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12章

#44wxw.com
(19-)
林颖持着剪子,看着围上来的几人,不知所措。

“小姑娘,今天你让我们大哥很没面子,哥几个过来讨个说法,怎么?”说罢几个大汉走上前来开始砸摊子,握紧的剪子显得那么的弱小与无力。摊位上的衣物被无情地撕碎,一片片的碎絮飘落下来。林颖想做些什么,却现什么都显得无用起来。

“住手!欺负姑娘家算什么本事!”一个声音从一旁传来,另一个男子狠狠地盯着大汉。细小的身躯在那几个大汉面前显得微不足道。几个大汉看看他,不屑地继续砸着摊位。男子立刻操起了一旁的木棍向着几个大汉挥来,木棍在一个大汉身上瞬间断成了两截。大汉怒了,回身一拳向男子挥去,男子半瘫地倒在了一旁。

几个人见状,对纺织摊失去了兴趣,向着男子聚拢。“这小子不要命了?啊?你是这姑娘的什么人...哈哈哈。”

“你们......你们......闪开。”

一个大汉想继续殴打,被制止了。“大哥...他”

“算了,事情别闹太大,叫她把钱拿出来...”

一个大汉前去抢钱箱,林颖轻轻一松,钱箱被抢走了。

“走!”人群匆匆散开。

林颖冲上前去,扶起倒地的男子,只是嘴角有些擦伤,流了血。

“你还好吧,谢谢你。”林颖说道。

“没事,没事。只是被打了一下,早知道以前习武了,现在也不用遭这个罪。哈哈”男子微笑道。

“我叫林颖。”

“王台。”

从那之后,找事的男子再也没来过,林颖的生意还是如以往一样,只是在摊位的旁边多了一位男子。

故事都是李翔派人打听的,可能始终是放不下她,但得知她再嫁之后,那颗心也许枯死了。

林颖刚走,萧雅就走了上来,在苍松下放了几块绿茶糕。对着一块小石碑笑。李翔还未来得及上前说话,萧雅已经慢慢走下山去,李翔见状也不便去追,目送萧雅下山......萧雅这样往往复复地来山上许多天了,几乎天天来,待的时间也不长,只是带些点心放在那儿,不知是被顽皮的孩子还是偷吃的鸟儿带走了。但每次她都会带来新的。

几个月后,萧雅和赵清成亲了。因为是雨门镇上两大户人家的婚礼,当然办得风风火火,婚宴持续三天,整个雨门镇沉浸在喜悦的欢笑中,亲朋好友,邻里乡里的送来祝福,祝这对新人幸福,郎才女貌,萧员外找了个好女婿。赵大富也上门拜访,带着许多珍宝,说自己以前不周,现在一家人了别计较那些过去不愉快的事,萧云松很开心,一直说,“好好好......”萧雅也很开心,接待来宾。但赵清知道她更多的是强颜欢笑,那张开心的笑脸藏着那抹不掉的悲伤,也只有时间,只有陪伴,他愿意和萧雅一起将这些慢慢放下。

婚后的萧雅渐渐好了些,呆的时间变得很少。偶尔只是望望天空,时不时去寺院看看萧洪。当然,赵清陪着她做所有的这些事情,萧雅明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萧云松的身体也康复了许多,大喜的确会给人带来欣然。红红火火的婚礼结束后,大家仍久久沉浸在喜悦之中。只是这样的日子还没来得及寻味,却迅破灭了。

南方战乱,虽说战火还未波及雨门镇,可是战火的消息已传到了镇上。和平年代的人们对于这样的信息充满了恐惧,更多的是对于生存的渴望。有的年轻人却蠢蠢欲动想到前线去为国效忠,一展宏图。各人褒贬不一,有的人甚至收拾行囊,开始往北方逃窜,因为雨门镇距离战乱处不足千里,战火的弥漫没人可以预测,与其等它来得毫无征兆,不如早做准备,赵大富急急地收拾家当,处理了商市的关系,急着向北方逃走,可是遭到儿子的坚决反对。

“爹,我们在这儿生活这么多年了,怎么说走就走?”赵清说道。

“这战乱迟早会蔓延到这儿的,早作打算不是什么坏事。”赵大富说道。

“可是......我们不应该在这儿支持官兵吗?还有那么多乡亲在这儿,他们能逃到哪儿去呢?我们怎么能袖手旁观呢?”赵清愤愤不平。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担心别人,先担心你自己吧。”

“我不走,要走你自己走。”赵清说道。

赵大富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什么?你待在这儿只能等死啊?”

“萧雅也不想走。”“啪”赵大富一掌打了过来,“为了她你竟敢和我对着干?我是你爹!你必须听我的,带着她一起走!要是不走就算了。在那边再......”赵大富似乎觉得什么,便没说了。

“爹!”

“就这么定了,明早我们就走。”说罢转身离开,不给赵清任何反驳的机会。

赵清望了望父亲,却现他也老了,步履蹒跚,背弯了许多。不再像以前那么有力精神了,可是气质还是和当年一样。人年纪越大,是不是对世界还越留恋了?

回到屋内,望见一旁的萧雅,想告诉萧雅生的事,萧雅却先开口了。

“赵清,和爹走吧。他年纪大了,比我更需要你。我可以照顾自己。”萧雅说道。

“不,我不放心你。你...带着你爹和我们一起走吧。这样对大家都好。”

“我爹不会走的,我也不会。这里还有个人需要我去守护。”萧雅笑道。

“可是那个人......”赵清想说,却忍住了。一下子愣在那里,“那......你真的留在这里?”赵清还想着最后的挽留。

“放心和爹去吧。”

“嗯,那你保重。”两人相拥一起,赵清吻了吻萧雅的额头,眼睛却流了泪。

第二天一早,赵大富带着儿子和几个家丁还有些家当,向北方出了。

萧雅来到松树下,放了几块点心。

“哥,我又来看你了。南方战乱了,保佑雨门镇免收战火的摧残吧,乡亲们太苦了。”

哥,你在天有灵,保佑保佑吧......

(本章完)

  48_48033/178593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44wxw.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44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