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百九十一章 气急败坏左盟主【月票加更】

#44wxw.com
(30+)
宁中则、令狐冲等人一动,自然是引得不少人瞩目,毕竟这会儿迫于岳不群之威势,几乎没有人敢动弹,生怕被岳不群给盯上。

大家看到是华山一众人,皆是下意识的向着岳不群看了过来。

岳不群目光扫过宁中则、令狐冲等人,目光一敛,微微转过身去,沉声喝道:“将嵩山派谋逆之人带上,我们走!”

岳不群这般反应,所有人皆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眼睁睁的看着嵩山派弟子包括丁勉、陆柏等人被锦衣卫带走,只是一想到先前岳不群同丁勉他们所说过的话,大家都知道这一次嵩山派只怕是有难了。

其他不说,就是岳不群锦衣卫千户的身份,只需要一道密折呈上去,嵩山派就算是没有造反的心思,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最重要的是,嵩山派罪证确凿啊,丁勉、陆柏他们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要灭朝廷敕封参将满门上下。

如果说是悄悄的做,那倒也罢了,就算是地方官员心知肚明,也不会为此而大动干戈。

谁让嵩山派运气不好,一下子撞上了岳不群这位锦衣卫千户了呢。

反正没有谁看好嵩山派,青城派被灭门的消息如今在江湖之上传的可谓是沸沸扬扬,让无数江湖中人深刻的意识到朝廷终究是朝廷,以往不过是对他们的一些肆意妄为没有在意罢了。

一旦朝廷认真了,说灭门那是再简单不过了。

嵩山派或许实力比青城派要强一些,但是就算是再强也绝对不可能同朝廷对抗啊。

真如岳不群所言,到时候奏请朝廷派遣兵马,不用太多,或许只需要一两千精锐就能够轻松踏平嵩山派了。

一众江湖众人在目送岳不群押着丁勉、陆柏等嵩山派众人离去,一个个的呼啸散去。

对于他们而言,这一天的经历实在是太刺激了,先是刘正风被朝廷敕封为参将,接着又爆出刘正风同魔教妖人勾结,嵩山派欲灭了刘府上下,结果岳不群出现,关键岳不群竟然还是锦衣卫千户。

丁勉、陆柏等人被岳不群派人拿下,甚至准备奏请朝廷派大军平了嵩山派。

随着这些江湖中人离开衡山城,短短时间内消息便一下子传开了,可以说偌大的江湖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一些消息传播速度还是相当之快的。

这边岳不群刚刚将嵩山派的罪状整理好并且由丁勉、陆柏还有那几名嵩山派弟子画押之后派人快马加鞭送往京师,而消息却是已经传遍了整个江湖。

嵩山派

左冷禅目送李士实、王儒等人下山而去,直到李士实等人下山,左冷禅都没有给李士实他们一个准确的答复。

左冷禅何等人,他的确是可以称得上是野心勃勃,但是也深知牵扯到这等谋逆之事当中凶险太大,一个不小心的话,偌大的嵩山派就可能因为他的决断而就此烟消云散。

所以说左冷禅没有直接拒绝,却也没有给一个准确的答复。

立于左冷禅身旁,费彬脸上带着几分忧色道:“掌门师兄,就这么不给一个答复,会不会……”

左冷禅微微摇了摇头道:“如果说那宁王只有这么点心胸的话,那他也成不了事,我嵩山派不答应他,倒也避过了一劫,若然宁王心胸开阔,将来他大业在望之际,我嵩山派举派相投,虽没有元从之功,至少也能沾上几分功绩。”

左冷禅行事素来谋定而后动,虽然说行事果决狠辣,但是这一次,左冷禅却是犹豫了。

不是性子变了,而是关系重大,若然只有他一人的话,他自然可以不管不顾,但是这可是关系到嵩山派上百年传承以及数百弟子的生死存亡。

直到李士实、王儒等人的身影渐渐消失不见,左冷禅才回转。

刚刚回到山门之中,就见负责嵩山派消息的心腹弟子正捧着一个细小的竹筒而来道:“掌门,飞鸽传书!”

左冷禅不由一惊,因为能够传讯的信鸽极难培养,所以飞鸽传书一般情况下除非是关系重大,十万火急之事,否则的话是不会动用那些珍贵的飞鸽的。

“难道说金盆洗手大会出了什么意外不成?”

