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270章 莽苍炼丹堂

#44wxw.com
(28+)
“二十枚紫灵丹,把那老根给我。”

“滚!”

这特么就是个智障啊,自负到极点的智障,更可恨的是,二十枚紫灵丹。

拿着二十枚紫灵丹就到处充大款,这特么也太伤人了,你还能不能格局更大一点?

“小子,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年轻男子果然被气的不行,纠结的神色,表面他正在压制怒火。

周玄笑道:“听不懂?那我再说一次,滚!有多远滚多远。”

年轻男子火冒三丈,愤怒的几乎说不出话来,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说道。

“你......你可知道我是谁?”

“你是谁关我屁事?”

年轻男子脸色阴沉到了极点,这么多年,在莽苍山,在丹峰,他何曾受过这般屈辱。

“好......好,这么多年,还没人敢和我严松这般说话。”

“在丹峰,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混不下去,如果你想试试,松不妨陪你试试。”

“小子,别逼我动用丹峰的势力,否则到时又是一阵血雨腥风。”

......

周玄一张脸瞬间黑了,这少年脑袋有坑啊,而且还嘴炮无敌。

周玄无动于衷,然而旁边摆摊的青年却不淡定了,悄悄对周玄传音道。

“道友,赶紧走吧,这严松可不能惹。”

原来,这严松妥妥的一个二世祖,是一个正儿八经的世家子弟。

不过,与通常的世家子弟不同,严家乃是丹药世家,一家子都是莽苍山顶级的炼丹师。

严松的爷爷严颜,乃是炼丹堂副堂主,也是整个莽苍山,唯五能够炼制婴神丹的人。

因此,严颜修为不算高,可他的地位也只比四大峰主低上半筹。

原来如此,难怪这个带病少年严松,竟然这般目中无人。

婴神丹,算是初步踏入了灵阶中级丹药,这才算得上真正的灵阶中级炼丹师。

整个莽苍山,能够炼制婴神丹的,也不过无人而已,可以想象此人的权势。

“严松兄?”

周玄还没来得及做出决定,便听到外围有人喊道。

这一看可不得了,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竟然又是一熟人。

谢芸,当然,此时一群人的核心并非谢芸,而是谢芸身旁的一名男子谢蓬。

出场自带特效,无形中还有背景音乐,又有这么多追随者,甚至还有金丹境的追随者,不是谢蓬还能是谁。

不过,很显然,周玄被忽视了,或者说,就连谢蓬的身份地位,也不得不拉拢严家。

“原来是谢蓬师兄。”

严松受宠若惊,虽然他目中无人,却也明白,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

谢蓬的笑意让人如沐春风,道:“严松兄遇到了麻烦?”

严松出人意料的没有回话,众人一看,这才发现,他竟然在发呆。

谢芸黛眉微蹙,因为严松发呆正是因为她,或者说严松看着她,看呆了。

“严兄,严松......”

谢蓬有点尴尬的叫了几声,这才回过神来,非得没有半点不好意思,依旧在肆无忌惮的打量谢芸。

“唔,怎么了?”

“哦!一个不识抬举的人罢了......”

听完前因后果,众人可不管什么占不占理,自然而然站在严松一旁。

只不过,在见到周玄之时,全都吃了一惊,这也难怪,如今的周玄风头丝毫不弱于旁人。

“竟然是你!”

谢芸咬牙切齿的说道。

严松一看机会来了,连忙献殷勤,道:“这位是谢芸师妹吧!难道认识此人?若是师妹的朋友,那倒是我唐突了。”

谢芸一看,瞬间心领神会,眸子中闪过一丝狡黠,说道。

“朋友算不上,敌人还差不多。”

严松一听,哪还忍得住,这可是一个表现得机会,必须好好把握。

“哦,此人竟然敢招惹师妹,待我替你好好教训他。”

别人不知道严松的本事,谢蓬岂能不知,整个一纨绔子弟,也就是炼丹还有点天赋。

谢蓬连忙制止,道:“好了,严松兄,这里可不是动手的地方。”

严松一愣,也明白这里虽然说是他的地盘,可他也不敢肆无忌惮,胡作非为。

“算你好运!”

说实话,严松这话说的就连他自己都被大相信,炼丹他还行,至于动手......想想还是算了。

周玄不愿在耽搁时间,反正和这群人也不认识,就算认识,也不是什么好事。

抓着摆摊的青年,周玄问清楚了炼丹堂的位置,刚准备离去。

“且慢!”

“又怎么了?你们烦不烦?”

谢蓬没有在意,然而,他身后的人却不干了,喝骂道。

“小子,你什么态度?”

谢蓬摆摆手,至少看在他那位小姑姑的面上,他不想为难周玄。

只是,他他认为的不为难,甚至纡尊降贵做法,并非人人认同。

“既然严松兄看上了这件......唔......奇物,你不妨开个价。”

“好啊!”

这一次周玄没有拒绝,反而一副谈买卖的样子,说道。

“我不要灵石,也不要丹药,要贡献点。”

“好!”

谢蓬点点头,却听周玄说道:“一万贡献点。”

“你说多少贡献点?”

“你怎么不去抢。”

“我就是在抢啊!”

......

周玄头都不回的离去,临走之前还不忘说了一句:“穷鬼。”

所有人都不淡定了,你可以骂我们没用,可以骂我们嚣张跋扈,可是不能骂我们穷鬼。

整个莽苍山,比我们还大款的人,根本不存在,我们这样也算穷吗?

看着周玄离去,谢蓬问道:“严松兄,那......异物重要吗?”

严松呆呆的看着谢芸,一副熟的不能再熟的样子,看都没看谢蓬,说道。

“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有些奇异罢了。”

谢蓬无语,就为了这么一支不明所以的老根,竟然弄出这番笑话。

当然,最为让人怒火的要数谢芸,不是因为周玄,而是因为严松。

这家伙赤裸裸的目光,肆无忌惮的眼神,让谢芸浑身不舒服。

要不是哥哥再三出言提醒,谢芸早就发作,将这马不知脸长的家伙暴打一顿。

莽苍山的炼丹堂,占地极广,几乎占据了丹峰小半座山峰。

其中亭台楼阁,殿宇宫阙应接不暇,无处不散发着淡淡的药香。

更重要的是,炼丹门庭若市,无一不彰显了此地地非凡。

平日里,炼丹堂除了负责炼制莽苍弟子长老所需的丹药外,也会做些小生意。

毕竟,炼丹所需的花销,那简直是难以想象的,更不要说培养一个合格的丹师。

因此,炼丹堂虽然有莽苍山的整个药田支撑,可所需的灵药却远远不够。

更不要说,有的灵药,并非药田能够培育,需洪荒深泽之地才能寻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