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1825章 不负相思70你说实话

#44wxw.com
(22-)
不知道是不是来葵水不舒服的原因,姚谦书觉得她有点冷淡。

又或者,是还在与他置气吧。

姚谦书这会儿有点后悔了,他不该给她脸色看的,从前那些女人,哪个不是好言好语哄着?

莲城是他最喜欢的。

即便她有了不该有的心思,他也应该委婉提点,而不是这样生硬地……

姚谦书忙让下人去厨房准备燕窝红糖水。

接下来,他就守在屋子里了,寸步不离,还告诉莲城七公主领了个客人来,那位客人要在王府里小住几日。

姚谦书是故意这么说的。

他想让莲城和他说说话,想听她问他来的是什么客人。

可惜,莲城没有如他所愿。

她只是嗯了一声。

姚谦书心里像梗了个东西一样,他真想一冲动就告诉她这桩婚事的真相,让她知道他和思君不过是演戏而已。

可是这样一来,让她知道他没有正妃,岂不是又给她无谓的希望?

姚谦书想来想去,打消了这个念头。

傍晚时候,他陪着莲城吃饭,她胃口不好,只喝了一小碗粥。

思君不愿意过来这边吃,姚谦书一个人也活跃不了气氛,味同嚼蜡,本该欢欢喜喜的年夜饭,吃得没什么滋味。

外面时时有爆竹声传进来,姚谦书真想带她出去看看烟花,可她神色恹恹的,姚谦书怕自讨没趣,索性没开口。

谁知,没过多会儿,丫鬟过来请他,说王妃和静仪小姐要放烟花。

姚谦书本不想搭理的,可莲城不给他好脸色,对他的温柔也视而不见,他还不如先躲开。

等她气消了他再来。

这样想着,姚谦书就离开了。

他随着丫鬟过去,就看见自家妹妹和那静仪小姐相谈甚欢。

见他现身,静仪小姐的眸光微顿,继而朝他腼腆一笑。

姚谦书不喜欢这样会装的女人。

真矜持也就罢了,她分明是伪装,不然七公主也不会容不下她非要送出来。

这是个有心思的女人。

姚谦书朝自己妹妹道:“这么冷的天放什么烟花,回去睡觉吧。”

姚思君正吃醋呢。

闻言,顿时不乐意了,阴阳怪气道:“不就让你来放个烟花吗?你要急着陪谁去?”

姚谦书知道思君不喜欢莲城,自然也就不乐意看他宠爱莲城。

落在静仪小姐耳朵里,却是后宅女人的争风吃醋了。

“王妃,襄王爷说得有理,这样冷的天气,还是回屋吧,咱们明日再聊。”

还不等姚思君表示,姚谦书就吩咐丫鬟送静仪小姐回客院。

“那,静仪告辞。”

等人走了,姚谦书才道:“你离这女人远点,她不是什么好货。”

姚思君哼哼道:“我知道不是什么好货,和你那个莲城半斤八两!”

姚谦书懒得和她拌嘴。

“赶紧回去睡觉。”

姚思君撅嘴:“一会儿谢颜玉要来看我,我得去后门那等他。”

姚谦书更懒得管了,思君一心只有那个谢穷酸,说了多少都听不进去,他也不想再操心了。

姚思君去蹲门,姚谦书回了自己的寝殿。

今晚又得一个人睡了。

nbsp

;姚谦书感觉到了寂寞。

自从把莲城拐带过来,他就没饿着自己过,只要不是来月事,他都是和她一起睡的。

今夜可是除夕过大年,他昨晚宿在将军府的时候,还打算着今晚好好疼爱她。

谁知竟来了月事。

姚谦书惋惜。

想着想着,他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因为来月事的时候没法睡一起,不说印象很深刻,但他大概是记得的。

上次她说来月事,是在丞相府。

粗略算来,只有二十几日,还远没到一个月,难道,葵水提前来了?

姚谦书睡不住了,他唤了小厮,去把伺候莲城的丫鬟叫了过来。

大晚上的,丫鬟战战兢兢,有点怕。

只以为王爷是要拿她问罪了。

是以还不等姚谦书问,那丫鬟便扑通跪了下去,自动请罪,说自己没伺候好莲城姑娘,请王爷恕罪云云。

“本王不是叫你来问罪的,起来吧。”

丫鬟这才松了气。

姚谦书道:“本王不在的时候,你们姑娘都干了些什么?既然来了月事,怎么还让她出门?她找表小姐都说了些什么?”

丫鬟不敢隐瞒,一五一十说了。

“姑娘昨晚不舒服,吐得睡不着,奴婢要派人去请大夫,姑娘说大晚上的太麻烦人,不让奴婢惊动旁人,今儿一早姑娘好多了,奴婢两个陪着姑娘去了丞相府,后来姑娘和表小姐出门逛街,没带奴婢两个。”

顿了顿,丫鬟补充道:“姑娘是来了月事才回府的,不然还要在丞相府多待片刻呢。”

姚谦书只听出一个重点:她昨晚就病了。

看来她脸色那样差,不全是来月事的缘故。

“去请大夫!”

姚谦书吩咐完,就往莲城的院子去。

这会儿,他能理解为何莲城不爱搭理他了,在她生病难受的时候,他陪着‘王妃’回门还彻夜不归,想来她心里是委屈的吧。

也幸亏他叫了丫鬟来问,不然岂不是被她一句‘葵水来了’就打过去。

莲城好不容易才有了睡意,却被行礼的声音惊醒了。

一睁眼,姚谦书已在床边落坐。

“我已经命人去请大夫了,大夫一会儿就到。”

他张嘴就是这么一句。

莲城看着他,镇定道:“不必,丞相府有府医,我在那儿看过了。”

丫鬟并没有和他说这个细节,姚谦书就以为她是想蒙混,脸色便有点严肃了。

“你说实话,真是月事来了?”

他很少露出这样的神色。

莲城一开始以为他知道了,可是想想绝不可能,便决定咬死这个说法。

可还没等她开口,只听姚谦书又道:“丫鬟都告诉我了,病了就得看大夫,拖不得。”

于是莲城就明白了,他是从丫鬟那儿知道了她昨晚呕吐的事。

姚谦书并没有起别的怀疑。

她放心了。

至于大夫,她这会儿已经不怕把脉了,根本不会把出什么来。

她不说话,看起来有了几分乖顺。

姚谦书看着,有点自责了。

她之所以生病,很大可能是因他而起,他这几日无形冷落,她心中定然委屈郁结。

正想说几句柔情蜜意的话哄哄人,大夫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44wxw.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44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