很少了几分神韵,明明是极佳的剑法,结果却成了花架子。”

听到那声音,宁中则身形微微一僵,缓缓转过身去看向对方道:“风师叔!”

立于一块青石之上,风清扬神色平静的看着宁中则,眼中带着几分笑意道:“看你这丫头神思不属,只怕是没有能够说动岳不群那小子吧!”

宁中则眼中闪过几分犹豫挣扎之色看着风清扬,带着几分疑惑道:“风师叔,师兄他这么做,真的错了吗?”

看到宁中则的神色,风清扬不由皱了皱眉头道:“宁丫头,岳不群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你不会认为华山派沦为朝廷鹰犬是对的吧。”

显然看到宁中则那一副犹豫不定的模样,风清扬有些怒其不争的冲着宁中则喝道。

宁中则身形一震,缓缓摇头道:“师兄他也是为了我华山派,他这一生都在为了华山派崛起而努力,二十多年间,我就没有在师兄脸上看到过一丝轻松的笑容,华山派的担子,太重了!”

风清扬冷哼一声道:“身为华山派掌门人,自当以振兴华山为己任,可是这并不是他投靠朝廷的借口。”

说着风清扬看了宁中则一眼道:“带上冲儿,你随我前去见岳不群,今日风某倒是要问一问他岳不群,到底是要不要同朝廷划清界限。”

听到风清扬要亲自前去质问岳不群,宁中则不由神色一变,下意识的道:“风师叔,还是由我前去劝说师兄吧!”

风清扬冷哼一声道:“我看你是被岳不群给迷了心窍了!”

说话之间,风清扬冲着远处喝道:“令狐冲,你给我过来!”

风清扬话音落下,令狐冲一脸犹豫的走了过来,先是向着宁中则道:“师娘!是风师祖他非要我离开思过崖的……”

看到令狐冲,宁中则脸上露出几分笑意,微微点了点头道:“冲儿,师娘没怪你!”

风清扬摆了摆手道:“随老夫去见岳不群,他若是不想做这华山派掌门人,我看令狐小子刚好就合适!华山派交给令狐小子,一定比在岳不群手中强!”

令狐冲连连摇头道:“风师祖,师傅尚在,我若是夺了师傅的掌门之位,那岂不是欺师灭祖了吗?”

一声冷哼,风清扬道:“一切由我来做主!华山派绝对不能够毁在岳不群手中!”

既然自己的身份已经被宁中则发现,岳不群倒也不再遮遮掩掩,锦衣卫千户所的许多事情,岳不群都在书房当中处理。

这天岳不群正在翻阅锦衣卫内部传来的情报,正是关于川蜀青城派被西厂厂督一日之间踏平的消息。

因为消息闭塞的缘故,就算是青城派被灭的消息已经在川蜀大地渐渐扩散开来,可是整个江湖之上,知道青城派被灭的也只是寥寥一些人罢了。

如果说不是岳不群身为锦衣卫千户,有着锦衣卫的情报渠道的话,华山派想要得知青城派被灭的消息,只怕至少要延迟一个月。

说实话看着锦衣卫内部传来关于青城派被灭的消息,岳不群心中真的非常之震惊。

青城派声势可是一点都不小,甚至比之他们华山派来还要强几分,自从剑气之争后,华山派只剩下大小猫三两只,简直是愧对华山派那么大的威名。

江湖之中,除了寥寥几家之外,还真的没有几个门派能够同青城派相媲美。

然而这么一个在江湖上声名赫赫传承了上百年之久的门派竟然说覆灭就覆灭了。

将那情报放下,岳不群轻叹一声,一脸感叹道:“余沧海啊余沧海,平日里小打小闹也就罢了,竟然前去刺杀手握大军的朝廷爵爷,真当朝廷那么好欺负啊!”

突然之间,院子当中传来一个声音:“岳不群,还不出来见我!”

岳不群微微一愣,眉头一皱,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敢在华山重地直呼其姓名,要知道这里可是华山派核心重地。

哪怕是江湖之上,德高望重如方正、冲虚在见他的时候也要称呼一声岳掌门,像这般直呼他姓名,岳不群不知有多久没有听到过了!

