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八百九十五章 借刀杀人

#44wxw.com
(19-)
  这火一烧起来便是一发不可收拾了,原本是血色的棺材之中,突然之间涌~入了无数的太阳金焰。顿时连血棺的颜色都似乎开始改变了。

  本来以棺中之人的本事,对付这太阳金焰倒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问题就在于,他是一个早已经死去多年的人,只不过是用这棺材将自己尘封起来了而已,尤其是他的身上,那股气息本来就处于相对邪恶阴暗的力量,而太阳金焰却刚好是这些东西的克星。这简直就是火上浇油一般,整个血棺之中顿时是燃起了熊熊火焰来。

  里面的那人恐怕也没有想到凌远会给自己来这样的一招,猝不及防之下的太阳之焰,顿时是让他烧了个哀嚎不已。这个时候他也顾不上对凌远再出手了,当前最要紧的事情自然是赶紧将这火焰给灭掉再说。只见到坟中那血湖中的血水,突然间翻涌而起,迅速的向着这血棺之上覆盖而来。

  泼天的血浪,顿时是将整个血棺都给覆盖了,那本来是充斥于棺材内外的太阳金焰,碰到了这至阴至邪之物,也慢慢的熄灭了,没有办法,凌远和对方的实力还是差得太远了一点,如果双方是在同一个境界上的话,恐怕对方现在就不会是这样轻松了。

  “可恶,你算计本座!你早就想好了这一招,所以在对了天晶碎片中做了手脚,是不是?”此时的血棺直接飘浮在那血浪之上,那血湖之中的血水翻滚不已,将这血棺给拱立在空中,棺材之中传出了一个愤怒的声音。

  “你说的没有错,我是在那天晶碎片中动了手脚,不过,有一点你是猜错了,我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对你动手,毕竟,如果我们之间的交易顺利的话,我也没有必要对你动手,终究,你也是一个强者,和你动手对于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好处。但也是同样的原因,我不得不做一点防范,毕竟,万一你要是反悔的话,恐怕我不但宝物得不到,恐怕连命都得丢在这进而。说到底的话,还是得怪你自己吧!”凌远冷冷一笑,淡然的说道。

  “你.....可恨的小辈,今日我必杀你!”听到这话,棺中之人顿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最终化作一句怒吼,再度向着凌远杀了下来。一柄血色长剑飞来,正是之前所说的那一柄血云剑,此刻在棺中之人的控制之下,化作一把巨剑,向着凌远便是直接斩了下来。

  这血色的剑光之中,似乎有着无数的冤魂缠绕,似乎有着累累白骨堆积,邪恶的气息让人直欲发狂一般。整个天墓之中都被这种气息给笼罩住了,无数的鬼物在这种气息之下,顿时是兴奋无比,犹如疯狂一般。而没有离开的修士,在这样的气息之下,顿时是双眼变红,瞬间迷失了自己,失去了自我,彻底的化作了一具行尸走肉。

  “想杀我,哪里有那么容易呢?本来还没有想要置你于死地,但既然你这么不知道进退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了。正好,你手中这避世天晶所做成的棺材,正是我所需要的东西,如此一件宝物,放在你的手中真是浪费了!”凌远看着这一剑而来,并没有硬撑,一个时字在自己身上闪现,而后自己周围的时间通通都被减慢到了极致。

  在时光之力的冲刷之下,这一把巨剑的力量顿时被不断的削弱着,最终到达凌远的头顶之时,已经是只剩下了一条细线而已。即便如此,这样的力量对付一般的大罗金仙也已经是足够了,可惜的是,站在他面前的凌远并不是一般的大罗金仙。

  所以,一个化字直接飞起,而后直接缠绕上了那一柄血剑,瞬间功夫,上面所有的血光便都消失得一干二净了。但这仅仅只是开始而已,以对方的实力,并不可能如此轻易就将对方给击退。

  “时间的力量,果然不是一般人,难怪有勇气闯入到本座的地盘上来撒野!不过,你以为依靠这时间的力量就能够救得了你吗?妄想!”血棺中的人一眼看出了凌远的力量,不由的冷笑一声,而后从那血棺之中伸出了一只手掌,遥遥向着凌远拍了下来。

  那只手掌看起来特别的白,完全没有一点的血色,除此之外倒是没有半点异常之处。但看到这一只手掌之时,凌远脸上的神色却不由的凝重了起来,因为他知道这是那棺中强者终于本体出手了,这其中所蕴含的力量,绝对不会是刚才那一剑可以比拟的。