左冷禅唯一所能够想到的自然就是金盆洗手大会了,也只有这件事情出了什么意外才值得动用飞鸽传书。

深吸一口气,左冷禅接过细小的竹筒,打开竹筒,取出一张卷在一起的心智,轻轻展开,就见信纸上密密麻麻的权势小字。

看着信函的内容,左冷禅神色渐渐变得铁青无比,就连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猛然之间左冷禅一巴掌拍在了茶几之上,口中怒喝一声:“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哗啦一声,就见那茶几瞬间化作齑粉。

坐在一旁的费彬却是被左冷禅突然的暴怒给吓了一跳,一脸愕然之色看着左冷禅。显然是没想到左冷禅竟然会如此之震怒。

同时费彬也好奇的看向左冷禅手中那一张信纸,到底是什么消息,竟然会让左冷禅如此愤怒呢。

要知道他跟在左冷禅身边这么多年,可以说像这般震怒的时候,也就只有那么一两次而已,差不多已经有近十年之久没有见过左冷禅发这么大的火了,就算是费彬都禁不住深吸一口气看向左冷禅道:“掌门师兄,你……”

左冷禅一边努力的压下怒火,一边将那信函递给费彬道:“师弟你也看一看吧。”

接过那信纸,费彬看到信纸之上的内容的时候不由的一惊,额头之上甚至有细密的汗珠渗出,颤声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信函之中原原本本的讲述了金盆洗手大会之上所发生的事情,尤其是最后提及岳不群有奏请朝廷派遣兵马踏平嵩山派的意思。

左冷禅咬牙切齿道:“岳不群啊岳不群,左某还真的是小瞧了你了,不曾想你竟然玩了这么一手,真的是好算计啊,金蝉脱壳,推自己弟子上位,而自己却是投靠朝廷,成为掌握大权的锦衣卫千户,这份心机,左某不如你……”

显然左冷禅是误会了,或者说左冷禅下意识的认为岳不群是主动让位给令狐冲。很明显左冷禅并不清楚其中内情。

不过不管如何,此番岳不群坏了他的好事,如果说仅仅是如此那倒也罢了,关键是岳不群竟然摆明了不肯放过他们嵩山派,甚至还有借机一举覆灭他们嵩山派的打算。

一直以来左冷禅都将岳不群视作合并五岳剑派的心腹大患,他却是不曾想过有朝一日,嵩山派之生死竟然会掌握在岳不群的手中。

这会儿左冷禅就算是再怎么的震惊也无法平复内心之中的波澜,实在是一场关系嵩山派生死之危机即将到来。

费彬握紧了拳头抬头看着左冷禅道:“师兄,我们不若也学岳不群一般投靠朝廷,到时候混个一官半职,或许就能够保下我们嵩山派了。”

左冷禅闻言不禁摇了摇头道:“迟了,若是早些的话,或许可以投靠朝廷,但是金盆洗手大会之上,丁勉、陆柏两位师弟针对刘正风下手,可以说我们嵩山派在朝廷那里已经成了乱臣贼子一样的存在,就算是这个时候我们想要投靠朝廷,也不会为朝廷所接纳。”

费彬顿时有些慌了,他想到了被朝廷一日之间所覆灭的青城派,他们嵩山派虽然强,可是再强又能如何,朝廷随便就能够灭了青城派,他们嵩山派还不是一样,只要朝廷大军到来,嵩山派最多就是死的更惨烈一些罢了,终究是难逃覆灭之大劫。

“这可怎么办是好,天杀的刘正风,金盆洗手也就罢了,怎么偏偏就花费巨资买了那么一个参将的虚衔。还有那岳不群,好好的华山派掌门不去做,竟然甘愿去做朝廷之鹰犬。”

坐在那里,左冷禅渐渐的冷静了下来,眼中闪过一道精芒,冷冷的道:“为今之计,我们嵩山派投靠朝廷是不可能了,想要自救的话,那么只有一个办法!”

费彬都已经绝望了,陡然之间听到左冷禅说还有办法不由的眼睛一亮,盯着左冷禅急切道:“师兄快说,究竟还有什么办法?”

左冷禅缓缓道:“宁王!”

费彬下意识道:“宁王?”

猛然之间回神过来,费彬似乎是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兴奋无比的击掌赞叹道:“师兄说的是,既然投靠不了朝廷,我们便投靠宁王便是了!”

说着费彬豁然起身向着左冷禅道:“师兄,这会儿宁王使者怕是尚未下山,待师弟亲自前去将他们请回来!”

眼睛一眯,左冷禅道:“我与你一同前去!”

山道之上,王儒一边同李士实下山一边带着几分不满道:“这左冷禅真是不识抬举,殿下这般有诚意,他竟然犹豫不定,连个准话都不给我们,早知如此的话,本将军就不在王爷面前举荐了。”

反倒是李士实一脸笑意的看着王儒道:“王将军,这左冷禅若是一下子就答应的话,那他也坐不稳这一派之主的位子了,以李某观之,这左冷禅的确是一个枭雄人物,若是王爷能够得其相助的话,必然于王爷大业助益良多,待我们回返之时,再来拜访一次,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说动此人归附王爷麾下,为王爷所用才是。”

王儒没想到李士实竟然对左冷禅这般推崇,撇了撇嘴道:“先生再怎么推崇于他,只可惜左冷禅根本就不愿意归附王爷啊。”

【第三更,月票加更,求12月的月票,上月还欠八章,跳蚤一章都不会漏,拜求月票了,加更一样有效。让月票飚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