深吸一口气,岳不群起身推开房门,就见到院子当中几道身影立在那里。

一名眉发雪白的老者背着双手立在那里,而自己的夫人宁中则,大弟子令狐冲二人则是立于老者身侧,看这情形,隐隐以老者为尊。

心中莫名一突,岳不群的目光自然是落在了老者身上,宁中则能够认出风清扬来,岳不群自然也能够认出风清扬来,很快岳不群神色微微一变沉声道:“风师叔,竟然是你!你竟然还活着!”

风清扬冷哼一声道:“怎么,老夫没有死,你这位掌门人是不是有些失望?”

岳不群摇了摇头,冲着风清扬一礼道:“师叔乃是我华山派宿老,若是早知师叔在世的话,我定当亲自恭请风师叔回华山坐镇,若是有师叔坐镇的话,我华山何至于会沦落至此。”

风清扬何等威名,放眼江湖之上,能够与之相媲美者也就那么寥寥几人罢了。

岳不群绝对没有说谎,如果他真的知晓风清扬在世的话,一定会请出风清扬。

若然华山派有风清扬这等强者坐镇,华山派复兴指日可待。

淡淡看了岳不群一眼,风清扬道:“老夫本隐居于华山,不问世事,可是此番却是不得不出世,否则我华山派百年清誉便要毁在你岳不群手中。”

就算是风清扬乃是华山派宿老,但是一上来便将这么大的帽子扣在他头上,岳不群自然很是不满,看着风清扬道:“不知不群究竟做错了什么,令风师叔如此斥责不群!”

风清扬冷哼道:“岳不群,岳千户,你投靠朝廷,成为锦衣卫千户的事情,真以为无人知晓吗?”

其实在风清扬几人出现的时候,看风清扬那架势,岳不群就知道必然是自己的身份为风清扬所知晓了。

不过岳不群昂然看着风清扬道:“不错,我的确是朝廷锦衣卫千户,可是那又如何,岳某一心皆为了我华山,若非投靠朝廷的话,我华山派如何能够在短短时间内发展壮大,这诸多弟子平日里修炼所需要的物资又从何而来?”

说着岳不群盯着风清扬道:“难道要靠风师叔你吗?您老这些年躲在后山的确是清净了,可是我华山派先前是什么情况,风师叔看在眼中,又可曾考虑过华山派的将来。”

岳不群目光扫过令狐冲、宁中则还有风清扬,几乎是吼道:“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要指责于我,我之所行,何错之有?”

“孽障,竟如此冥顽不灵,我华山派怎么就出了你这般败类!”

风清扬不禁断喝一声,指着岳不群斥责道。

岳不群眼睛一眯,没有理会风清扬,而是向着宁中则道:“师妹,你难道也认为师兄做错了吗?”

宁中则一脸的为难之色,带着几分哀求道:“师兄,你就听风师叔的,与朝廷一刀两断吧!”

袖口之中,岳不群拳头紧握,微微一叹,同床共枕数十年,就如宁中则了解他一般,他又何尝不了解宁中则的性子。

可以说宁中则没有拿剑斩他,便已经是夫妻多年情分了。

最后岳不群目光落在畏畏缩缩的令狐冲的身上道:“冲儿,你呢?”

令狐冲不敢去看岳不群,下意识的向着风清扬靠近了一些,低声道:“师傅,您就听师娘还有风师祖的吧!”

岳不群双目微闭,眼中一抹失望之极的神色闪过,这便是自己视做亲生,寄以厚望的大弟子啊。

这会儿风清扬上前一步,冲着岳不群道:“岳不群,既然你如此冥顽不灵,那么风某身为华山弟子,却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带着华山派走向歧路,你且退位让贤吧!”

听了风清扬的话,看着风清扬那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岳不群不由的气急而笑起来,一边大笑一边指着风清扬道:“风师叔,岳某这掌门之位乃是由先师临终之时托付,由师妹还有一众华山派弟子亲自见证,可谓是名正言顺,如今风师叔一句话就要我退位让贤,那么不群却是斗胆问一句,风师叔你是以什么身份要不群退位让贤?”

风清扬背手,神色平静的看着岳不群道:“我风清扬以华山派宿老之身份要求你退位让贤,有何不可?”

岳不群大袖一挥,冷笑道:“你说你是华山派宿老,谁承认了,我华山派弟子名录当中,有风清扬这三个字吗?”

风清扬脸上露出羞怒之色,剑气二宗争夺华山派正统之位,结果剑宗落败,剑宗弟子虽以华山派弟子自居,可是在外人眼中,他们就是华山派弃徒,根本不在华山派弟子名录当中。

【第一更送上,求月票,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