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十一章 莫非这就是奇遇

#44wxw.com
(30+)
  “明白了?”赵良瞪了他一眼,然后拉着他来到兰夏剑前三四米的地方停住,谄笑道,“夏······不是,兰大侠,好久不见您这是干什么去了?”

  “跟谁套近乎呢!”兰夏瞪了他一眼,“说,你为什么要用锥魂符对付我身后的那位兄台?”

  他已经通过锥魂符的反应知道了用符者就是他。

  黎庶忍不住看了赵良一眼,锥魂符都用了?这家伙胆子也太大了!

  赵良干笑,指着李尘说,“大侠听我说,实在是这小子跑的太快,我又跟不上他,为了不让他跑掉,我只能用锥魂符想先伤了他,然后再擒住他。”

  “你为什么想擒住他?是不是想谋害李尘!”

  “大侠冤枉啊!”赵良指着李尘咬牙道,“这小子不知道发什么疯,我们正在那边办事呢,这小子冲上来给我兄弟严宽一拳,然后又把他揍得头破血流!你说这事发生在眼前,我和黎庶能不为我兄弟讨回公道吗?所以我和黎庶就来追他,谁知这小子跑的太快,我追不上他,眼看就要让他跑了,情急之下我只能使用锥魂符了。”

  兰夏微微皱眉,没想到这事还有隐情。

  他转身看向李尘:这个人难道真是那种喜欢惹是生非的刁民?

  刚刚想到这个问题,他就下意识否定了。

  他潜意识里就不认为李尘是那种人,这种想法毫无理由,甚至有些刁蛮任性。

  “兄台,你能说一说你被追的前因后果吗?”最终他还是理智的问李尘。

  李尘一愣,把自己经历的事情大概的说了一遍。

  “卖包子的小摊,在昌安街附近吗······”兰夏眉宇放松了不少,他对阿平道,“阿平,去昌安街的包子摊那里调查一下刚才发生的事情,我要知道具体经过。”

  “好的,公子。”

  赵良和黎庶听到这话,冷汗直接就冒出来了。

  他们是真没想到,眼前这人竟然会为一个小小的平民,而亲自出手调查啊。

  希望他们别查出什么吧。他们两人心中想到。刚才那群路人都没有告诉黎庶李尘的信息,这次说不定也会为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不多说呢?

  可惜他们的期望注定要落空了。

  阿平走开了,作为夏州第一剑侠的跟随者,而且背后又有最强势力相助,很快的,他就调查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根本没遇上一点阻碍,他回来就把事情全告诉给了兰夏。

  兰夏听完后脸色立刻冷了下来,他看向赵良和黎庶冷声道,“你们两个还敢骗我!”

  “明明是你们欺负包子摊老板,还把人家打伤在地在先,包子铺老板对李尘有知遇之恩,他见到这一幕,自然会对你们出手!你们明明是活该!”

  “你们两个竟然隐瞒关键信息不报,要不是我亲自调查,还真被你们骗过去了,说不定还会冤枉李尘。”

  “你们三个······”兰夏眼中闪过一丝冷光,“以前看在你们家族的份上,我也没多管你们,如今竟然这么嚣张了!严家,赵家,黎家······”

  “让你们家主等着我父亲的邀请吧!”

  赵良和黎庶顿时就懵了。

  她的父亲······握草!

  “夏澜小姐别啊,我们知错了,这点消失就别劳烦夏澜州守了!”赵良一脸哭丧样,跟之前判若两人。

  “夏澜小姐,我也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惹事了,您就高抬贵手吧!”黎庶也开始求饶。

  这两人简直不敢想象,如果因为他们自己的混账事惹得自家家族被夏澜州守厌恶,那他们以后在家族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悲惨样啊!

  绝对不能把这事捅到夏澜州守那里!

  “哼!”兰夏,哦不,应该是夏澜小姐哼了一声,“你们还是想想怎么跟你们的家主解释吧。”

  赵良和黎庶虽然听出这句话的意思,但还是想再尽尽力,让夏澜小姐改变主意。

  但夏澜已经不想再搭理这两人了,她拉上阿平,转身走大李尘身边,“兄台,走吧。”

  李尘还有点发愣,但还是跟了上去。

  赵良和黎庶两人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欲哭无泪。

  ······

  走了一会儿,李尘看着一脸开心模样的夏澜,犹豫了一两秒,问道。

  “你叫夏澜?”

  “夏澜?嘻嘻!”夏澜小姐一笑,男儿装的她看上去竟很顽皮可爱,“不是啦,夏澜是我的姓,我姓夏澜,名字叫花语。”

  “夏澜花语······”

  “恩,刚才在兄台你面前隐瞒身份,还请兄台不要见怪。”

  “没有。”李尘摇摇头。

  “兄台不生气就好,其实我也觉得兄台你能理解我的行为,作为一名赫赫有名的江湖大侠,还是女儿身,行走江湖有个另外的身份多正常!”夏澜花语一脸正常的样子,看的李尘嘴角一抽。

  这位······看来很喜欢当大侠吗。

  “兄台你一会儿要去哪?”

  “我······”李尘突然说不出话来了。

  我要去哪?

  三小只已经找到它们想要找的人,它们已经不需要我了,按理说我现在去哪都无所谓了。

  无所谓了······

  李尘眼神有些迷茫。

  我是去张叔那里继续打工,还是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

  夏澜花语一直在偷偷观察着他,其实阿平,不,应该是阿秀在告诉他事情经过的时候,也告诉了关于李尘的一些事情。

  比如他似乎失忆的事情,比如他为灵兽找人的事情······

  这些事情看似隐秘,但其实只要认真调查一下,还是可以轻易调查出来的,更不用说她的父亲作为夏州州守,唯一的真神级家族,其眼线在夏州内可谓天罗地网,一处不漏了。

  经过了解,夏澜花语对李尘这个人有了四个字的总结。

  神秘,质朴!

  当然她最看重的还是神秘。

  失忆呀,身体强度意外的高呀,丹元境锥魂符都刺不进他的识海里呀······

  当这些被她总结到脑海里后,夏澜花语的脑子里瞬间就冒出了一个令人无比心动的想法。

  这莫非就是江湖传说中的奇遇!