  “哦,你难道以为我就只有这点本事吗?如果时间的力量你不怕,那你再看看这个!”不过,早有准备的凌远,此时却突然间飞速后退了起来,瞬间退到了数里之外,而后,以那血棺为中心,整个方圆数里之内,一个个的禁字都浮现出来,一个大阵瞬间成型。

  “这是什么东西?你布下了阵法?可恶,你什么时候布置下的阵法,本座居然没有发现?”一见到这些东西,血棺中人便惊呼道。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察觉到半点阵法的痕迹,而且这一个个的禁字,他居然是一点也不认识。面对着未知之物,终究是会感到有些害怕的,哪怕是强者也是一样。

  “现在,该是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真本事的时候了!”凌远看着被包围在阵法之中的血棺,缓缓说道。

  而后,心念一动,顿时,所有的禁字突然间亮了起来。在这一刻,所有在天墓之中的人都看到,从天墓深处之中,突然间升起了一道巨大的光柱,瞬间突破了天际,似乎一下子击穿了什么东西一样。从那天空之中,就好像是有着什么东西突然间碎裂掉了,而后,这常年阴暗的天墓之中,居然看到了一丝阳光。但很快,这一缕阳光又变成了黑暗。

  “你、你、你想要做什么?”此时的血棺中人已经是感觉到不对劲了,人隐隐的想到了一种可怕的事情,不由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起来,能够将一个堂堂的强者吓成这个样子,说出去的话,凌远也已经是挣足了面子了。

  凌远看着身前这一道巨大的光柱,这是阵法的力量,他听到了棺中人的话,淡淡的说道:“你马上就知道了!”

  随着阵法的运转,在这阵法的上空,居然是出现了一个明显的空洞,这个空洞不是一般的空洞,因为透过这个空洞看到的不是天墓的天空,而是真正的仙界天空,那是外面的世界。

  “快停下,赶快停下!我不杀你了,你赶紧离开这里,我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见到这一幕,那血棺中人再也无法保持镇静了,立刻便大喊道。

  “晚了,现在便是我也无法阻止了!要怪就怪你自己吧!”凌远冷冷的说道。

  “轰”伴随他落下的话音,一声惊天巨响顿时是传遍了整个天墓之中,但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一道无比惊人的亮光。因为这个时候,突然间有着一道惊世雷霆,一下从那天空之中劈落在了那阵法之中,直接就击中了血棺。

  凌远的阵法将天雷给引了下来,这种力量比他自己的法力可是要强大得太多了。最重要的是,此刻降下的并不是什么普通的天劫,而是强大无比的天罚,显然,这棺中之人已经是天地不容了。之前的时候,因为有天墓屏蔽了他的气息,所以,天罚不会找上他,但现在的话,这个地方被凌远给打开了一个窗口,在阵法的指引之下,天罚自然是立刻就将他给锁定了。

  这一道霹雳落下,那血棺之中顿时是传出了一声清晰的惨叫,显然,这一下是真的对他造成了伤害了。而就在他惨叫之时,凌远给他的那一块天晶碎片上面,突然间再次亮起了淡淡的光芒,而后,那一块天晶碎片突然间一下子从血棺上面脱离了下来,穿透了阵法,再次回到了凌远的手中。

  这样突如其来的一个变故,顿时是让那血棺中人怒吼不止,因为他本来还想着凭借这血棺来抵挡天罚的力量,但此刻没有了这一小块天晶碎片之后,顿时所有天罚的力量都直接顺着那一个小孔落入到了血棺之中。这样一来的话,那血棺可就真的成了一个具棺材了,里面的那个家伙这简直就是作茧自缚,将自己给困死在了里面。

  当然,要让他出来的话,那他是更不敢了,毕竟,以他现在的状态而言,出来会死得更快。在这血棺之中,他疯狂的控制着身后的血水倒卷冲刷而来,希望将天罚给挡下来。可惜,在阵法的威力之下,天墓上空的那个口子被越打越开,涌~入到里面的天罚之力也越来越多。整个阵法之中,瞬间就被所有的雷霆之力给充满了。

  凌远就站在那阵法范围之外,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听着那人的哀嚎之声渐渐减弱。一个时辰之后,所有的雷霆终于是散去了,所有的一切都消失无踪,原地之中有着一个巨大无比的深坑,那个坟墓连同血湖已经是消失不见,现场唯独留下了那一具血棺而已。

  https://www.44wxw.com/47_47856/4776523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44wxw.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44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